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不放过蛛丝马迹-私人婚-
私人婚

第856章 不放过蛛丝马迹

    “你们全部都说谎,是你们把依然给藏起来了,是不是,”顾澈不死心,他又不敢去一个个房间去找。

    他心里很清楚,他的小妻子,每当他回来的时候,她一定会放下手中的所有活计,然后笑靥如花地出来跟他打招呼,跟他喋喋不休说一大堆话。

    他进来这么就,顾毅的哭声还那么不绝于耳。

    却始终没有那抹倩影了。

    “走,我去找她去,”顾澈望了望那仍在凄惨哭着的小孩,看着那茶几长的小奶瓶,他颤抖的手艰难地拿了一瓶放进了口袋。

    在去乔依然出事的那条路上,顾澈比回家的时候安静多了,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奶瓶,抱在怀里,生怕有人来抢一样。

    到了那条出事的小路上,车祸发生的地方,那些茁壮的大树和草堆,还是一副被燃烧过的黑炭颜色。

    那地上轮胎的刹车痕迹还很明显。

    放眼望去,那小路旁的小树有的已经被撞得连根拔起了,那小路前面就是一望无际的田野了。

    “你们赶紧在附近的树堆,草堆还有荷叶池子里去找找,依然一定是晕倒了,她一定还活着的,”顾澈毫不犹豫地就跳进了荷花池子里了。

    “我们依然小时候溺水过的,她最怕水了,她去年掉进游泳池里,还是我救她上来的。”

    方睿霖望着那晴朗的天空,阳光照进他眼里的时候,很酸很涩,他闭上了眼,把眼角里的那几滴眼泪给抹干了。

    “睿霖,我们去把阿澈扶上来,你看他的手臂都被划伤了,”沈博文卷起袖子就就要下去,“阿澈,昨晚今天早上,警察已经在这四周搜寻过了,没有依然,她……”

    “你再说一遍,”顾澈挑眉耸了耸耳朵,他绷紧的脸带着让人呼吸困难的眼眸望向了沈博文,“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这里很安静,远离村落,也远离马路,脸树梢上的小鸟也没有叫唤。

    “我说依然她没……”沈博文想说“依然没有了,死了”。

    觉察到他意图的方睿霖和顾澈拧着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他,尤其是顾澈紧握的拳头砸在水里,溅出了一米高的水花,吓得树梢上的小鸟“叽叽喳喳”叫了几声就恐惧地跑掉了。

    “你是想说依然没死,是不是?”顾澈艰难地扬起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催促着方睿霖,“睿霖,你赶紧告诉方叔,让他帮忙找依然,还有你通知老段没有,他们警方有警犬,依然的奶水给警犬嗅嗅,它们可以尽快帮忙找到她的。”

    兄弟就是这样,就算是知道在做无用功,但是他还是照做了。

    段局长在电话里,对顾澈的遭遇表示了同情,又劝着方睿霖要顾澈早点接受现实好了,“毕竟发生了爆炸,连个尸首都找不到了。”

    这番话,方睿霖的理智是懂得,但是他的感性是不懂得,“我现在要报案,警察是不是不受理。”

    “睿霖,你也冷静点,”段局长狠狠抽了一口烟,又叹气一口长气才说,“昨晚和今天凌晨搜救犬已经在方圆数十里的地方搜救过了,没有。”

    他又极其冷静又残忍地说着,“现场有一条被烧焦了的钻石项链,钻石比人体能耐高温,你说……”

    后面的话,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也说不下去了。

    “你不肯帮忙,我就报警找另外的警局,总有人会愿意帮忙的,”方睿霖心里也懂段局长说的那些,但是为了能安慰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顾澈,他唯有让顾澈做一些这种救援。

    拗不过他们,段局长还是申请了警犬参与搜捕的行动。

    当段局长来的时候,顾澈已经在池塘里湿漉漉染了不少土,他在水里泡了那么久之后,思绪也清晰了很多。

    然而,这次搜捕也是没有收获。

    “不,我的直觉告诉我依然没有死,她一定是躲起来,或是被人抓起来了,”顾澈不死心地朝着那乔依然的车子车轮的最前面看着,他总觉得那地上的车轮胎有可疑,“这些车轮说不准就是带走依然的人留下来的。”

    面对这么细小的新线索,顾澈心里开始雀跃了。

    “乡间小路上的车胎印记很多,这些记号,我们也着手查过,初步判断是摩托车走过的,”段局长望着顾澈突然攀上了他的肩,“阿澈,这里十里八乡的,有很多居民出行是靠摩托车,电动车的。”

    “对,可以找人来比对一下车胎的型号,那样我们就可以缩小寻找范围了,”顾澈紧紧拽着段局长的衣袖,“就是大海捞针,我也要把依然给找回来。”

    段局长沉沉地看着顾澈,又握着他的手,他想说这可能只是徒劳一场,但最后还是答应了,“物证的同仁早已经把路上的车胎印复制回去了,等到有发现的时候,我再联系你。”

    虚弱的顾澈做着嘴型对着段局长就说了谢谢,他们彼此捶了捶对方的心口。

    男人,很多事情不用说出声的。

    望着那些轮胎印记,顾澈顺着那些记号一直走到了头,那些车胎的印记重叠,经过了野草堆,最后分向了各自不同的方向。

    “这里没有监控,更没有目击证人,车胎印记也是分散了四面八方,”这种比大海捞针还要小的几率,又怎么可能找的到,但让顾澈接受乔依然已经不在的事实,只等慢慢来。

    顾澈冷静地点头,又蹲在地上,对着一道车胎印记很认真地看起来了,“睿霖,你看这个车胎印,很粗,又印有几个字母的样子,不像是英文,难道是俄文吗?”

    对这种所谓的证据,方睿霖并没有觉得会是什么大的突破,但是他本着照顾顾澈的情绪,就蹲下去看了,“的确有点少见了。”

    两人认真讨论着的同时,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天空中已经布满了乌云。

    “轰,轰,”一个响雷劈了下来,雨滴就开始“噼里啪啦”地落下来了。

    顾澈反应迅速地从方睿霖的身上抢过了手机,对着那奇怪的文字拍了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