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她为了爱可以去死-私人婚-
私人婚

第850章 她为了爱可以去死

    联系不上方睿霖之后,高雅澜着急地把电话给打给了方胜男。

    她的声音很是急迫,压根就没有搭理方胜男的关心,“胜男,你赶紧去找你爸爸,一定要他想办法把陆松仁手上的那盘录像带销毁了,当然他一定也复刻了不少,一定要让你爸爸找人去销毁掉,要不然阿澈会被害死的。”

    “雅澜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好好告诉我,”方胜男也蒙圈了,“究竟什么是会害死顾总啊,他应该不会有把柄在陆松仁手上的。”

    “胜男,你相信我好不好,马上,立刻,去找你爸爸,无论用什么办法,就算找人去烧了陆松仁的家都好,一定不可以让阿澈见到那录像带。”

    吼完,听到了方胜男确定的答案,她又嘱咐着方胜男去找人保护娜姨还一定不能让陆松仁发觉。

    说完,她手上握着的笔也停了下来,把纸工工整整地摆在电视机柜上面。

    待顾澈来到她家的时候,她一直都笑着看着顾澈,但在心里跟他说着,再见。

    “阿澈,我们去阳台,我告诉你娜姨在哪里?”高雅澜觉得今天的天色可还真好。

    身边的顾澈,一如往昔对她是不冷不热的,就想记忆里那个阳光下的美少年一样。

    顾澈垂眸思考着什么,就跟着高雅澜往阳台上走了,“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阿澈,我希望你什么也不要知道,”高雅澜笑靥如花,她很想去最后抚摸一下这个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

    但又不想她自己身上留有他的指纹,她舍不得他受一点点污蔑。

    “说,你究竟知道些什么,”顾澈强大的冷意笼罩着她。

    纵使窗外是艳阳高照,可是他身上给她的感觉就是腊月冰霜一样。

    这么近的距离,对她有的只是浓浓的怒意。

    “阿澈,我希望你活得开心,”高雅澜笑着望了望s市的上空,她假装着摆弄着盆摘,“阿澈,请记得我爱你,不要让我的好意被辜负好吗?”

    那些绿油油的花草,在她纵身一跃之后,还会有人来照顾他们吗?

    顾澈烦躁不安地闭了闭眼,“不要再跟我兜圈子了,娜姨在哪?”

    高雅澜望着他那乌青的黑眼圈,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趁着他闭眼的那瞬间,浑身颤抖的女人,挂着明媚的笑容跳了下去。

    “轰隆隆”地一声重物摔在了地上的声音。

    同时,楼下是路人们的凄厉的尖叫声,“啊!”

    “血!”

    “有人跳楼了!”

    “叫救护车!”

    慌张的人群里,大家都没有发现有辆黑色的车悄然离去了。

    “雅澜,”顾澈狂吼了一声。

    无人应答。

    刚才她明明就在他身边对着他笑,还说些兜圈子的话。

    怎么就会这么想不开,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扫了一眼楼下,高雅澜摔在了那一辆布满灰尘的面包车上了。

    顿时,他的大脑只有一个讯息,那就是一定要救活她,一定不要她出事。

    “雅澜,雅澜,”顾澈看到被摔得血肉模糊的高雅澜的时候,他的心里一阵抽痛。

    她摔下来的姿势,是左侧脸朝上,嘴角还噙着笑,她今天还穿着一身蓝色的连衣裙。

    此情此景,让顾澈的记忆里不断回放着当年他妈妈跑进火堆的里的残酷画面了。

    他把悬挂在面包车上的高雅澜给抱下来,平放在地上做起了人工呼吸。

    警车是和救护车一起来的,因为顾澈是最后见到伤者高雅澜的,警察就逮捕了他。

    十五分钟后,网络上出现了一则消息,“dl总裁顾澈涉嫌谋杀著名设计师高雅澜。”

    这则消息,就像是蜘蛛布网一样,不一会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了。

    正在家里不踏实的乔依然,看到了这则消息的时候,手机和怀里的孩子都赫然地掉在了地上。

    “哇,哇,呜……”

    顾毅的哭声也没有唤回乔依然的思绪,她瞪大眼睛盯着网络上那张顾澈满身血的照片,还有横躺在地上的高雅澜。

    “不是,不会,不是这样的。”

    她很想哭,可她却哭不出来,没有眼泪,“阿澈,不会这样的,不会的。”

    正在做饭的云姨听到了那小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拧着眉头就赶到了他们母子身边,“依然,这是怎么了,你干嘛不把孩子给抱起来。”

    “不会,阿澈,不会杀人的,不会,”乔依然眼睛都快要凸出来了,她狠狠地踹着那手机。

    抱起地上那啼哭不止的孩子,云姨安慰不好乔依然,就好奇地捡起了地上的手机。

    她顿时潸然泪下,“怎么会这样,阿澈他不会杀人的,一定是陷害。”

    “我的阿澈从小就很有分寸,他怎么会杀人,他怎么可能会杀人。”

    云姨用着最恶毒的话语诅咒着那个陷害顾澈的人,她气急了,直接骂着,“一定是陆松仁,只有他想千方百计得害阿澈。”

    乔依然鼻子酸酸的,她的眼睛已经全红了,她艰难地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云姨,你别急,我一定不会让陆松仁得逞的,我找他去,”踉踉跄跄的女人,站起来都异常不容易,这才站稳,就又摔在了地上,磕破了头。

    她艰难地想站起身,才觉得浑身上下没有哪个地方是有力气的人,她艰难地给陆松仁打了一通电话。

    她声嘶力竭咆哮着,脖颈上的青筋都凸出来了,“陆松仁,阿澈被诬陷杀人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这样做,小心天打雷劈!你不得好死。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绝不!”

    就算浑身没力气,她也要去找顾澈,她不可以让他有事。

    一直负责保护她的阿壮,搀扶着她去了警局。

    警局里,顾老爷子看到脸色惨白的乔依然到了之后,直接拿着拐杖对她的头劈了下去,打的乔依然满头鲜血淋淋的。

    顾思恺是咬牙,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弱不禁风的乔依然要不是有阿壮的搀扶,早就摔倒在地上了。

    “陆松仁想害我们阿澈,没门,”顾思恺用拐杖把那些拦着他的人给打走了,“等我今天把你打死了,我再去收拾陆松仁那个畜生。”

    “阿澈,他怎么样了,”无力辩解的乔依然,抽噎地问着。

    她也恨她自己,为什么是陆松仁的女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