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他是不是不相信她?-私人婚-
私人婚

第85章 他是不是不相信她?

    西装笔挺的顾澈听到楼下的叫嚷声,平缓稳重的步子并没有任何异样。

    映入他眼帘的是,跌倒在地指责声不断的蔡媛媛,还有站在蔡媛媛面前握着双拳的乔依然。

    乔依然是背对着顾澈的,他看不清她的脸,她也不知道此时他的表情。

    他漫不经心走到她俩身边,语气让人听不出喜怒,“很好玩吗?”

    “阿澈哥”,蔡媛媛挤出几滴眼泪,楚楚可怜地拉着顾澈的西服裤子,不停地叫着,“阿澈哥,好痛哦”,然后才站了起来。

    她抱着顾澈的胳膊,回头朝着乔依然露出得意的笑容,她的声音有点哽咽,“阿澈哥,你别骂……乔依然,都怪我,乔依然推我的时候我没能站稳。”

    她在说什么?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陷害她?

    她究竟是顾澈的谁?

    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顾澈说的反问的那句“很好玩吗?”是对她乔依然说的吗?他以为是她把那个女人给推到了?

    “老公……我没……”乔依然期待从顾澈的眼眸中看到相信她的眼色。

    从顾澈下了楼,他都没看乔依然一眼,现在他也没看乔依然,只是盯着地板,冷冷问着,“不去了?”

    很显然这句话是对蔡媛媛说的,仿佛他跟乔依然就是陌生人一样,完全就没意图搭理乔依然的解释。

    那样冷漠的顾澈让乔依然心凉。

    当着她的面,她的老公居然任由其他女人揽着他的臂弯。

    “去,这可是阿澈哥你专门帮我约的马董,天上下刀子都得去。”蔡媛媛出门的时候,故意睨了一眼乔依然,小人得志地笑了起来,随后她把门重重地给关上了。

    那巨大的关门声,惊得乔依然身子往前颤了颤,蔡媛媛瞧着面无表情的顾澈,他正低头在门上的指纹锁设置着些什么,“阿澈哥,那小丫头片子挺胆小的。”

    得不到顾澈的回应,蔡媛媛自讨没趣地去按了电梯钮,她只听见公寓门上的锁,“滴滴”了好几声。

    闲着无聊的蔡媛媛凑过去瞟了瞟,脸色大变,“干嘛把我指纹删掉?我以后还怎么进去”

    顾澈懒得搭理蔡媛媛,踏上电梯,任由电梯门快关上也不按暂停,蔡媛媛愤愤地盯着顾澈家的公寓一秒,就灰溜溜跑进了电梯。

    钱包,手机,身份证,银行卡都坠入山崖的乔依然,瘫坐在木地板上,现在就连老公也跟别的女人走了,老天给她的惊喜就只有短短的一天而已。

    那个女人是顾澈喜欢的女人吗,他的女朋友吗,他都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娶她,还要招惹她。

    不知道坐了多久,窗外的太阳光透过落地窗折射到乔依然的眼睛上,让她眼睛涩涩的,隐忍许久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滑落了几滴出来。

    “呱呱”,她的肚子叫了,可她丝毫不觉得饿,只觉得好冷,明明是炎热的七月,客厅

    里并没有开空调。

    乔依然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了,她用座机给幼儿园请了假,又约了赵馨茹一起吃午饭。

    从昨天中午就联系不上乔依然的赵馨茹,着实为乔依然捏了一把冷汗,直到听到乔依然的声音从一个陌生座机号蹦出,她才平静。

    “还以为你被你老公人道毁灭了。怎么样,你老公知道你跟他后面共用同一个鸭子吗?你该不会是被软禁了吧。你手机呢,怎么都打不通?我琢磨着晚上去你家瞧瞧的。郑彦今天早上还打电话给我问你今天怎么没请假又不去上班?你们那是什么幼儿园,都暑假了,还不放假……”

    滔滔不绝地提问换来的是乔依然的一声长叹,“馨茹,我去找你,当面说。”

    “也行……”赵馨茹觉得乔依然像是遇到什么事了,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如果乔依然遇上了困难,应该会迫不及待凄凄惨惨找她求助才对啊。

    怎么又不愿谈及,这小妮子有些反常,“现在已经十二点十分钟了,我还有文件得处理,下午有大客户过来,下午两点还有会得开,我就在我们公司楼下的星巴克,你直接过来吧。”

    挂上电话,乔依然利索地收拾完她自己后,拎上了那款黑色“queen”限量版包。

    在储物柜拿上了后备钥匙和一个紫色的绒布小布包就匆匆出门了。

    二十分钟后,达到了赵馨茹公司楼下,着一身价值不菲的乔依然在的士司机讶异的目光下,从限量版的真皮手工包包里扣出了整整三十个一元硬币。

    “谢谢您。”乔依然飞快地低着头下车,这双崭新的prada高跟鞋第一次穿,有点夹脚,她走路异常小心翼翼的。

    当赵馨茹看到乔依然第一反应就是,“果真是嫁入豪门的女人,这一身行头,得三百万往上走吧。”

    “巴黎时装周的走秀礼服,你那一字肩上礼服上的那串宝石项链可是施华洛奇世的高定款,我有个客户排队两年都没买到。你老公真不愧为s市豪门。”

    乔依然白了赵馨茹一眼,端起赵馨茹面前的甜点,咬了一大口,“是不是所有有钱男人身边都有小三。”

    “你自己都找鸭子了,还不让人家找个小三。”赵馨茹以为是多大事呢,不过看到乔依然那愤愤不平恨不得把蛋糕当小三吞进去的样子,她揶揄道,“爱上你老公了。”

    “人家的小三比我还了解我们家,去公寓来去自如的,我这正房要不是跟顾澈领过结婚证,今天早上我以为我被人抓奸呢。”

    “乔依然,你这也进步得太快了吧,这么快就忘记你鸭子先生了,弃暗投明爱上你富豪老公了?”

    乔依然一口气把昨晚和今早的事情全盘拖出讲给赵馨茹听了。

    赵馨茹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丝毫不顾及形象地保持这个讶异状态许久,她平时在公众场合那可是非一般地得体,“乔依然,你是不是思念成疾,开始得妄想症了。”

    “事实就是这样。”若是这是不是发生在她身上,她也会觉得别人有病。

    摸了摸乔依然的额头,赵馨茹又摸了摸她的额头,“你还真没烧坏脑子。阔太,待会你请客。”

    “诺,我全副身家了。”乔依然没了平日里的斯文,直接把包里的那个装满硬币的紫色绒包丢在了桌面上。

    “蹦次,蹦次”地硬币撞击声,吸引了其他桌的人,赵馨茹眼里全是嫌弃,从钱包里掏出一叠红色大钞,“嫁入豪门还剥削劳动人民,小心天打雷劈。”

    烦闷不已的乔依然,用脚踢了踢赵馨茹,“该怎么办嘛?我今天可是照搬你以前逼退小三的做法,已经全副武装了。”

    “呦,学得不错”,在感情世界里,乔依然就是个幼儿园的学生,赵馨茹生怕乔依然东施效颦。

    她朝乔依然招了招手,等乔依然靠近的时候,她在乔依然耳边支着招……

    :大家在茫茫书海中发现了果汁,果汁感激不尽,大家有什么意见或是好的想法希望不要吝啬,请大方告诉我,帮着果汁一起成长。书友群一直等待着各位,群号是:2069453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