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 我俩是共犯-私人婚-
私人婚

第861章 我俩是共犯

    “爸,您是什么意思?”顾海峰发觉他有些看不懂这个老父亲了。

    眼见着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转了个身,指着这两个儿子说,“你俩还没有你们的孩子们有骨气,你们俩年轻的时候敢跟我这么叫板吗?”

    两兄弟彼此会心一笑,继续低着头等着挨教训。

    走到顾海峰面前的时候,顾思恺掂量了一下,闭了闭眼眸,叹着气说,“你年轻时候要是有阿澈现在的魄力和心计,我们海乾和顾家,绝对比现在还要兴旺发达许多。你不仅不如你大儿子,你连你那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小儿子都不如。”

    “阿澈和阿谦两兄弟都是爸爸从小把他们教育的好,多亏了您的悉心栽培,”顾海峰逐渐懂了点,这个老爷子是在孙子们面前碰了一鼻子灰,要在儿子们面前找回点自信了。

    “哼,臭小子,我训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嘴了,”顾思恺不高兴地拿起拐杖对着顾海峰的膝盖就是一下,“你老子我还没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乱下跪了。”

    “不敢了,”顾海峰乖乖地应着声。

    老爷子这才舒心地去教育另一个儿子了。

    他嫌弃地批评了一番顾旬的穿作之后,又继续感慨着,“小悦那性子,一看就是我顾家的人,你们两口子赶紧给我搬回来,我要好好跟我孙女享受天伦之乐。”

    末了,他还特意嘱咐着这两个儿子,“你们给我下去把那群兔崽子好好教育一顿,都是些什么玩意,不尊敬老人,还不爱钱。”

    话是不高兴的说辞,但是顾海峰和顾旬两兄弟分明就从老爷子的话里听出了炫耀和得意的意思。

    在顾思恺这个年纪的老伙伴里,那些已经死去的朋友里面,通常那些人在病重的时候,家里就已经开始争夺财产了,那些老伙伴,十个有九个走的时候都是目睹了大家庭的分崩离析了。

    顾海峰是最懂老父亲的了,“爸爸,您的财产想怎么用,我们这些儿孙辈都没有一点意见的。”

    “我同意大哥说的,尤其是我这些年也没能照顾您,更没有在妈妈面前尽孝,我是不该分一毛钱的,”顾旬想起老母亲离开的时候,他还远在他乡,心里就很难释怀。

    最讨厌被人左右的顾思恺抱怨着,“我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瞎操心了,都给我滚出去,闹心!”

    当顾海峰两兄弟朝外走着的时候,顾海峰在关上门那瞬间,还是不甘心,他站得笔直笔直地,一副就算错了,他也要说下去的样子。

    “哐当”一声,顾思恺把拐杖朝他扔了去,“我把你儿媳妇藏起来干嘛,你个老糊涂养了个小糊涂。该查的不查,不该怀疑的瞎怀疑。”

    当顾澈听到自己爸爸的转述后,并没有完全打消对他爷爷的疑虑,而是打算住在老宅里,还可以监视老爷子。

    折腾了一天,顾澈抱着熟睡的儿子,躺在了他在老宅的房间了,他侧着身子望着顾毅那小小的脸庞。

    儿子的五官是随他多点,但那股子傻乐傻乐的憨劲是跟乔依然一样的,尤其是那张嘴巴,嘴角还微微上翘,什么时候看见都会觉得心情很好的样子。

    对着那小嘴,他轻轻啄了啄,那小孩挥着小拳头推着骚扰自己睡觉的人。

    “儿子,是怪爸爸还没给你把妈妈找回来吗,只要你太爷爷不藏起妈妈,爸爸一定会给你找回那个笨到死的妈妈的。”

    ————

    第二天,当阳光洒落在市区的一套公寓的时候。

    乔依然懵懵懂懂地揉了揉眼皮,睁开了眼睛,房间里有些吵。

    电视机上正播放着新闻,“dl集团总裁顾澈涉嫌某杀著名设计师高雅澜一案,有了最新的进展,有一架网络公司的直升飞机在拍节目的时候,拍到了高雅澜坠楼的瞬间,是她自己跳楼自杀,并不是顾澈谋杀,但是究竟伤者跳楼之前两人爆发过什么争执,或是其他的感情纠纷,我们不得而知,但本台还是会一如既往地为您锁定更深层的内幕。”

    “阿澈?”乔依然睁大了眼,坐了起来,她望着电视上的时间,她已经昏睡过去四天了。

    其间,她也是有短暂醒过来的,但吃了那些不认识人送来的饭菜后,她就浑身乏力,只想睡觉了。

    那天车祸的场景还一幕幕在她脑海里一晃而过了,她很很清楚地看见了那些事情的发生了,她很后悔当时给那个人机会去残害陆松仁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她对着门口死劲敲击着,没有人回应她,房间里也听不到任何的声响,她心里闪现过一个欣喜的念头,她望着那窗口,想着从那里爬出去。

    然而,当她完全打开窗户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

    楼下的车鸣声,明明就很清晰,可是那地上的人却只有蚂蚁那么大,她得到腿发着抖。

    放眼望去,也没有可以保护她爬出去不摔死的障碍物。

    “依然,你总算醒了,太贪睡了,我已经做好了午饭,一起吃吧。”

    她顺着声音的来源望了去,离她不远处的阳台,白海正笑得灿烂望着她。

    “白海,你杀了人,你一定不会逃脱法律的制裁,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乔依然当时的确是想跟陆松仁同归于尽,然而她下不了狠心点燃汽油,甚至害怕汽油泄露让陆松仁死的死骨无存了。

    白海邪肆地朝乔依然眨了眨眼睛,“依然,我俩是共犯,难道不是吗?”

    她在买汽油的时候,还买了瓶差不多大小的饮料,那瓶汽油她在上车之前就丢掉了。

    她想着车祸总能够拦住陆松仁的,而且她车子的安全气囊很不错,一定不会让陆松仁丧命的。

    当时,她打算用那瓶疑似汽油的饮料吓唬吓唬他好了,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白海突然出现了,他把她给拉出去了,还丧心病狂地把汽车的油箱给打开了,那样还不止,他还把他摩托车上的备用油瓶丢进了车里,走的时候还对着车里仍打火机了。

    那么触目惊心的“砰砰”声,她到现在都忘不了,是她亲手害死了自己的亲生爸爸。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