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 只能远远看着你平安就好-私人婚-
私人婚

第851章 只能远远看着你平安就好

    “啪,”又一下,乔依然又被那龙头拐杖抽打着脸。

    瞬间,她那白皙的脸庞上就裂开了皮,她哭着求着,“对不起,我……我想……见阿澈。”

    “你是什么东西,想见他,”陆松仁的拐杖又要落在乔依然身上的时候,被阿壮被抓住了。

    他不敢反抗顾思恺,但凭着他的职业操守和对乔依然的主仆情谊,他也要阻止这些,“老太爷,太太她身体虚弱,挨不住你的责罚。”

    “阿壮,这里没你说话的余地,给我站过来,”方伟搀扶着激动的顾思恺,又勒令阿壮听吩咐。

    顾家的这群保镖全是方家的安保公司里面精心挑选的。

    跟随顾澈的那批保镖,那都是他亲自培养出来,忠诚度和武力值都是一等一的。

    “老板,恕我胆大,顾总嘱咐我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护太太的安全,是您教我,一定要听命于顾总,”阿壮于心不忍地把乔依然挡在了身后。

    那地上已经滴满了乔依然的血。

    “阿壮你胆大,”方伟决定亲自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员工,他把衬衣的袖子往上卷了起来。

    这时候他的助理,突然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他就搀扶着顾思恺走了。

    “太太,您坐,”阿壮轻轻地把乔依然扶在了椅子上,然而她却一分钟也坐不稳,就吵着,“我想见阿澈,他一定没有杀人,他一定是被陷害的。”

    面对顾澈家里的私事,阿壮不是太了解,但是他一个大男人实在是不忍心看着额头和脸上一直不停流着血的乔依然,他让同事去叫个医生来给乔依然处理伤口。

    这次的事情来的太突然了,情节又太严重,又鉴于高雅澜是个公众人物,这件事情在网络上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导致顾澈的保释存在难度。

    沈博文把他已经退隐江湖的师傅都给请来了,但是警局的态度还是很强硬,不允许保释。

    夜幕已经悄悄降临了,乔依然茶饭不思地缩在角落里看着那些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人在警局里进进出出着。

    她用着微弱的声音问着阿壮,“阿澈,他。”

    “表面证据对顾总很不利,高小姐至今还在抢救阶段,”阿壮如实告知着。

    三楼的局长办公室里,顾思恺坐在那真皮沙发上,用着那还沾着血迹的拐杖杵着地板,“你们物证部的人还没有新的结果吗?看样子我需要跟省局联系一下了。”

    局长不停地抹着冷汗,他给顾思恺递水的手都在抖着,“顾老,您放心,一定不会冤枉了大少爷,只是这件事看到的人太多了……”

    “嘭”地一声,顾思恺用拐杖打掉了那杯茶,那浓厚的白眉狠狠地朝眉心紧蹙着,“你是在说我们阿澈是杀人犯。”

    “顾老,是我表达有误,我想说的意思是,只要高雅澜的笔迹鉴定结果出来了,大少爷就可以回家了,”局长胆颤心惊的。

    “我可告诉你了,阿澈他不会杀人的,”他要是够狠心,也不会被陆松仁给算计成这样了。

    顾思楷还有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就算顾澈真杀了人,他也会让他安然无恙地出去。

    当鉴定的结果出来了,那笔迹是高雅澜的,又结合了方胜男的口供和她手机里的录音,警局在符合相关规定下准许了顾澈的保释。

    当然保释金额创了s市新高,三亿的保释金,禁止顾澈在案件没查清楚之前离境。

    “阿澈,你没事就好,你外婆急的差点晕倒了,赶紧回去看看她吧,”顾思恺望着这个天之骄子的大孙子,已然变得憔悴了万分。

    “爷爷,我没做,不会有事的,”顾澈抱了抱自己苍老的爷爷,“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乖,跟爷爷回家,”顾思恺刚强地红了眼眶,紧紧握着顾澈的手。

    顾澈环视了一周,余光扫到了角落处有乱放的椅子,她没来也好,这个时候的他实在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她了。

    警局外的各路记者把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两位顾先生,请问你们这样是不是枉顾法律,哪有杀人嫌疑犯能够这么快被保释的。”

    “请两位回应一下,是不是觉得有钱就可以践踏法律了。”

    “杀了人,得不到法律的制裁,就不怕一辈子做噩梦吗?”

    …………

    要强了一辈子的顾思恺,哪里允许那些小记者这么践踏顾家的名声,他又要抬起拐杖打人了,被顾澈按住了手。

    顾澈从容不迫地对着镜头宣告着,“我没有杀人,但是我一定会让造成这场悲剧的人付出他应有的代价。”

    上了车的顾澈,只用电话跟外婆还有云姨汇报了平安就去了医院。

    缩在角落办公桌下的乔依然,艰难地被阿壮扶起来了,她喃喃自语着,“他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高雅澜已经出了手术室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方睿霖兄妹守在病房外,还有一个眼睛缠着纱布的老太太和小女孩都在。

    “雅澜怎么样?医生说她有没有生命危险?”顾澈都来不及去管那个老妇人是谁,他望着那安详躺在病床上的女人,他满心都是愧疚。

    是不是他不逼她,不关她,她就不会选择跳楼了。

    方氏兄妹很不乐观地摇了摇头。

    看着顾澈那痛苦不堪的模样还有那随时要离开去找人寻仇的模样,方睿霖拦住了他,“你给我回来,雅澜拿命来保你不受到打击,你又何必去自讨苦吃。好好老实地给我待着。”

    “扑腾”一声,娜姨就跪在了顾澈面前,“大少爷,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雅澜。你千万不能做糊涂事了,雅澜千辛万苦藏着我,就是不想让我成为了陆松仁的旗子。”

    旗子。

    藏。

    这一个个的词他明明听得懂,为什么凑到一起的时候,他又不懂了。

    “大少爷,是我对不起太太,对不起你。”

    他很想一脚把这个恶毒的女人给踹飞了,可是他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人给抽走了一般,他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痛苦地哀嚎着,“妈妈,妈妈。”

    “大哥哥,请你不要怪我奶奶好不好,她已经自首了,她会去坐牢的,”小欣泪眼婆娑地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本子,“这是你妈妈的日记本,一直被我奶奶当宝贝一样放在家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