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对未来的憧憬-私人婚-
私人婚

第83章 对未来的憧憬

    “会不会好痛”,这是乔依然大脑的第一反应过来,她瘪了瘪嘴,心里还是有些遗憾,虽然第一次是给了顾澈,但是那是她喝醉的时候。

    不知道他们做了几次,更不知道有没有七次。

    虽然不认识超市外觊觎顾澈的那两个女人,但是乔依然就是不想被她们看不起,她乔依然就是可以跟他一晚上七次。

    她偷偷瞄着客厅里抱着笔记本电脑处理文件的男人,他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未干,水珠从他短发上往下低落,水珠划过他深刻的五官,顺着他微微蠕动的喉结往下,直通那结实的胸肌,腹肌,甚至是……

    那个地方让乔依然害怕,她当时在西郊别墅误打误撞进去浴室看到过美男出浴……

    做饭间隙里,乔依然不时偷偷瞄着男人,那个是她丈夫的男人,在客厅柔和的灯光的照射下,让他整个人都是泛着光,看起来更加的有魅力了。

    关键,这个有魅力的男人还是她的。

    一顿饭乔依然是做的心不在焉的,想要好好露一手,却不断出错,最终只是给顾澈煎了一块牛排,煮了个乌苏汤。

    “老公,吃饭了。”乔依然小心翼翼走到客厅,对正在处理着文件的男人说着,她不懂她自己为什么靠近他的时候,心跳就不是她的了。

    明明想俏皮地窝在男人身边,然后甜甜说上一句,“老公,你是不是饿坏了,可以吃饭了。”可是为什么看到了他就变成了那么生硬一句话。

    一定是他看起来太严肃了,还冷冰冰瞟了她一下,他估计还在生气吧。

    乔依然穿着围裙,双手极其不自然地相互摩擦着,她低着望着她的脚趾,脚趾也很不自然地蜷缩着。

    她似乎很怕他,见男人没反应,乔依然便从客厅移到了餐厅,挺直后背坐在餐桌上,双手放在大腿上,耷拉着头,像足了等待着挨批评的小学生。

    “红烧肘子呢?”越来越近的薄荷味侵袭着乔依然的中枢神经,她双手在桌子下面相互掐着,“胡了。”

    不是最拿手的菜吗?还能做胡了?她是生气唐浩宇没来吗?

    该死的乔依然!

    顾澈不爽地拿起刀叉,漫不经心却又很用力切着牛排,语气依旧平淡,“我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在。”

    又怕说得太明显,显得他小气,于是吃了一口牛排,慢吞吞说着,“家事你不想做,就找钟点工。我不喜欢我在家的时候看到外人,所以我们家不接受住家保姆。”

    “好。”耷拉着的小脑袋点了点头,又认真的看了看男人,眨着如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好奇问着,“那为什么云姨可以住在西郊别墅?”

    正在喝着乌苏汤的男人,待汤喝到最后,用纸巾沾了沾嘴角的油渍。

    这个男人喝个汤……也太优雅了吧,乔依然的心跳再次不受她控制了,“扑通、扑通”快要跳出来了。

    “云姨她不是佣人,她是我长辈,是家人。”顾澈郑重其事对乔依然说着,身为他妻子的人必须要跟他一样尊重云姨。

    乔依然想了想,顾澈似乎在西郊别墅就很听云姨的,而且云姨待她也好,她以前觉得他俩就不像一般的主仆关系,原来是这样。

    “我以后也会好好尊敬云姨的。”

    “嗯。”小东西还挺……懂事的,虽然晚餐到了宵夜时间才吃,而且菜色还很单调,但做饭的人还是很用心的,顾澈细细品味着牛排,她的手艺的确不差,色香味样样俱全。

    公寓里的家务一直都是乔依然一个人在做,她也不知道她刚刚干嘛不经大脑就问出云姨怎么会住在西郊别墅了,顾澈会不会以为她很懒,不干家务,她可是一个勤快的女人啊。

    为了害怕在老公面前留下不好的影响,乔依然双手放回桌面,双手很不自然地相互揉捏着,“家里的家务也不多,我一个人就能做完。”

    他没有任何反应,乔依然为了力证她的勤劳,“以前我一个人住,是没有多少家事可以做,现在你回来了,也没多出多少事情,就算以后有了孩子,我一个人应该也是可以做完的。”

    孩子?正在细嚼慢咽的男人,睨了一眼乔依然,这小东西自己都还是一傻乎乎的小女孩,就想着要生孩子了,以后的孩子会不会遗传她的傻。

    女孩子傻就傻点,像乔依然一样逗得人开心。

    男孩子嘛,若是这样傻乎乎的,还真让顾澈头疼的,他皱了皱眉头抬眸盯了盯乔依然那张粉嫩嫩单纯没心机的脸,这种傻呆呆的女人能生出聪明儿子吗。

    不相信爱情,不需要婚姻,没想过要后代的他,怎么就生出这种想法了,顾澈被他自己着实吓了一跳,娶乔依然只不过是为了……

    随后,他重重地放下了刀叉,刀叉和大理石桌面发出了巨大的“吭哧”声,惊得乔依然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他怎么又不高兴了,乔依然洗完碗也没想明白她怎么就又惹男人不高兴了,但又想了想他今天似乎一直都是不高兴状态。

    一定还是早上墓地的事,乔依然清理着顾澈那沾满土的西装,她不仅撒谎骗了他,还把她推进了陷阱。

    “怎么能有你这种女人,他是你老公啊,救了你,你居然还把他推进去陷阱。”乔依然小声数落着她自己。

    碰巧路过的男人看到乔依然对着那沾满尘土的西装发愣,不以为意地说着,“扔了算了。”

    “我可以洗干净的。”乔依然转过身,带着坚定的眼神望着男人。

    “把你自己洗干净就行了,小白眼狼。”男人着一身黑色的居家服,一步步靠近乔依然,他的胸膛靠近了她的脸颊,她的脸滚烫发热,她不敢看他,便低着头。

    只见她手上那沾满尘土的西装被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夺过,下一秒就扔进了垃圾桶。

    “扔了多可惜……”乔依然抬头又磕到了男人的下巴,“对……对不起。”

    柔弱无骨的小手覆上那坚硬的下巴,男人灼灼的目光居高临下看着怀里的女人,“对不起什么?”

    “很多,对不起骗了你,把你骗去了墓地,我只是觉得爷爷和爸爸他们也想奶奶……”

    “乔依然,你把我说的话当空气了吗?”顾澈对顾海峰的抵触心理是容不了任何人来劝说的,今天他愿意上墓地,只是担心这个蠢女人被欺负。

    一团黑影覆上了乔依然的身躯,“唔……唔……”她毫无征兆地被顾澈抵在了洗手间的大理石墙壁上了,男人毫无征兆地吻上了她的小嘴。

    这突入起来的吻,着实吓坏了乔依然,她推了推男人,男人把她两只手反扣在她身后,攫取了她口腔里的空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