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两拨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845章 两拨人

    到了怡悦的两人,压根就没有心思去看那些花费了很多心思打扮的房间。

    “小东西,扯不烂,我也有办法让你哭着求饶,”顾澈重重地抵着乔依然,那厚实的门,一下下发出了被撞击的声音。

    “不要,不……”乔依然按着男人越来越放肆又大胆的手,那种快乐的安慰让她羞得脚趾头都绷紧了,又忍不住轻哼了出来,“老公,我……”

    身体的泛滥已经让她没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她拉着他的手去解这连体衣两边的拉链,她抓着他的双臂,“我只想要你。”

    “你还是那个会害羞的乔依然吗?”顾澈坏笑地解开了她身上的所有束缚,又坏笑着叫嚷着,“太黑了,我找不到路,开灯好不好?”

    此时的乔依然身上并没有一块布呢,而他依旧是西装笔挺,衣冠楚楚的。

    房间里,那些微弱的壁灯,逐渐亮了起来。

    感受到头顶有灯光的照射,乔依然羞得她只好投入了这个坏心思的男人怀里,“有什么好看的,哪里是你没看见过的。”

    夫妻两人都坦诚相见过无数次了。

    “看脚下,”顾澈拍了拍她光洁色背。

    乔依然不看还好,放眼望下去,尽是她未着衣服的影子,简直就是想要她被羞死才对吧,“顾澈,你无聊死了。我告诉你,我很不满意我们现在这个状态。”

    很讨厌她身上什么都没有,他却还严严实实的,这叫什么事嘛,弄得似乎她很饥渴一样。

    她这才说完,就开始踮着脚就扒他衣服了,“我叫你衣冠楚楚,你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捉着她的小手,他倒是很快地就把上衣脱光了,却不让她脱下面的了,而是低着头去捕捉她那饱满的唇。

    他在她口中作祟,一直到她呼吸都困难的时候,他才离开。

    “我们回房,”乔依然抓着他的胳膊,又用手遮挡着关键部位,她压根就不知道眼睛应该放哪里了。

    往墙壁上,那里尽是她们赤果果的样子,往地上看也尽是她羞人的影子了。

    “急什么啊,”顾澈坐在了地上,又抱着她坐在了他身上,他对着她指了指他们身边,“喜欢被心包住的感觉吗?”

    “啊?”乔依然缩在他怀里,望着他深邃的眼睛,又随着他的视线和所指,就看到了他们正处在一个由玫瑰花瓣铺成的巨大心型中。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那颗心的最中央。

    细细一看,那不止是一颗,而是两颗相重叠的心,它们中心还被箭给锁住了。

    乔依然捡起那根箭上面的花瓣,贴到了顾澈的胸口位置,“用箭锁紧你,看你往哪里跑?”

    “那我换种方式锁紧你,”他扯着她的手揭开了他的……

    望着那墙壁上两人如那两颗心一样交叠在一起了,乔依然心里觉得满满地,她感激着一年前的相遇。

    两人一番**后,大汗淋淋地洗完澡,就躺在着用玫瑰花铺成的心上面了。

    “老公,你说我们金婚的时候,你还会为我准备这些吗?”乔依然捡着那些花瓣往顾澈身上撒着,她忍不住问着他,“你看起来不像是能容忍这些花瓣的人啊,今天这么搞这么多玫瑰。”

    酒吧里,套房的客厅里,浴室里,还有他们现在躺在的床上,尽是玫瑰花。

    这些足以把乔依然心里那些女人对花的渴望与念想全都满足了。

    “你喜欢不就好了,”顾澈枕在胳膊,望着眼前的乔依然,脑海里却在思考着陆松仁所说的话有几分真伪。

    “嘻嘻,我就知道我老公对我最好,”乔依然觉得她在离家之外的地方更能放的开,就那么在顾澈的注视下爬上了他的身上,又捧着他的脸,慢慢地又温柔地从他的薄唇往脖颈,再下面吻了起来。

    在他体内的火又被她给勾起来的时候,顾澈放在床头的手机连续震动了起来。

    “是谁这么讨厌啊,”乔依然直接停止了她那豪放的举动,就趴在了他身上,“这么晚了,还有谁找你,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赶紧拿来给本宫瞧瞧。”

    她的手朝他扬起,又嘟囔着,“鸭子先生,你们妈咪难道没教过你们吗?客人要一个接一个来,这样才会让客户满意,让你们能做出无数回头客。”

    并没有多想的顾澈就把手机丢到她手里了,他翻身而下,锁着她故作聪明捏着他手机要挟他的模样,“你们妈咪姓乔,对不对?”

    “算你眼色不错,”乔依然痴笑着,又把他手机递给了他,“这种时候找你的,一定是要事。”

    “等我把最重要的事办完再说,”顾澈瞄了一眼那串数字符号。

    那则消息说娜姨已经不在a市了,下落不明之中。

    “你想压死我吗,”乔依然推搡着在她身上的男人,“既然你小老婆找你,你赶紧去翻她牌子。”

    “我不是正在翻吗?”他回着那则信息,继续查,一定要找到娜姨。

    娜姨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究竟是跟什么有关。

    脑海里疑问不少,他的动作也没有前几次那么使力了,然而却让乔依然欣喜地不得了,她爱死了这种温柔散漫的亲密,“老公,你总算学会什么叫温柔了。”

    “依然,我爱你,”他继续着她喜欢的节奏,但很快就又恢复了他的勇猛。

    待她在他怀里昏睡之后,他就去阳台上抽起了烟,他趴在阳台上望着楼下,仔细回想着陆松仁的话。

    他又给调查的人打了电话去,“什么进展?”

    “娜姨跟她孙女在市郊的高铁站下了车,跟一个戴鸭舌帽的人上了一辆无牌照的三轮车。”

    “男人还是女人?”顾澈沉声问着,既然陆松仁要他去找娜姨对峙,又为什么会藏起娜姨呢。

    很矛盾,难道还有谁也发现了娜姨的存在吗?

    随着那根烟逐渐燃尽了,顾澈突然想起高雅澜,她曾经提起过要他小心娜姨。

    望了望那个在熟睡中的女人,他把电话拨给了高雅澜。

    电话却没隔多久就被人接起来了。

    “失眠了吗?凌晨四点一听到电话响就接了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