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危险前的甜蜜日常-私人婚-
私人婚

第836章 危险前的甜蜜日常

    他的声音有些哑哑的,比平日里还要低沉性感许多,“好好考。zi幽阁om”

    “那当然了,”小悦趴在窗口,看到了他从车里下来伸着懒腰,朝她比划着“加油”。

    她拍了拍胸口答应着,“等姐金榜题名带你去胡吃海喝啊。”

    清晨的阳光为他们的小脸撒上了一片金黄色的光晕。

    ——

    小悦高考的这几天,乔依然也是时时刻刻注意着高考的信息,她不敢打搅了小悦,害怕影响他们一家子的备战精神。

    今天是高考的第二天早上,乔依然跟顾澈讨论着,“老公,你说小悦高考发挥的如何啊?我看报道说昨天下午的数学考试是近十年最难的一次,好多考生说考完了,要上天台。”

    现在的顾毅已经会捣乱了,他会在顾澈吃饭的时候,扯他的三明治,或是抢他的筷子玩。

    此时正跟儿子玩着抢筷子游戏的男人,抬眸问了句,“现在高考防止作弊都要去天台上考试了吗?”

    “儿子,你爸爸好土,连天台都不知道,”乔依然抛了个嫌弃的眼神给顾澈,又用勺子沾了点粥,喂给顾

    那小孩望了眼爸爸,见顾澈摇了摇头,他就把嘴巴闭的严严实实的了。

    “你个小兔崽子,你亲妈妈喂你吃饭,你看你爹干嘛啊,我能毒死你吗?”乔依然觉得这是顾澈在使坏,她就端着碗坐到了他们两父子的旁边,把那口顾毅不吃的粥喂给了顾澈。

    喂完他吃完了那口粥,乔依然又故意又给顾澈喂了一口,她还还故意挑逗着那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宝宝你不吃,全给爸爸吃好不好?把你的奶奶也全部给爸爸喝,好不好啊?”

    她奶声奶气的,捏着顾毅的小耳朵,“傻儿子,你看爸爸要你不吃,就是他自己想多吃点。”

    看着自己爸爸一口一口吃着好吃的东西,小小的顾毅不淡定了,伸着手就要抢爸爸嘴里的勺子,“嗯,嗯。”

    “嘿嘿,着急了吧,我就不给你吃了,”乔依然觉得她也要有点脾气,要不然这小家伙还什么都不懂就不听她的了,以后长大了该咋办呢。

    “跟孩子闹什么闹,”顾澈直接又拿了一个干净的勺子,为了一点稀稀的粥给他,但他还是不抗拒乔依然的喂食。

    一顿早餐,这三口之家玩的不亦乐乎的。

    末了,顾澈跟乔依然一起去上班的时候,他给她开车门的时候,附在她肩膀上问,“儿子的奶还得喂多久?”

    乔依然也没多想,就很是自然地回,“我想再喂一年。怎么了,下垂了很严重了吗?”

    她说完,就忍不住多想了,以前他可是最爱徘徊在她的圆润上。

    可是现在,就很避讳,不去碰了。

    见他扫了一眼她的饱满,又重新看会她的脸,舔了舔唇,这才说,“那我再憋一年吧,只好每天继续给你按摩,给那小家伙疏通奶了。”

    自从那次把她这里碰出了奶水之后,他们亲密的时候他都会刻意去避开,毕竟那里是他儿子的食堂。

    对上她怨念的眼神,顾澈轻笑着捏了捏她的下巴,“一点都不垂,比没生孩子的时候更美。”

    这种安慰性的话,她才不会信呢,她取笑道,“是不是不愿憋,才想打算去找代孕妈妈给你生女儿啊。”

    这个小女人,一大早就又来给他挖坑了,顾澈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捉着她的小手,“那是给我们生,你这话说的我像是要跟别的女人有染一样了。”

    “那可不,毕竟人家不用奶儿子,你想”乔依然既时就打住了,又呵呵一笑,凝视着顾澈,“我不是吃醋,我就是觉得你太有原则了。我们嗯嗯哼哼的时候,可以像以前那样尽兴地做你想做的一切,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

    “你不懂,”顾澈脸上泛起一丝不正常的红,他的手指在她手心里搅动着,这才又调侃着她说,“老婆,暂时放弃那块阵地,我也是让你享受到最美妙的感觉了啊。”

    “讨厌,”乔依然脸上绯红了,又把他手给丢开了,“太坏了,不许拿出来再说了。”晚上那么欺负她了,白天还有脸拿出来讲。

    趁着红灯的时候,顾澈搂过她的脑袋,吻着她额头,“一年前,你可是很豪放的撞了我,怎么现在脸皮这么薄了。”

    就只有几天就是他们相遇一周年了,乔依然偷笑着看着顾澈,她心里算计着一些小九九,“所以鸭子先生,你要再度接客了吗?我可是为你准备了一套很有情调的睡衣哦。”

    那毫不掩饰的小心思,她倒是一点也不会隐藏。

    “现在能告诉我,去年是谁告诉你,我不能人道的?”顾澈想起去年跟她初识的那个晚上,这个小女人就是这样在酒吧说的。

    “嘿嘿,”乔依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对于那种过去脑子进水的举动,她只好转移话题了,“老公,你说我们女儿跟儿子差几岁比较好啊?”

    “少转移话题,别装傻,回答,”顾澈不时回头注视着她,又回答着她的问题,“我觉得五岁比较好,哥哥可以照顾妹妹。”

    装作恍然大悟的乔依然双手相互交叠了起来,“艾玛,真是我亲老公,我们想到了一块。”

    “”乔依然,”车速越来越缓慢了,他颇有一种就是不放过她的打算。

    “老公,你赶紧开车去公司啦,我要上厕所,我可能吃坏了肚子,”乔依然才不想让她知道她是误信了一个连正脸都没看清楚的人所说的话。

    那样会让他暴怒,然后骂她蠢病又犯了。

    其实,要不是那个人那么一出戏,她跟顾澈就不会有真正的感情了,虽然他们也还是会结婚生子,但一想到跟这么完美的男人没有爱情,那就太可悲了。

    而去年的那个神秘人,此刻正在他位于s市的别墅里算计着今年要如何对付这小两口子。

    “很快就一年了,别急,我们又要见面了,”男人带着一顶大毡帽,望着去年乔依然喝醉找鸭子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