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幸福也有隐患-私人婚-
私人婚

第837章 幸福也有隐患

    掐着小悦最后一场考试的时间,乔依然给她打电话慰问,可那电话却占线了。

    她便打算晚点再联系,就拉着顾毅正在爬来爬去的小手,温柔地摸着他小脑袋说,“宝贝,十八年后,你也要参加高考了,你说你爸爸会不会很紧张?反正妈妈我是一定会紧张的。”

    “嘻嘻,”顾毅见妈妈笑嘻嘻的,他也跟着妈妈一起笑嘻嘻的,又不停地往乔依然怀里爬着。

    “我的乖宝宝,来妈妈抱抱我的小情人,”乔依然依靠在床头,把小小的顾毅给举得高高的,然而小不点并没有很高兴,而是不停地望着上空,希望妈妈把他举得更高。

    洞悉到这个鬼精灵儿子的打算,乔依然觉得她的胳膊酸软实在是太不值得了,就把他又给抱在了怀里,点着他鼻尖,奶声奶气地说着,“顾毅,你以后长大了去学举重好不好?到时候你就知道妈妈抱你有多辛苦了。”

    她还可怜巴巴地望着怀里的小不点,希望他能体会到她的难处。

    可是什么也都不懂得小孩,只会扯她头发玩。

    “坏死了,再不放,我打你了哦,”乔依然瞅了瞅门口,见云姨不在,就竖起了手掌,朝顾毅小脸边试探着要打他。

    巴掌还没下去,那胆小的小孩,就“哇哇”大哭了起来。

    他的哭声才一响起来,云姨就赶紧放下了手上的活计,马上就跑进来,不悦地横了一眼正笑嘻嘻用巴掌吓唬顾毅的乔依然。

    当看到乔依然用手戳着顾毅的小脸蛋,还揶揄着,“太假了,儿子,哭得有眼泪才行。”

    云姨抱起那“哇哇”直哭的小孩,又亲又哄着,“依然,这也就是阿澈不在家,他要是在家,又要跟你闹了。你这么大个人,干嘛跟一个孩子较真。”

    “他真没哭,他跟我闹着好玩呢,”乔依然瘪了瘪嘴,又想去抱顾毅,然而他就不是让她碰了。

    “坏妈妈,欺负我们顾毅,”云姨看着这母子俩只觉得好笑,又抓起顾毅的手朝乔依然举起了小巴掌,“你怕不怕!”

    云姨还不时地朝乔依然眨巴着眼睛,让她配合点。

    虽然乔依然很配合害怕演出了,顾毅也很快破涕为笑了,又心疼妈妈,要给她摸摸。

    两母子便又上演了一副母子情深互相亲来亲去的画面了,云姨也觉得有意思,“这大孩子带小孩子,还真好玩。一眨眼,依然你也快嫁给我们阿澈一年了。”

    “就差几天就一年了,看我这一年干了多少事啊,嫁了个老公,生了个儿子,还……”那些不高兴的事,她就笑呵呵带过去了,“云姨,我最开心的事就是遇见您了,给我做了那么多好吃的。”

    “只要云姨不死,活着的每一天里都给你们做好吃的,”云姨感慨地抱了抱这一大一小,又摸了摸虎头虎脑的顾毅,忍不住亲了他几口才说,“我要活着看我们顾毅长大娶媳妇呢。有你们两母子在,我就算现在死了也不会再担心阿澈会孤独得难受了。”

    云姨一边说着,还一边抹着眼角的泪水。

    这话这举动听起来,让乔依然心里一阵揪得慌,她担忧地问,“云姨,你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啊,您一定要告诉我们啊。阿澈可是把您当妈妈看的,您可千万不要有事。”

    “傻孩子,我是高兴地,我跟阿澈的外婆一个态度,我们不管你亲生爸爸跟顾家有什么仇恨,我们只要阿澈能重新高兴起来,”云姨吸了吸鼻子,想起过往顾澈那些年活在愧疚的画面,她就心里难受,“依然,能答应云姨,跟我们阿澈无论怎么闹,都要跟他白头到老吗?”

    “嘿嘿,”乔依然傻笑着点头,又撒娇地说,“那云姨不能让阿澈欺负我。”

    “他敢!”云姨气势很足,又把她口袋里新买的钻石项链给乔依然了,“我的一点心意,既然你都说阿澈把我当妈妈看到,那我这个当婆婆的,怎么可以不给儿媳妇礼物呢。”

    顾毅对着这个还会反光的小玩具,很感兴趣,张着嘴,就打算咬一口玩玩。

    “傻不拉几的,这不能吃,”乔依然赶紧亲了亲这个小傻子,又把项链退回去了,“云姨,您这么照顾我们,我怎么还能要您的东西啊,被阿澈知道了,他会骂我的。”

    只有拿云姨最在乎的顾澈出来压一压,她才能不收下这个贵重的项链。

    虽然乔依然不懂珠宝,但是她认识那些钻,那么大一颗,至少十几万以上了吧。

    “我听到有人在说我坏话了,”顾澈突然就走进了房间,乔依然很是意外他突然就回来了,“你怎么提前下班了?”

    “接你们去跟小悦吃饭,”顾澈搂着乔依然的腰,用另一只手逗着那看着他兴奋的小孩。

    云姨面露难色地把项链给塞进了口袋,要知道顾澈就是太孝顺又太固执了,一旦她自掏腰包给他置办东西,他就会生气然后唠叨她一顿。

    “那我晚上约朋友们去打牌了,”云姨赶紧找着借口要逃跑,被顾澈给叫住了,“当婆婆的不满意媳妇吗?礼物送出去还能收回去的啊?”

    “啊?”云姨慌忙地又把项链给收好了,她以为顾澈又在套她的话,说些反话了呢,“我没有,我没有要给东西依然啦。”

    “不生气,我真的不生气,”顾澈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我以前有那么恐怖了,也就念叨过您一次,怎么就还记仇。”

    “孩子爹,你都不知道你发火生气的时候都多恐怖吗?”乔依然便伸出手朝云姨去了。

    云姨这才放心地让顾澈给乔依然戴上,又让顾澈放宽心,“阿澈,我保证不会经常买的,下次送礼物,是我们顾毅娶媳妇。”

    “谢谢云姨,”顾澈抱着云姨的肩膀感激着,又给她了一张银行卡,“这个给您,到时候给我女儿也买点礼物吧。”

    看着云姨跟顾澈互相推来推去,不要那张银行卡的时候,乔依然心里不由得觉得幸福好像已经都在身边。

    她心里只想着只要陆松仁不作妖,就好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