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那年的真相-私人婚-
私人婚

第842章 那年的真相

    “伯伯,谢谢你帮我奶奶眼睛做手术,”小孙女甜甜地跟陆松仁致谢之后,就又开心地跟陆松仁挥了挥手,“伯伯,欢迎您以后去a市找我们玩,再见了。”

    “再见,”陆松仁眼睛里除了慈爱,还有着不让外人觉察到的狠厉。

    看着高铁逐渐消失在眼前了,陆松仁收敛起脸上的假笑,就又打电话给了高雅澜,“想要得到顾澈,就跟着我,待他伤心欲绝的时候,就是你的上位之日了。”

    此刻的高雅澜望着窗外的绿油油的树林,和那刺眼的太阳,她心里并没有很高兴,但话语中全是兴奋,“合作愉快,陆先生。”

    “你记得……”陆松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高雅澜给打断了,“我想我们已经没必要再联系了。”

    电话才挂完的那刻,高铁列车的“卡卡”声越来越大了,她压低了帽檐,又戴上了墨镜,朝着娜姨祖孙俩的所在的八号车厢去了。

    “小欣,”高雅澜摘下了墨镜,坐在了叽叽喳喳问不停的小欣身边。

    “雅澜姐姐,你是不是要跟我回去a市摘荷叶玩啊,”小欣很喜欢这个心地善良的大姐姐。

    但眼前的高雅澜,看起来有些伤感,小欣急的不得了问,“雅澜姐姐,怎么了,你哭什么啊?”

    听到高雅澜哭,娜姨也急了起来,她探着身子就要朝前去摸高雅澜在哪里,“孩子,别哭了,你那后妈不是人,你那爸爸也不是东西,竟然答应你后妈的话跟你断绝了父女关系。”

    “娜姨,我没有家人了,呜呜……”她紧握着娜姨的手,又抽噎着,“谢谢您和小欣愿意陪我一起去郊区住一段日子。到时候等您眼睛拆线了,我再回去。”

    只有把娜姨给藏起来,才能让陆松仁的奸计得不到实施。

    他们三个人就在市郊的那个站下了车。

    当时间已经快到九点的时候,乔依然已经等在了酒吧。

    这里今晚不对外营业,因为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甜蜜时光。

    顾澈还没来,这里也没有其他客人,乔依然坐着有些无聊了就跟酒保聊了起来,“帅哥,你过去的一年里过得好吗?有没有发生什么让你觉得很开心的回忆啊。”

    沉浸在幸福中的人,看什么人和事物都觉得环上了一层幸福的光晕。

    对于今晚的贵客,酒保是早有耳闻的,他给乔依然倒了一杯果味的酒,“这杯叫百年好合。”

    那粉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很少女,那表面上还浮着一些泡泡很好玩,她道谢之后,就只是放在鼻尖前嗅了嗅,舔了舔嘴角,但终究还是没喝。

    “不喜欢吗?”酒保叹了口气,又拿起了另外的工具摇曳了起来,他望着手里的那些家伙,这才慢吞吞地回答着乔依然的问题,“过去的一年,最开心的回忆就是今天了,一晚上只需要工作一个小时,就能拿到比一年都高的工资。”

    哪有人说到可以拿高额薪水还如此平淡的,乔依然瞬间就明白了什么一样。

    她从座位上滑了下来,这才说,“我不是嫌弃你调的不好,而是我答应过我老公,只在他在场的时候喝酒。”

    “哈哈,”酒保那没表情的脸这才笑起来,“人穷还有着那骄傲的坚持,是不是很让人鄙视。”

    “才不是,这叫骨气,”乔依然朝他竖了个大拇指,她又扭着头望了窗外,那辆熟悉的车子也停靠在门外了。

    酒保指了指那吧台的酒,“百年好合,是一点都不含酒精的。我先走了。”

    随之,那酒保就消失了。

    乔依然抓起座椅旁的袋子,又看了看那车灯下的奢华宾利车,她低着头就跑进了洗手间。

    当乔依然换好衣服之后,她特意在外面披了件过膝盖的薄外套,免得顾澈待会又说她犯规。

    待会等他进来,她就需要那么轻轻一脱,就场景重现了。

    “鸭子先生,怎么还不进来啊,”乔依然都已经在吧台上给他们倒好了几杯酒。

    想起她去年喝醉撞他身上赖上他,还把他当鸭子对待的事情,她就觉得缘分真是个神奇的存在。

    又等了十分钟,那车子还没有任何动静,她有些迫不及待地给顾澈打了电话,“老公,你怎么……”

    回答她的是一阵“嘟嘟”声。

    他在门外的车里,干嘛不接电话,乔依然搞不清楚了,难道是车里有惊喜吗?

    当她跑出去的时候,只在车上看到了司机和唐浩宇。

    看着乔依然从满怀期待的脸变成了失落的样子,唐浩宇马上解释着,“太太,顾总有点事走不开,会晚点过来,您要是困了,我送您先去酒店。”

    “哦,没事,我就在酒吧等他吧,你们要一起来喝一杯吗?”乔依然把身上的外套又拢了拢。

    这是不是他不让她单独穿里面衣服的原因,他估计早就有推不开的事情吧,又舍不得她的身材被别人见识到了。

    此时的顾澈和陆松仁在一处僻静的海边小亭里。

    “顾澈,我最后一次问你,跟不跟依然离婚分开,”特意挑在这个日子,就是为了去年今天失策的弥补。

    去年,他单纯只想公布顾澈的新婚妻子跟牛郎的大尺度照片,让一向好面子的顾思恺蒙羞,更打击抢了他老婆的乔志远。

    然而,今年,在得知到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后,陆松仁觉得这件事说出来,会让顾澈这辈子都活得不痛快。

    顾澈朝着他淡淡一笑,又摸了摸手上的婚戒,“依然用她自己的钱送我的婚戒,我打算带到死为止。”

    “好,很好,不愿意分开,”陆松仁播放了一条中年女人沧桑的自白录音,“大少爷,我是娜姨,我对不起你,当年是我为了钱换了太太抗抑郁的药,耽误了她的病情还故意装鬼扮死不瞑目的陆松仁去吓唬她。”

    这个消息对顾澈来说是很震撼的,他心里很痛,但仍催眠着自己一切都不是真的,他装着没事人一样,“你觉得这么一个录音能拆散我和依然吗?”

    “是不是真的,你去问问娜姨细节就好了,”陆松仁那张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包括你妈妈最后跑到火里去,也是我妹妹假扮护士对她做了催眠。你妈妈的那些药,不仅对她病情没好处,还只会让她加剧神经崩溃的程度。那些药,是当年那些人蛇为了困住我,而逼我吃过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