第82章 叫对了再进来-私人婚-
私人婚

第82章 叫对了再进来

    那两女人白了突然冒出来的乔伊然一眼,又继续着话题,“他身材那么好,一晚上七次应该不成问题。”

    她俩带着鄙夷的目光瞟了一眼乔依然,暗自说着悄悄话,但声音并不小,“这女的是不是脑子有病,那极品帅哥能看上她?”

    哼,瞧不起人吗?

    “老公,老公,我在这里,东西太重了。”乔依然在原地蹦达着,克制住心里那股胆怯,朝着顾澈挥舞着双手,那声音听起来既有点委屈有有点撒娇。

    她还故意把购物车不经意推到了那两个女人面前,挡住了她们去路。

    这软糯糯的求助声,让男人身子不由得颤了颤,男人暂时把乔依然惹他不爽的事情抛诸脑后,灭掉了烟,阔步朝他的小妻子走了去。

    如果没有那两个奇葩女人的挑衅,乔依然还真不敢主动攀上男人胳膊,“老公,我有买你最爱吃的樱桃噢。”

    男人没反应,推着满满的购物车朝车边走去。

    那两奇葩女人面面相觑之后,意味深长朝乔依然单薄背影指了指,“她那细胳膊细腿的,能受的住七次吗?男人得不到满足,还能不出去找人吗?”

    “所以,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hold男神的。”

    太过分了!臆想完她的老公,又瞧不起她。

    乔依然回头却看不见那两个奇葩女人了。

    回家路上乔依然闷闷不乐望着窗外,细细回想着她们的话,难道她真的那么差劲吗?

    她就不信她不能满足他……一晚七次。

    早上在墓地就一直叽叽喳喳追在他后面的女人,现在有了独处的时间,她却不作声,还一脸不乐意的样子,方才叫他老公的黏糊劲呢。

    她难道在生气唐浩宇走了吗?这小东西刚才跟唐浩宇聊得有说有笑的,怎么到了他这里就雅雀无声了。

    “唐浩宇有事先回去了。”顾澈双眸虽一直盯着前方,但是不断地用余光观察着乔依然的反应。

    “哦”,女人沉闷地回了一声。

    该死的,平常不是很能叨叨叨个不停吗?知道他是她老公了,难道不是应该抱着他开心一顿吗?怎么就摆脸色给他看了?

    他还没跟她算她撒谎骗他的事情,还没质问她又去酒吧找鸭子的事情,更没有跟她生气今天早上把他推陷阱里,还没计较她在他眼皮子底下跟唐浩宇聊得那么开心。

    下了车,顾澈不耐烦地打开了后车厢的盖子,语气冷冷的,“去把东西拿出来。”

    她乖巧地点头,没说话,顾澈觉得胸口闷闷地,这个该死的乔依然,就不会再继续叫他老公,让他帮忙拿吗。

    “菜拿好了,后盖可以关上了。”乔依然心里虽然还是很在意那两个女人说的话,但是仍旧抵不住她今天是跟鸭子先生以夫妻身份回公寓的喜悦。

    男人从后车厢里拎出一个塞到乔依然手里,尽管此时乔依然双手已经被三个大塑料袋占住了,“都是你干的好事。”

    “啊?是什么事啊?”乔依然本来就比顾澈矮了不少,现在拎了重物,就走得更加慢了。

    腿长的顾澈率先到了电梯间,他反复按着上下键。

    从停车场到电梯间,中间有个拐角,乔依然只听见电梯门要关上的声音,情急之下,嚷了声,“鸭子先生,你等等我啊。”

    原本在电梯外的男人,瞬间就走进电梯,按上了关门键。

    等到顾澈到了18层的时候,乔依然下一秒就从另外那部电梯里跑了出来,她鼻梁上还冒着细微的汗滴,看到他的时候,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我们还是一起到家了。”

    拎着菜的乔依然从电梯走出来的时候,顾澈并没有打开家门,而是背对着乔依然不知道在门上弄着些什么。

    等到乔依然靠近他的时候,顾澈瞬间就拉住她左手的大拇指,压着她的大拇指在某个地方按了下去。

    他是在干什么?为了她骗他去墓地的事情惩罚她?是为了报复她把他推进陷阱吗?他是在家暴她的手吗?

    “鸭子先生,你惩罚我,你得等我给你把饭做好了……”

    只听见门上的某处发出了滴滴的声音,随后乔依然的手又被按了下去,家门就被打开了,同时她的手也被放开了。

    乔依然理所应当地拎着菜想踏进家门,可是那道挺拔的身影挡在她面前,“叫对你再进来。”

    什么叫对了才能进去?乔依然不解,又细细回想了一下,并没有觉得她哪里做错了,这个男人无论是鸭子先生还是顾澈,都是很莫名其妙地爱发火。

    就算是他发火,也还是好帅,“鸭子先生,早上墓地的事情,对不起,我没想到你就是我老公,我以为你跟阿姨是那种……”

    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他头疼,她最大的本事就是给他添堵了吧。

    家门已经被顾澈虚掩上了半边,乔依然想挤进去,可男人只是用一只脚的力量就轻而易举地把乔依然逼退了出去,“我是你的谁?”平时在电话里跟她嘱咐的全忘记了。

    什么破记性!

    “你是我……”脸皮薄的乔依然被男人这样面对面逼问,有些难为情,故意不看男人,但余光还是离不开男人,他就算冷着一张脸,那精致的五官也是帅到了乔依然的心里。

    她的心跳声让她整个人的体温陡上升了不少,从脖子到耳根早已红得发烫了,如果再不进去喝口水降降温,她真怕她会晕倒,她咬着下嘴唇,小声叫着,“老公。”

    “嘎吱”一声,门开了,乔依然把菜丢在地上,连鞋子都没换就跑进了洗手间。

    镜子中那个脸颊红红的女人,乔依然伸出手指叉腰骂着,“瞧你这点出息,那是你老公,那是你男人,叫一声老公至于这样吗?”

    她又怕被顾澈听到,小声戳了戳镜子里那个没出息的女人,“在超市门口为了气那两个女人,你不是很大声喊他老公吗,不就是叫一声老公吗,他能吃了你呀。怕什么怕?”

    “扣扣”洗手间的门被敲响了,“你再不出来做饭,我不能保证我不吃了你。”

    他是不是都听到了?

    乔依然囧得躲进了角落,恨不得再讲浴巾围在头顶,她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丢人。

    最终还是洗了把脸,灰溜溜耷拉着头去厨房做饭了。

    上次乔依然在公寓给顾澈做饭的时候,他还是鸭子先生,她还能清晰地记得她拿着菜刀在鱼肚子身上把它当鸭子先生发泄着她的怒火。

    这次,她拿着菜刀拍着牛扒,嘴里絮叨着,“乔依然,瞧你这个胆小鬼,他是你老公,你就叫了他一身老公,就怕成那个怂样,他就算再跟你……你也不能害怕。”

    脑海里全是他上次在厨房里“吃”她的模样,今晚他们是不是就要做比上次更进一步的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