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孩子哭了,她会出来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855章 孩子哭了,她会出来的

    第855章

    那瞬间,顾澈都找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你们撒谎,”顾澈觉得这是最好笑的笑话了,他皮笑肉不笑地,拨打着乔依然的手机号码,“依然……”

    回答他的是,那个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顾氏夫妻的感情,方睿霖和沈博文都是见证者,他们的心里也很难受。

    尤其是沈博文,此刻已经肠子都悔青了,他昨天干嘛要跟一个小女人发脾气,他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方睿霖把他扶起来,又挡在了身后,他盯着继续失魂落魄打着电话的顾澈,“依然她……”

    像是很怕听到方睿霖往下说了,顾澈又慌张地给云姨拨了电话。

    “让依然接电话,快!”顾澈咆哮了起来,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微微发抖了。

    此刻的云姨早已经知悉了乔依然的所做一切了,她难以自已地哭了起来,“阿澈,是我对不起你们,是我催着她去找陆松仁,要不是我她也……”

    后面的话,云姨哽咽地说不下去了。

    在云姨怀里的小孩正闹腾着,想要拿云姨的手机把玩,单纯的他什么也不知道,更不知道妈妈已经没有了。

    “扑腾”一声,顾澈的手机掉在了地上,那边云姨的哭声越来越大了,还夹杂着小孩子的咿咿呀呀的闹腾声。

    顾澈垂眸,鹰眸染上了鲜红的血色,他摸着方睿霖的身上,“把你手机给我用用,一定是依然闹脾气了。”

    “明明她昨天还打电话给我了,她一定是气我不回家也不给她打电话,她一定是生气了躲起来了,是不是?”

    方睿霖的手机拨过去,乔依然的手机还是无人接听,他又夺过沈博文的,依旧是无人接听。

    “阿澈,你节哀吧。”

    方睿霖觉得这句话可真混蛋,心爱的女人死了,让顾澈怎么去节哀的。

    “一定没死,依然答应过我,我们还要去找代孕妈妈生个可爱的女儿,她还要给我养老送终,”顾澈踉跄地往楼下跑着,他心里的弦已经乱掉了。

    望着像一阵风跑掉的顾澈,方睿霖愤恨地戳了戳沈博文的头,恨铁不成钢骂着,“非得逼疯他,你才满意吗?大男人,怎么就这么憋不住话。”

    已经无颜面对人的沈博文,头深深低着,“睿霖,你替阿澈打我一顿也好。”

    “谁有空打你,”方睿霖扯着他往下跑着,“你想要赎罪,就赶紧跟上阿澈,他现在遭受了那么多打击,我们跟紧点,小心他出事。”

    当方睿霖和沈博文赶上去的时候,顾澈毫无方向地在停车场按着车钥匙,“咦,我的车呢,我的车呢?”

    偌大的停车场里,却没有他熟悉的车子,全是陌生的。

    一向精明能干的顾澈,此时就像是个无头苍蝇一样,一辆辆车子去扯车门,又一下下失望而归。

    “嘭,嘭,”他用脚踹着身边的车门,想要随便开一辆走。

    方睿霖拉着他的胳膊,才喊一声“阿澈……”就被顾澈打断了,“睿霖,你开车来了没?我要回家去找依然,她最爱生气,也最爱吃醋了,她一定是很生气了。”

    “上车吧,”方睿霖指了指沈博文开过来的车,又搀扶着顾澈上了车,他胡子拉碴的,看起来很颓废。

    一路上,顾澈不停地催促着沈博文的速度太慢了,还一度想在疾驰的车上跳下车跑回去找乔依然。

    这个顾澈,完全已经失去了灵魂一样,方睿霖一路抱着他,用安全带捆着他,才控制了已经失去理智的顾澈了。

    到公寓的是,顾澈都等不及电梯,飞速地在楼梯上疾驰了起来。

    只是一溜烟的功夫,方睿霖和沈博文就看不见他的影子了。

    “依然,依然,乔依然,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乖乖地来开门,”顾澈眼睛酸酸的,但他心里还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她躲在家里跟他置气。

    门只是敲了两声,就被打开了,满脸泪痕的云姨抱着正拿着奶瓶吃奶的顾毅。

    “呜呜……”顾毅看着一身衣服邹巴巴,满是胡茬的男人,就吓得哭起来了。

    “妈妈呢,你妈妈呢,”顾澈捏着那正啼哭小孩的下巴,着急地问着。

    顾毅的头都转不动了,他用奶瓶打着顾澈,又大声嚎哭了起来。

    对着他们主卧的方向,顾澈笑了起来,他捏着顾毅下巴的手,也不由得重了很多,“依然,你赶紧出来,儿子哭了,他哭了。”

    顾毅的哭声越来越大了,他手上的奶瓶也掉在地上,滚了又滚,最后落在了顾澈的脚边。

    若是在平常,顾澈把顾毅给弄哭了,无论乔依然在干什么都会跑过来把顾澈骂一顿,然后就抱着那小可怜好好哄一顿,还会抱着顾毅来捶他几拳。

    然而,空荡荡的房子里,只剩小孩子的哭声的回应了,主卧的门口没在出现那个紧绷着小脸就要开骂的女人了。

    “阿澈。”

    “阿澈。”

    气喘吁吁的方睿霖和沈博文一进门,就激动地喊着他。

    云姨求助着,“你们赶紧来拉走阿澈,他都要把顾毅的下巴给捏碎了,我力气没他的大。”

    “阿澈,你看清楚点,你赶紧放手,你儿子的下巴都快破皮了,”方睿霖发现顾澈是使着全身的力气捏着顾毅的下巴。

    那小孩被捏住下巴的那块肉都已经有血丝了。

    “哇呜,哇呜……”顾毅疼的拳打脚踢着顾澈,然而他像是感受不到一样。

    沈博文和方睿霖两个人合伙才把顾澈的手给掰开了。

    那鲜血淋淋的顾毅害怕地瑟缩在云姨的怀里,他谁也不敢看了,扯着嗓子死劲地哭了起来。

    “老婆,老婆,你赶紧出来,”顾澈站在原地,他不敢去主卧了,他好怕那里也没有她了。

    “阿澈……”云姨已经泣不成声了,她心疼地给顾毅擦拭着伤口,又哽咽地说,“依然,她昨天……一口气给……顾毅挤了两天的……奶……”

    “那孩子是早做了打算啊,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

    云姨抱着顾毅坐在沙发上,抱着那懵懂害怕的小孩大哭不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