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亿万分之一-私人婚-
私人婚

第857章 亿万分之一

    那闪电和雷,阵仗很大,给人一种迫人的感觉。

    空气里的气压也越来越低了,那天有一种要倒下来的样子了。

    “六月天,娃娃脸,说下雨,就下雨,”段局长抱怨着。

    雨下的太大了,压根就没有办法开动,他们把在大雨中的顾澈给架回了车上。

    众人回到车上避雨的时候,顾澈对着那张拍摄模糊的照片出了神,又不甘心地捶了捶大腿,“刚发现的新线索,如果不是这场雨,一定可以找到依然的下落的。”

    车里其他三人面面相觑着,段局长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被方睿霖比了个“闭嘴”的手势。

    “那你要不要回去关心一下你的小宝贝,你刚刚可是把他的下巴都给卸了,依然回来会跟你拼命吧,”方睿霖转移着话题,希望把顾澈的注意力给分散了。

    “啊?什么?”顾澈显然对方睿霖所说的一切都是在状况外。

    他慢吞吞地回忆着,这才想起来,他刚刚回家了,把顾毅给弄哭了,他淡淡笑了声,“对,顾毅是小宝贝,依然是大宝贝,大宝贝回来的时候,会心疼小宝贝的,她一定会难过的,说不准又不高兴,又要离家出走了。回家,我要回家。”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了,眼眶也越来越红了,他的坚强被什么东西正在摧毁着。

    像是在给他自己加油打气,又像是跟身边的人说,“因为顾毅是早产儿,依然总觉得对不起他,她都不准我大声跟顾毅讲话。”

    说到什么后面的时候,他心里难受地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段局长送顾澈回家的路上再三嘱咐着,“依然还在喂奶期,警犬嗅了拿瓶奶的味道,你们再扩大搜索的区域,一定会找到她的。”

    “放心,我全市大搜查,”段局长承诺着,他也想找到乔依然,然而事实是她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公寓里,顾毅正抱着最后一瓶奶,在学步垫子上玩着,玩很久才喝一口,像是知道以后不会有妈妈的奶水喝了一样,很是舍不得地抱着。

    顾澈一进门,就轻声唤着,“儿子,爸爸回来了。”

    听到声音后的顾毅,赶紧爬回了赖柏海的怀里,他哼哼唧唧地就不让顾澈碰,一碰就要咬他。

    “生气了,”赖柏海把那小孩紧紧护住,又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想埋怨顾澈把顾毅的小下巴差点捏碎了,又觉得这个刚刚死了老婆的男人可怜,他就没好气说着,“赶紧去把你胡子给刮掉,洗个澡,你这样,你儿子怎么可能要你。”

    说完,赖柏海就摸着顾毅的小后脑勺,对着他做了几个鬼脸之后,那小孩才没有那么害怕了。

    趁着小孩没防备的时候,赖柏海笑嘻嘻地站起来,逗弄着他,又让顾澈看到了顾毅下巴上面的伤势,“依然已经没有了,好好照顾流着她血脉的孩子。”

    正想跟自己儿子来个亲密接触的男人,顿时就怒了,“依然没死,她是被人给抓走了。”

    “你自己去医院看看陆松仁成了什么样子,就差被烤化了,依然怎么可能……”赖柏海觉得人活在幻想里,还不如趁早接受真相。

    这种期望越大,只能让以后的失望更大。

    看着顾澈一身戾气恨不得冲上去揍赖柏海的样子,方睿霖赶紧拦住了他,又不停对着赖柏海使着眼色,“阿澈,赖柏海是不知道新线索而已,不跟他一般见识。”

    “我洗澡去,”顾澈闭了闭眼,就朝卧室走了去。

    一进去房间,那里面全是乔依然的味道,他脑海里全是她说话的片段,他甚至都能在床上看见她爬着玩电脑的样子。

    “依然,”可是当他走过去的时候,那里全是一片空了。

    他随意拿了几件衣服就冲进了浴室,他用冷水冲刷着他的全身,强大的悲伤压迫得他终究还是忍不住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越清醒,他就越明白,那汽油爆炸的温度,她只有微乎其微的生存可能,“老婆,对不起,我没能好好照顾你。”

    十分钟后,焕然一新的顾澈出现在大家面前了。

    剃去胡渣的顾澈再次靠近顾毅的时候,小孩子就机灵地认出了自己的爸爸,就伸着手要爸爸抱。

    “想不想爸爸,”顾澈眼眸深沉地望着这个小不点,万一乔依然不在了,这是她留给他最后的念想了。

    不会的。

    她一定会回来的。

    就算只有万亿分之一的可能,他也要耗尽全力去找到她。

    在他怀里肆意撒娇的小孩,目光一直在四周望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妈妈出去玩耍了,过几天就会回来了,”顾澈闭着眼,轻轻吻着他的小额头。

    老婆,儿子还这么小,你怎么舍得丢下她。

    乔依然,你要是敢不回来,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

    那串顾澈觉得有疑虑的车胎印,很是可惜,警局负责采集材料的人压根就没有采集到相关的轮胎印记。

    若不是方睿霖也看见了,段局长都要以为顾澈是太思念乔依然而产生幻觉了。

    照片太模糊了,压根就看不出仔细的轮廓。

    顾澈这才发现自从乔依然出事后,他就没有见到阿壮了。

    按道理,阿壮是一直负责乔依然的安全,难道他也……

    “睿霖,阿壮的家人知道了吗?”顾澈这几天平静下来了,但是他还是不能接受乔依然不在的事实了。

    只见方睿霖摇了摇头,他感叹着,“难道一起……不会的……”

    阿壮当年跟他一起受训的,他们出生入死过很多次,他不相信阿壮不在了。

    顾澈苦笑着,“感同身受了吧。”

    “等等,阿壮身上还会有定位讯号器的,”方睿霖这才想起来,“阿壮去年腿上受伤,有个芯片当时拿不出来,我去查查。”

    定位的信息出来了,是在陆松仁一处僻静的山间别墅里。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阿壮正跟阿黄对峙着,“把太太给我交出来。”

    “你们把我们家小姐当枪使,我还没跟你算账,你还敢来,”阿黄手上拿着一把长长的西瓜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