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来者不善的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84章 来者不善的女人

    他的吻像是带着某种惩罚性质的,乔依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她也很想念男人的吻,她总算可以肆无忌惮地跟这个男人接吻,心里脑海里也不用再有负罪感了。

    男人见女人在他怀里软绵绵的,吻得更加用力了,他想把这个女人揉进身体里,他松开了反扣着女人的手,把她那双小手带到了他的窄腰上。

    无论她是谁的棋子,她带着何种目标待在他身边,以后她会对他做出什么,他都无所谓了。

    此刻,他只想听从身体最原始的渴求,仅仅只是吻她的唇,不够,一点也不够。

    当他的吻落在她脖颈上时,女人嘤嘤呜呜道,“老公,别,我……洗澡。”

    “一起。”男人贪婪地不想放开这个软绵绵香喷喷的女人,他抱着女人回到了楼上的主卧,地上楼梯上全是女人身上凌乱的衣物。

    “不……不要……老公,我……怕。”乔依然暂时还接受不了两人不着衣物时的面面相对,“老公,你……等等,就一下下,好吗?求你了。”

    男人仅存的一点理智,把女人抱进了浴室,恋恋不舍地在她微肿的红唇上留下了一个吻,又轻轻带上了浴室的门。

    曼妙的少女曲线在浴室的磨砂玻璃下若隐若现,男人紧绷的身体更加火热了,他转身去了客厅的阳台,若有所思地望着浩瀚的天空,静静地抽着烟。

    浴室里的女人仔仔细细清洗着娇嫩的肌肤,脖颈上似乎还残留着他薄唇的温度。磨磨蹭蹭洗了好久,又喷上了赵馨茹送她的那款“魅惑”香水,直到她确定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是干干净净香喷喷地才出去。

    卧室里的灯只剩一盏昏暗的床头灯,空调发出微弱的工作声音,七月的s市还不是很炎热,乔依然一个人睡的时候,还没开过空调。

    男人背对着她躺在床上,她蹑手蹑脚地钻进被窝,也背对着男人,对着接下去会发生的事情,乔依然虽然怕但是也很期待。

    “咔哒”一声,整个主卧黑了下来,乔依然蜷成一团,她紧张地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心里告诉着自己:别怕,他是你老公。

    可等了好久,那半张床上没动静,乔依然转过身,一点点靠近男人,戳了戳他的后背,害羞地小声呢喃着,“老公,老公,我洗完澡了。”

    可惜没回应,乔依然心里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望,她可是想跟超市门口那两个奇葩女人证明她一晚上能跟她老公七次的。

    自从那日在西郊别墅跟鸭子先生说了再不相见的话,乔依然的睡眠状况就一直不好,梦里总是在哭。

    这晚,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正趴在一个有些柔软还有些坚硬的怀抱里,耳朵贴着他的胸腔,他正讲着电话,“楼下等。”

    清晨男人的嗓音,哑哑的,也更加低沉,乔依然想起了小鸭子“嘎嘎”叫的声音,还挺像的,果真是她的鸭子先生啊。

    “哈哈哈。”

    男人顺了顺她柔软的头发,修长的手指划过她娇嫩的肌肤,乔依然觉得全身像触电了一般,微微颤栗了一下,他拍了拍她屁股,“起床。”

    嗯,偷偷装睡被抓现行了。

    乔依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伸了个懒腰,她把头探出被窝的时候,恰好看到了正光着上身找衣服的男人,他后背上那道疤痕已经变淡了,但是很不平坦,特别是与他光滑后背上的肌肤相比起来。

    那是他救她而留下的疤痕,也是她动心的疤痕。

    不一会顾澈就进了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就像是乔依然毫无章法乱跳的心跳声。

    磨砂玻璃门的浴室,只要乔依然抬头就能看到里面男人的身材曲线,她用被子半捂着头,这个比模特身材还好的男人,真的是她老公吗?

    伸手摸到他刚刚躺过的那边,依旧还有他温热的体温,这种感觉可真甜蜜。

    听着潺潺的水声,乔依然瞅了瞅眼浴室,她连鞋子也没穿就跑下楼,想给男人准备一份早餐,当她开心地哼着小曲在厚厚的地毯上下着楼梯的时候,听见了“咔擦”声。

    不是来自楼上主卧,而是来自一楼客厅那个方向,像是客卫传来的马桶声。

    一楼客卫正对着楼梯,乔依然顿了顿脚,又望了望楼上,家里就她和顾澈在,一楼不可能有人,难道进贼了?

    她收回了下去的脚,想跑回公寓,脚上却被一个软布给挡住了,低头看,发现是她的贴身衣物,在她正准备把那小棉布踢开的时候,客卫的门开了。

    “你谁啊,在这里?”客卫的门“砰”地一声被重重地关上了,蔡媛媛傲慢地踩着高跟鞋快速走到了楼梯上,呵斥着,“小妖精给我站住。”

    怎么是个女人的声音,乔依然有些意外,听这个女人的口气,她好像是被正房捉住的小三似的。

    她不安地转过身望到了一个一身白色齐膝套装的利落女人,这个女人正十分厌恶地看着她,这个女人看起来还有些眼熟。

    “你是谁?”乔依然不悦地问,一大早上在自己家被人当小三的感觉好奇怪,这个女人越看越像那天在美幕商场跟顾澈一起的女人。

    乔依然瞬间就提起了精神,凭借女人天生的觉察能力,她觉得这个女人跟顾澈的关系不一般。

    “我先问的你,你是谁?”蔡媛媛不屑地扫了一眼楼梯上的女人,她凌乱的头发,全是褶皱的睡裙。

    蔡媛媛大抵也推断出了她就是顾澈的老婆乔依然,“你不就是那天跟你朋友一起说阿澈哥脏的女人。”

    “你既然嫌他脏,你怎么有脸跟他睡。”蔡媛媛向上走了几坎,轻蔑地瞟了一眼乔依然脚上踩住的内衣。

    如此直白的话语,乔依然怔楞住了,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争辩的人,扶着木质的扶手,“你是怎么进来的?”

    “指纹喽。”蔡媛媛反感地回应着,她还故意升出手指在乔依然面前点了点,挑衅地睨了一眼乔依然,“难道你不知道我可以在这个公寓自由进出?”

    “自由进出?”乔依然皱了皱眉,黑如葡萄般的大眼睛向上瞄了瞄主卧。

    她很是意外地看着眼前满脸不善的女人,心里又有点忐忑,这个女人比她成熟,比她又女人味,更重要的是她好像跟顾澈很熟,难道她是顾澈的前女友之类的。

    “你是……”

    “别管我是谁,你觉得你能配得上阿澈哥吗?”这个瘦瘦小小的女人看起来就笨笨的,阿澈哥怎么能娶个这样的女人。

    “我……”乔依然盯着趾高气扬气场强大的女人,她后面想说的“是他太太”,这四个字却磕磕巴巴说不出口。

    楼梯上渐渐有个沉稳的步伐,蔡媛媛抓着乔依然的手,往楼梯后面倒了几坎,摔在地上,悲惨地大声哭着,“呜呜,阿澈哥,乔依然……她把我从楼梯上推下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