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一罐汽油和火机-私人婚-
私人婚

第854章 一罐汽油和火机

    “依然,你难道还执迷不悟吗?顾澈和高雅澜早就不清不白了,他们因为情杀又有什么奇怪的呢,”陆松仁抚着乔依然脸上和额头上的伤势,他咬着牙说,“我会让他们加倍还回来的。”

    呵呵。

    这个答案还真可笑,顾澈和高雅澜压根就什么事都没有。

    还情杀,他真不怕他的谎话没有人信。

    高雅澜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威胁自杀这套压根就不能得到顾澈。

    乔依然不回答,她心情低落,气若游丝地对陆松仁说,“我一整天没吃饭了,去吃饭吧。”

    她不让陆松仁开车,坚持着自己开车。

    一路上陆松仁一刻也没闲着,不停逼问着,“他们就那样把小毅给霸占了吗?那是你辛辛苦苦生的孩子,我不会让他们分离你们母子的。”

    乔依然望着那越来越萧条的公路了,她艰难地吐出一句,“慈父上身了吗?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和阿澈好好在一起,就不能让我们一家三口好好地生活,为什么?”

    “依然,你们压根就是不适合,爸爸也是为了你好,”陆松仁一边说着,就一边跟阿黄打了电话,“找几个人去把小毅给我抢回来。”

    “抢?”

    果真是个土匪性格的人。

    “顾毅是我放弃了抚养权,你们这样去抢是犯法的,”乔依然争抢着他的电话,不让他继续打电话了。

    原本绕着笔直线路走的车子,现在已经变成了弧形了。

    眼见着车子都要撞到了树上,但乔依然孑然不顾方向盘了,她用双手去抢着手机。

    顿时,陆松仁就把她给推回了座位,他命令着乔依然,手上也在不停转动着方向盘,“刹车,降速。”

    眼眸中已经坚定了某种信念的乔依然,在动荡的车厢里,她是一点也不害怕了。

    因为,始作俑者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乔依然不降速,反而把油门死劲地踩到底了,她还扯着方向盘乱撞。

    “依然,你是不是疯了,你再疯下去,我们都会死的,你舍得小毅吗?”陆松仁来不及看乔依然脸上是什么表情。

    他一边紧急地打着方向盘,又一边把腿伸到乔依然那边挤走她。

    这黑漆漆的路上,没有路灯,路况也不怎么好,地上像是有无数的小石头一样。

    车子就像是离玄之箭一样飞出去了,车尾都已经上翘了起来。

    那些树枝一下下像鞭炮声打在了车上。

    “哈哈,我没疯,我要跟你同归于尽,这样你就能放过阿澈了,”乔依然痛苦地笑着。

    阿澈,顾毅,你们会记得曾经有个叫乔依然的女人吗?

    当陆松仁回头的时候,就看了乔依然手上拿着打火机跟一小罐汽油。

    几分钟后,“嘭”地一声巨响,这条荒芜的小路上就冒起了熊熊大火,黑烟朝上空不断蔓延着。

    ————

    顾澈的药效醒了之后,他望着他的手脚被扣在病床上了,挣扎过,呐喊过。

    然而都没有用。

    他很疲倦,眼皮子都在打架了,只要一睡着一下,他就会猛然惊醒。

    梦里全是他妈妈惨死的时候,那场大火被扑灭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

    很奇怪,那场大火的场景重现的时候,他脑海竟然也浮现了正对着他微笑的乔依然。

    他不敢睡了,更不敢闭眼了,然而回忆和陆松仁所说的话不停在脑海里回荡着。

    按响了护士铃,赖柏海检查了一遍他的身体,又给他喂了水,这才问,“想吃什么?”

    “放开我,我要出去,”顾澈此时脑子里已经从乱变得开始有某种头绪了,“你们放心,我不会让陆松仁的奸计得逞,我要让他活着受煎熬。”

    他那眯起的眼眸里全是不甘心,还有某种胸有成竹的笃定。

    这样的顾澈是正常的顾澈,赖柏海让方睿霖进来了。

    “你有什么打算,”方睿霖一边打开了锁着顾澈的手铐,一边思虑着有些事情要不要告诉他。

    “我要让陆松仁输了这辈子都爬不起来,”顾澈活动着手腕的关节,他深邃的眼眸里算计着某种晦暗不明的东西,“他这次陷害我,无非就是让我不能跟石油大王签约。我也不会让他去得成功,我手上可是还有着……”

    方睿霖拍了拍顾澈的肩膀,又注视着他那满盘报复计划的样子,“不必了,他刚出了车祸,正在抢救中,大面积烧伤。”

    “车祸?爷爷做的,还是你们做的?谁做的?”

    顾澈有些意外,但只要一想,就能知道了。

    他爷爷曾经都想做掉陆松仁,制造一场车祸,也并不奇怪了。

    至于谁做的,方睿霖没有做声,有些事这个阶段的他不接受会更好点。

    方睿霖回避了这个问题,便把笔记本电脑递给了顾澈,“一大堆连锁反应,有几个大项目需要重新布局了,海乾和dl的股价下跌严重。”

    无数的工作压着他,让他不得不在原地就开始了布置各种应对方案。

    在病房外愧疚地痛哭不止的沈博文,被方睿霖给拖走了,“你现在进去告诉阿澈,你道歉,只会让你自己心里好过。”

    “我真的没想过依然会这么做,我对不起她,”沈博文哪里想得到那个胆小的女人,竟然在车里点燃了汽油瓶。

    “你给我闭嘴,”方睿霖闭眼扶着额头,死死拉着沈博文,“阿澈知道他妈妈真实死因的时候,就失控了,他还能去找陆松仁报仇。现在呢,依然……”

    坚强的方睿霖也低下了头哽咽了起来。

    小小的女人,怎么会做出那么激烈的事情。

    顾澈正想找方睿霖商量一下选择停盘的事情,他听着这边的声响,就跟过来了,也就听到了这些。

    “依然她怎么了,”顾澈也奇怪了,他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乔依然竟然不来找他,也不来看望她。

    “扑腾”医生,沈博文跪了下去,“是我害死了依然,我让她想办法拖住陆松仁,不让他抢了你的合约。哪知道她就……”

    站在一旁的方睿霖,转了个身,只留着背影给他们,捂着嘴,艰难说着,“车毁人亡,汽油瓶引爆了汽车,陆松仁被大面积烧伤,而依然则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她死了吗,”顾澈拎起痛哭的沈博文,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

    :宝宝们,写这张的时候,果汁是边写边哭的。原计划是没打算让依然做这些事的,但是我又觉得她不会坐以待毙什么都不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