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是真的还是圈套3-私人婚-
私人婚

第848章是真的还是圈套3

    “你很爱她,所以你们好好地去过结婚纪念日不就好了,”高雅澜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望着窗外的方向。

    看着高雅澜伤感的样子,车子里的气氛也哀伤了不少。

    顾澈自然是嗅出了很多异样,他把纸巾递给了高雅澜,“娜姨是怎么跟你说的?”

    现在他没办法分辨出这次陆松仁是不是又联合了高雅澜来挑拨他们两夫妻。

    “她什么也没有说,”高雅澜坚定地说着,又望了望那已经冉冉上升的太阳,她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阿澈,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你陪我看日出。我现在很开心。”

    只是这种开心像是被灰尘给遮住了什么一样。

    “我以前觉得爱一人就是要让他幸福,就算我不在他身边也

    把高雅澜送到家了之后,顾澈便朝着疗养院去了。

    当年的事,陆宝珠也是至关重要的人证之一,他把她安顿在高档的疗养院里,也不让陆松仁去靠近,所以陆松仁两兄妹,应该还没有串供。

    ————

    太阳已经透过窗帘照耀在乔依然清丽的脸颊上了,热热的,暖暖的。

    “老公,”乔依然迷迷瞪瞪地闭着眼就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是空的。

    她渐渐苏醒了,惺忪的睡眼望着被玫瑰花充满的房间里,她心里美滋滋的。

    昨晚压根就没有仔细观察过这里的布置,墙上,地上,甚至连衣柜上都是镶嵌着各式各样喜庆的红色,俨然这里是一间新房。

    “鸭子先生,嘎嘎嘎,”乔依然抬了抬酸软的腿,就光着脚拉开了浴室的门,“芝麻开门,我来喽。”

    偌大的浴室里,只有她的回音,地上干干如也。

    整个套房房里都没有他的踪迹了,连张纸条都没有留下,乔依然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空虚的感觉涌上了她的心头,她无精打采地换上了衣服就回了家。

    “一点交待也没有,我也不打电话问你,”话虽然是这样说的,然而她的手还是把电话拨给了顾澈,他倒是很快就接了起来,“你中午回来吃午饭吗?”

    “不了,有点事需要处理,”顾澈正站在疗养院的花园里,等着护士去带陆宝珠过来。

    “哦,那我不耽误你了,”乔依然闷闷地,他说话的声音也太过严肃了,不如他们平时那么亲近。

    想必是他身边有生意合作伙伴在吧,她又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的样子了,就又换成了甜甜的口气,“亲爱的老公,你好好在外面赚钱养家,我回去奶我们的儿子去,晚上见。”

    “晚上见,”顾澈远远地就看到了在护工搀扶下的陆宝珠了,他嘱咐着,“待在家里,最近这几天不要出来乱跑。”

    “好,”搞不清楚是为什么,但乔依然就自然而然地答应了。

    然而一直到下午,也不见顾澈回家,乔依然担忧地站在阳台上一直打量着楼下。

    她很想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可是天都还没有黑,他在电话里的声音显然有点疲倦了。

    “顾毅,妈妈好像昨晚不该太任性的,”乔依然抱着怀里的儿子,亲了亲他的小脸颊,又捏了捏他的鼻子,“爸爸昨天就好忙,今天也好忙,昨晚他又没睡好。”

    像一只可爱的小猫黏人的顾毅,贴在妈妈的肩膀上,乖巧地让乔依然忘记了心里那份失落。

    乔依然断然没想到等回来的顾澈会那么对她,那一刻,她觉得她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

    疗养院里,顾澈和陆宝珠面对面而坐。

    气色很不错的陆宝珠主动开口了,她的声音很平静,“打算把我扣押到什么时候?做这些并不会让我哥打消了报仇的计划。”

    “知道,”顾澈没想到陆宝珠会先开口。

    仿佛这种时候谁先开口,谁就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一样。

    他甚至在后悔,不该来这里的,说不定这一切都只是巨大的圈套罢了,可是他脑海里又不断回响着高雅澜说的话。

    事情的真相,就算是有无数谎言来遮挡的时候,都会露出破绽的。

    陆宝珠整个人都很静谧,她望了望那沉思的顾澈,就又先出声了,“你是打算邀请我和我哥去参加你跟依然的一周年吗?我已经告诉依然那小丫头了,我不会去的。”

    “依然?”顾澈心里忍不住响起了警报,难道这次的圈套已经把魔爪伸向了乔依然吗,“她邀请过你吗?”

    “嗯,”陆宝珠的视线在和顾澈四目相接的时候,就躲开了,“依然她每周都会来看我,会来帮我梳头,陪我说会话。”

    这些乔依然从来就没有告诉他,而他再一想想,那么重视亲情的女人来看自己的姑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我想问点以前的事情,”顾澈直接开腔了,越是兜圈子,越是容易让她起疑了。

    医生说,陆宝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发病了,她的情绪是正常的,身体也是很健康的。

    像是早就知道他会来问一样,陆宝珠闭了闭眼,她的手不自然地捏了捏椅把手,像是在怕着什么一样。

    “顾澈,能好好对我们依然吗?”陆宝珠哽咽着,她睁开了溢满了眼泪的眼睛,“依然那年被拐卖,那都是我一手造成的,甚至连那场车祸也是我安排的,我就是要她惨死报复柳正荣。那孩子有什么错,我一个大人欺负一个几岁的小女孩,有什么意思。”

    她的抽泣声越大,就越能说明陆松仁的那番话有几分真了。

    “我只想知道我妈妈的死与你有没有关系?”顾澈的手忍不住抖了起来,他多希望陆宝珠否定。

    她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而是问他,“如果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对我们依然。像你这些年恨你爸爸一样吗?仇恨迟早都要有个了解的。”

    “把那些证据全部交出来,”顾澈并没有回答她,他又很有自信地说,“依然她跟陆松仁断绝了关系,依然是依然,陆松仁是陆松仁。”

    妈妈的死,那场火,那一年的抑郁症,究竟是怎么回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