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决定来个了结-私人婚-
私人婚

第853章 决定来个了结

    明天就是她跟顾澈结婚一周年的日子了。

    原本他们宴请了很多亲朋好友,一起来分享他们的幸福。

    可是现在却变得如此糟糕了,这些都是陆松仁所做的。

    “依然,你吃点东西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喂顾毅,”云姨压制住心里对乔依然的责怪,但语气还是没由得变得生硬了许多。

    乔依然哪里有胃口吃的下东西,可望着那不停黏着她想吃奶的小孩,她还是把云姨端给她的东西全部吃完了。

    心绪不宁的云姨还是忍不住发问了,“阿澈说他没事了,你去找过陆松仁没有,你要他放过我们阿澈。”

    “阿澈还这么年轻,他不能去坐牢的。”

    抹着泪的云姨,恨陆松仁恨得牙痒痒的,但是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木讷的乔依然摇了摇头,又想起了什么一样,就又催着云姨,“我给顾毅备点奶,我再去找他。”

    “好,好,你跟他好好说说,他就算再大的仇恨,也会看在你面子上放过阿澈的,”云姨转身就去清洗奶瓶了。

    慌慌张张的云姨,拿着奶瓶的手都在抖,她不停地把手上的东西给打翻了,一点也没有平时的镇静了。

    “顾毅,你在家里要乖,乖乖地等爸爸回来,”乔依然抱着身子软软的小孩,心里却酸涩的不了。

    手机上没有顾澈的电话和短信,她想给他打电话问问情况,又怕耽误了他处理事情。

    警察说,在高雅澜的电视柜上有着她写的遗书,她在那遗书上说明了,她是因为对顾澈求爱不了,想用一种永恒的办法让顾澈记住她。

    就是因为那份遗书,才让顾澈得以被保释了。

    也是因为那份遗书,让警察怀疑是高雅澜被顾澈逼迫才写的。

    因为现场没有其他证据和证供能证明顾澈没有杀人,所有证据对顾澈都是不利的。

    在高雅澜离世之前,她跟一串奇怪数字的电话通话过,警察查不出来源地。

    乔依然给顾毅备了很多奶,又恋恋不舍地抱着那小孩亲了又亲,她想写点什么留下来,却觉得还是算了。

    这样的她,又怎么够资格当顾毅的妈妈。

    她拜托着云姨,“好好照顾顾毅。”好好把他抚养长大。

    “依然,你放心,我会的,”云姨忍不住骂了起来,“你让陆松仁那个杀千刀的做事凭良心,我们阿澈究竟是哪里对不起他。”

    对啊,顾澈对他那么仁慈。

    乔依然在心里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这件事一定要尽早有个了解了。

    陆松仁的手段,不是顾澈那个正人君子能想到的。

    这次的事情,一定不会是最后一次。

    已经伤心到绝望的乔依然,此刻心里却平静的很,因为很快她就可以让这一切来个了断了。

    乔依然不让阿壮这些保镖跟着她去见陆松仁。

    思来想去,她给沈博文打了一则电话。

    为了顾澈的案子已经忙碌到飞起来的沈博文,望着是乔依然的来电,他犹豫着,还是接了,“你放心,我们正在四面八方的找证据,阿澈不会坐牢的。”

    “好,”乔依然的声音轻轻地,很是空灵听不出一丝的温度。

    现在的沈博文,因为官司的棘手,所有证据对顾澈的不利,还有已经崩溃到边缘的顾澈,他对乔依然的语气也不耐烦了许多,“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乔依然看着路上玩闹的一家三口,她羡慕得不得了,“沈律师,阿澈就拜托你了,我能不能帮他做点什么?我又好像什么也做不了,是不是?”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乔依然会害怕,会不安,也是正常的反应。

    这个人之常情沈博文懂,但是不代表他能感同身受。

    他有些烦躁地说,“官司的周期会拖很久,惹上这种官司对阿澈来说就是人生惹上了污点,你要真想帮阿澈,就拖着陆松仁最近不能出国,阿澈最近和石油大王约定了下个礼拜一在英国签合约。他现在人去不了,我猜测陆松仁会趁机去抢合约。”

    还有些话和怀疑,沈博文有所保留了。

    然而,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了,乔依然只要随便想一想就懂了。

    她哽咽了眼泪,但还是维持着正常的语气,“哦,他是故意的吧。”

    电话挂上后,她望着漫天的繁星,拨通了陆松仁的电话。

    她眼睛里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但声音夹带着无限委屈和难过,“陆松仁,你究竟要为非做歹到什么时候才满意?你为什么要陷害阿澈,现在顾家把我赶出来了,你满意了吗?”

    虽然眼泪流不出来,但她的声音还是创造了痛哭的效果。

    “依然,在哪里,我去接你,他有什么好的,你还年轻,以后会遇见更好的,”陆松仁闭了闭眼睛,摇了摇头,这个女儿还是太年轻了。

    他料到了这样的结局,亏欠这个女儿的,他会慢慢偿还。

    乔依然是自己开着车的,她在等陆松仁来的时候,望着手机上顾澈的手机号码。

    那串熟悉的号码,她很想拨过去,但又怕听到了他的声音后,她就舍不得了。

    “阿澈,你要好好的,好好地把我们的孩子抚养长大,好好地忘记曾经有个叫乔依然的女人,”她吸了吸鼻子,趴在了方向盘上自言自语着。

    去年的现在,她正在苦恼着要怎么求顾澈不取消婚礼,还在跟鸭子先生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可是,今天的现在,她就要跟顾澈彻底说再见了。

    “依然,依然,”陆松仁敲着她的窗,看着她双肩颤抖着,就又绕到了副驾驶室上去了。

    “别哭了,跟爸爸回家去,”陆松仁拍着她的肩,就想把她给扶起来。

    乔依然的呜咽声越来越大了,她抽泣着,“我不要你管,你要怎么才能放过阿澈。你为什么要陷害他?”

    咆哮着的女人,使劲抹着双眼,眼角红红的她注视着陆松仁。

    她多么希冀他能在这一刻改变主意,也就不会有后面的惨案了。

    扶着她的胳膊,陆松仁就要带她下车,“去坐我的车吧。”

    “我问你,你回答我,你回答我,”乔依然反捉着他的手,又冷笑着,“这可是顾澈送我的,我才不要离开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