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私人婚-
私人婚

第834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

    唐浩宇用厚实的大手包裹住小悦那惨白的小脸,轻声说,“别害怕,我陪你。”

    “你陪我?”小悦有些防备地看着他,又后怕地问,“你是不是告诉哥哥了,我不要让他担心。”

    “哥哥的责任心太重了,他之前就提过要送我去国外读书,如果那样,我就不能向爷爷证明我有多优秀啊,我要下车。”

    已经六月天了,小悦的手却冰冷地让人心疼,唐浩宇把她按在座椅上,不让她逃跑,“我没告诉顾总,你觉得我大半夜跟他妹妹这么见面,他能饶得了我吗?”

    “所以,我们现在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了,都不许往外说,好不好?”他说完,就把那几包安神的茶包递给了小悦,“你回家去冲一杯喝喝,我妈妈找老中医特意调制的。”

    望着那小小的几包黑乎乎的茶袋,小悦狐疑地接过,“浩宇哥,会有用吗?我不怕告诉你,我这种情况断断续续已经一个月了。”

    她说完,就无比感伤了起来,很无助地掐着她自己的手,“我真的没想到今晚会这么严重的。浩宇哥,不早了,你回家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好啊,我先送你回家,”唐浩宇揉了揉她的脑袋,就回到了驾驶座上。

    小悦对唐浩宇半夜来捡她的行为很感激,可她此刻有点失落,他就这么送她回去。

    像是期待着什么,却有落空的感觉,真的好难受。

    她望着那漫天的繁星,心中只觉得郁闷不已,“浩宇哥,你说我哥哥如果不优秀该多好啊,那样爷爷就会觉得小悦优秀得不得了,然后就会让我认祖归宗了。”

    “你也很优秀啊,”唐浩宇知道顾家的复杂性,那些关于老板家里的事情,他是没什么立场去发表言论的。

    小孩子的世界可能很单纯,只想着爷爷为什么知道了她的存在而不去认她,可她断然想不到,多了她,顾家那些财产的分配又会出现多大的变动,甚至她的安危也会有问题。

    “好敷衍的回答啊,”小悦没精打采地望着他,又很是认真地问,“我做这些,你肯定会觉得是我妈妈给我的压力太大了。因为你跟我妈妈那乌龙的误会,我想你也是觉得她不是什么好女人,贪钱,爱打扮得花枝招展。”

    连忙否定摇头的唐浩宇辩解着,“我们不应该用外表去横量一个人,不是吗?你妈妈无论怎么做,都是为了你好,她是个好妈妈。”

    天底下的妈妈都是好妈妈,就像他的妈妈一样,就算不是他的亲生妈妈,但对他也是慷慨大方。

    “嗯,对的,”小悦欣喜,她抱着肩一本正经地说,“我爸爸看起来是不是很窝囊?”

    “不是,二老爷跟老爷一样,都是那种与人为善,不爱跟人争东西的性格,这是世家子弟的气质,”唐浩宇觉得他现在就像是在面临一场大考一样,生怕那句话说错了,得罪了老板的家人。

    聪明的小悦又哪里不懂他这委婉的说辞呢。

    小女孩不高兴了,脑袋撇到了车窗上,觉得车窗又碍事,直接把车窗给摇下来,又让唐浩宇把空调关掉,把天窗打开。

    “我们能不能想正常朋友一样聊天,我不喜欢你的虚伪,”小悦抱着胳膊又指了指外面的夜宵摊说,“请我吃点烧烤,我喝点酒,说不定回家就能睡着了。反正,你也不能跟我好好聊天。我都把我家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告诉你了,你还跟我打官腔。”

    “我又不是哥哥,你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地对我,”小悦探着头朝宵夜摊上的老板喊了声,“老板,我要十串羊肉串,特辣的,还要五瓶冰啤酒,打包带走。”

    “好勒,”热情的老板,看着这辆价值不菲的车,声音格外地欢快。

    然而,当这位热情的老板把她所要的这一切打包好了之后,送到小悦手里了,唐浩宇下车付了钱,又弄了一壶热水回来。

    看着小悦吃着宵夜并没有很开心的样子,他泡好了安神茶递给了她,“少吃点,吃多了更加睡不着。”

    “我不吃,坐着也无聊,”小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浩宇把她手上的羊肉串全给拿回去,他给她泡了一杯安神茶,又指了指天窗,“既然是朋友,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今天在墓地的时候,要我抱你是认真地,还是纯属是想报复我吓唬你了,毕竟你是顾总的妹妹,他肯定相信你多过相信我?不瞒你说,我已经在找工作了。”

    他回家的时候还真的去网上那个查阅了拥抱的事情,在心理学上的确有那种说法。

    “哈哈。”

    小悦勾着身子,朝唐浩宇那边靠近,那双沾满油的手拍了拍他的脸,“你这么胆小的吗?”

    “明明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形象啊,你至于吗?”小悦玩味地盯着他的五官看,又忍不住笑,一直拍他肩膀,“难怪你一直跟我兜圈子,打官腔的。原来是这样的啊。”

    “如果不是这样,就凭你现在用油腻腻的手爪子碰我,我就能揍到你满地找牙了,”唐浩宇自己也觉得好笑。

    眼见的这个小女孩就真的只是小女孩罢了,她笑得是那么没心没肺的。

    也对,那个有心眼的小女孩半夜会找一个成年男人出来呢。

    “哼,我就是要碰你,”小悦还越玩越有趣了,直接就扑到他上身,要用油腻腻的手涂他的脸,“浩宇哥,我好生气,我顾小悦行的正坐得直,我怎么会做那种阴人的事呢。要不是看你半天坐怀不乱,你觉得我半夜会找你出来吗?”

    “看样子,我是通过你的考核了?”唐浩宇好笑地把她推回了她的座位上,又忍不住教导着,“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言毕,她就扯了几张纸巾给唐浩宇擦干净了脸和衣服,“我在s市,除你之外,就没有能陪我半夜出来的朋友。我早就想到高考的时候,我会这样的,与其一个人躲在家里害怕流冷汗,倒不如找个朋友出来聊聊天,喂喂蚊子出点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