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只愿意相信那是圈套-私人婚-
私人婚

第843章 只愿意相信那是圈套

    “我也只不过是回给她罢了,哈哈”,陆松仁仰天大笑着,“她想害死我,我却活得好好的,倒是她,化成了一滩灰。”

    初夏的晚上也有些炎热了,但此刻顾澈只觉得身处在西伯利亚一样。

    骨子里的那种寒冷,让他不停地发着抖,他的双手握成了拳,但最终却是笑着鼓起了掌,“岳父,谢谢您跟我讲故事,我先告辞了,毕竟依然还在等我。”

    他全身的嗜血细胞都在叫嚣着,妈妈的死,真的是他说的那样吗?

    心里希望不是那样的,因为这个陆松仁像拆散他跟乔依然的坏心思是昭然若揭了。

    看着顾澈一点也不为所动的样子,陆松仁嘴角极不自然地笑了笑,“哎,隐藏在心底的秘密讲出来,人都舒服了不少。”

    “你说你妈妈在天之灵知道你跟仇人的女儿每天睡在一起,会不会从那坟墓里钻出来教训你这不孝子。”

    “不过,这也是姓宁的那个贱女人的报应,谁让她处心积虑陷害我。”

    一字一句都在激怒顾澈,陆松仁只想把顾澈给推上仇恨的巅峰。

    心爱的女人是杀母凶手的女儿,这个答案,就够他伤心伤肝了。

    在心里告诉着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不能中了陆松仁的计谋。

    可是顾澈在听到陆松仁对他母亲的不尊重时候,他心里那丝怀疑与愤恨都压抑不住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了他一拳,“这是我替我妈妈打的,死者为大,无论她做错过什么事,她到死都是在弥补。而你呢,打着要报仇的旗号,做了多少坏事。”

    见到陆松仁被揍,阿黄就想跑过去帮陆松仁反击,但被陆松仁给挡住了,他阴笑着,“就那么150亿,打发叫花子呢,能买回我二十多年的青春吗?能买回我跟我女儿分离这些年的亲情吗?”

    “呵呵,”顾澈轻蔑地笑着,他仍旧是那么高高在上的气势,转了个身,只留个一个背影给陆松仁,“我太太好像已经跟你断绝了父女关系,我似乎也不适合再叫你岳父了。陆先生,还请您以后少骚扰我们,因为顾某人脾气不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赶回泰国了。”

    陆松仁断然不会让这个消息得不到那应有的效应,他假装捂着嘴,实在声音是大到可以让顾澈能听见的,“阿黄,娜姨在a市的地址,记得发给顾先生,门牌电话号码一个都不能少哦。”

    “是。”阿黄干脆的答应了。

    顾澈带着怀疑和不平静的心情上了车,望着手机里那些乔依然的未接来电,他没有给她回过去,反倒是给阿壮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了阿壮在汇报,“顾总,太太站在酒吧外等着,她不肯吃也不肯,也不肯去酒店。”

    “我正在赶过去,”顾澈在听到乔依然的时候,心里那股怀疑仍旧在翻腾着。

    如果陆松仁说的是真的,他还能面对她,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觉得浑身冰冷,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和伤感从头到脚尖蔓延着。

    一定是陆松仁的恶作剧,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为什么早不说晚不说,非得现在说。

    圈套,一定是圈套。

    但是他还是把阿黄的短信转发给了一个人。

    手机仍在不停地闪着灯,顾澈望着乔依然又指电来了,就干咳了两声,他静静地调整着呼吸。

    “老公,你要是真的有重要的事,过不来,我们改天庆祝就好了,”乔依然委屈的声音,说着懂事的话,让顾澈心里一阵心疼。

    他现在是算怎么回事?

    竟然被陆松仁一个假消息搅和得心神烦乱了起来,他扶着额头,轻笑了两声,“顾太太,怎么过了一年,你还是如此心急呢?”

    他发现他假装出来的声音是那么的别扭,会不会让敏感的乔依然多想,会不会让她听出了破绽了。

    “那你就是来,对不对?”乔依然就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她又故意憋着笑说,“你要是不来,我就回家抱着我的小情人睡觉。谁稀罕你这个老男人啊。我去年调戏你的时候,你还是二字头,今年你就三字头了,你贬值了,你知道吗?”

    傻傻的她,现在是不是眼巴巴地踮着脚在眺望着他。

    深呼吸了一口气的顾澈,嗤笑了几声,直到他心里那些不安的情绪没有在乱窜之后,他又故意压低了声音才说,“男人就像酒,年岁越大,味道就越好。那你去年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现在都成孩子妈了。你说这是……”

    “哼,我这是叫升级好不好?”乔依然立刻辩解道,又抱怨着,“笑你个头,晚上有你哭的。”

    后半句话,她是咬牙切齿地低吼着,像是要翻身做主人一样。

    男人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明显了,那笑声是从他胸腔里发出来的,开心的情绪是直到达心底的,“我很期待。”

    听着她在他之前挂掉了电话,顾澈有些期待得跟她见面了。

    就让陆松仁的奸计得不到实现吧。

    乔依然好不容易地等来了顾澈,当她看到他下车了,不是第一时间朝她奔去,而是朝着早先停靠在哪里的车子去了。

    他背对着她站在哪里不动了,又回头看了眼那眼巴巴的小女人,只见乔依然走路有风的甩了甩她的大衣,就扬着下巴进了酒吧里。

    那灯火通亮的酒吧里,此刻就响了一阵音乐声。

    乔依然站在舞台中央,把音乐调到了最大。

    正在后车厢里拿玫瑰花的男人,听到那童稚声音响起,脸都黑掉了。

    “门前大桥下,有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只八……”

    《数鸭子》的歌声从酒吧里朝外面传播着,惹得那些候在门外的保镖们,忍不住低头捂起嘴笑了起来。

    尤数司机小黄最不厚道,憋不住直接大笑了起来,“这很太太。”

    “又不是给你们听得,把耳朵捂上,”顾澈不乐意地把后车厢的门给关上了,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回响在黑夜里,“一群没有欣赏能力的家伙。”

    说完,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小女人真是太爱恃宠而骄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