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是真的还是圈套1-私人婚-
私人婚

第846章 是真的还是圈套1

    以高雅澜对顾澈的了解,他能这样说,一定是已经开始怀疑她了。

    于是高雅澜就讪笑了起来,又叹了口气说,“阿澈,你可能忘记了,你的铃声是特别的。我想你应该知道,无论你什么时候找我,我都会第一时间接电话的。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依然又让我离睿霖远点。”

    顾澈的气场很强,尤其是他开始不相信一件事情的时候,他那锐利的鹰眸只要紧锁撒谎的人,就总能让人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事实。

    高雅澜庆幸的是,此刻他们不是面对面而是隔着手机。

    然而,她还是心虚地闭上了眼神,仿佛害怕顾澈会看到她此刻的慌神与想隐藏的东西了。

    “你是不是知道娜姨的什么事情?”顾澈没多想,因为他心里此刻只是记挂着那个娜姨,她究竟是陆松仁指使的,还是当年有那么回事。

    高雅澜心里颤抖了一下,那年的事情,顾澈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无非就是徒增他的烦恼罢了,这次的真相足以拆散顾澈和乔依然,然而,伤害顾澈至始至终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得不到心爱的男人,并不代表就要毁掉他,高雅澜抱歉地说,“阿澈,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帮当时在坐牢的陆松仁跑腿去找娜姨罢了。”

    “不知道原因,你会去帮忙跑腿吗?”顾澈的质问,是从胸腔爆发出来的,那雄厚又有力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了高雅澜的耳朵里,让她很是害怕。

    窗外的天色还是灰蒙蒙的,娜姨和小欣仍在沉睡中,整个城市都还在一片沉寂之中。

    天边,太阳已经露出了金黄色的轮廓了。

    郊区的鸡舍里,那些公鸡已经站在了草堆上唱起了清晨之歌。

    现在也才不到五点,何况昨晚对顾澈和乔依然来说,还是个特别的日子。

    高雅澜知道陆松仁昨晚去找顾澈了,他过了这么久才找她,足以说明他也是在怀疑着陆松仁所说的真伪程度了。

    “我之所以会去帮忙跑腿,原因你不是很清楚吗?他是乔依然的亲生爸爸,他答应我,只要他出来就会带走乔依然,那样我就又有机会去靠近你了,”阿澈,请你继续去怀疑陆松仁的话吧。

    高雅澜自朝着说着,“陆松仁那只老狐狸,对我说谎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高雅澜,”顾澈叫她的声音透着一些狠厉,又警告着她,“别以为跟我耍花样,我就不会对付你。”

    被心爱的男人,这样威胁,又被他那么生疏地喊着自己的名字,高雅澜除了觉得她自己悲哀之外,又苦笑了出来,“阿澈,我是真的爱你。”我也舍不得你痛苦。

    “挂了!”顾澈毫不犹豫地挂掉了电话。

    这则电话,一点收获也没有,反倒是让他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明显了。

    派出去的人依旧找不到娜姨。

    他心里有个声音在问着他自己,“万一陆松仁说的是真的,那该怎么办?”

    万一跌入了他的圈套,他和乔依然的未来,又该怎么办?

    很可笑,在一切都不知道真伪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影响到了。

    这应该就是陆松仁的最喜闻乐见的。

    对于妈妈的死因,顾澈不会放弃任何的线速,他俯身想吻乔依然一口,却在唇齿相触碰的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手下的人已经得到了娜姨的消息。

    他只是摸了摸乔依然甜睡的面庞就离开了房间。

    “是谁藏起了娜姨?”顾澈说话保持着说话的正常速度,可是他的脚步却不由得快起来了。

    妈妈死的真相,是不是越来越接近了真相。

    “这个还没查出来,我们也是四处打听到的这个线索,顾总,要不要我们先冲进去,找他们问清楚。”

    顾澈敏锐的耳朵已经在电话里听到了鸡鸣声,他眯了眯眸子,心里有个怀疑似乎就是真的了,“他们是不是跟高雅澜在一起?”

    “九成的可能是,因为院子里停靠着的车,是高雅澜小姐的。”

    果真是这么回事,顾澈忍不住拧了拧眉头,这个高雅澜倒是有点反常。

    她究竟是想干嘛,如果一切如陆松仁所说,她何苦要藏起娜姨呢。

    “不好,顾总,”手下的人大惊失色地叫着,“高雅澜被人从房子里抓出来了。”

    “什么?”顾澈毫不犹豫地就吩咐着,“想办法拖延时间,我让人去支援你。你们趁机去房子里把娜姨给带回来。”

    顾澈急促促地报了警,又让其余手下的人赶紧朝那边赶了过去。

    这会不会又是一个圈套呢?

    无论怎么都好,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跟娜姨对峙起来。

    “你们究竟想干嘛,救命啊!”高雅澜扯着嗓子嘶喊着,她抱着那院子里的篱笆,就是不肯撒手。

    然而,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可能是两个彪形大汉的对手。

    顾澈的那两个手下,互相交换了眼色,一个装作醉汉走错了,就朝高雅澜的院子跑了去,而另一个趁着人乱,跑进了屋子,这才。

    “老婆,你竟然偷人偷到家里来了,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臭三八,我就把王字倒着写,”这个装着醉汉的人,捡起了地上的砖头,就对着高雅澜的方向摔了去。

    对一个训练有素的武者来说,扔出去的砖头,只要在脱手的时候,随便偏向一点,就能那钻头的飞行角度。

    那块砖头一点也没碰到高雅澜,反倒是把擒住高雅澜胳膊的一个男人给砸破了头。

    “救命啊,老公,有人来我们家抢劫了,”高雅澜看着那个歪歪倒倒在地上捡着砖头的男人,她的大脑压根就来不及思考那个人是谁,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嘶吼着,“他们把咱们家的保险箱都给抢了啊。”

    “什么?”捡着砖头的男人,立刻就站起来,朝着另一个擒着高雅澜的人扔着砖头。

    这个人明显就已经有了防备,他拖着高雅澜一步步退回到了屋子里,又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