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他不会找到你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862章 他不会找到你的

    凝着乔依然那微湿的眼睫毛,白海消失在他的阳台上了,他转身就去了乔依然的房间。

    随着那房门打开的瞬间,乔依然就想往外面冲,她才不要跟一个魔鬼待在一起。

    “依然,你就这么心急往我怀里来吗?”白海故意挡着乔依然的去路,使得她就是那么巧撞到了他的怀里。

    这是继那天白海从车祸现场带走她之后,他们最近的距离了。

    乔依然条件反射地就往后退,然而,她的腰已经被白海给搂住了。

    头顶上是白海那欣喜与悲伤交织的眸光。

    他身上是不同于顾澈身上那股子的清冽薄荷味,而是很厚重的须后水,乔依然觉得不怎么好闻,“你松开我,你别以为你抓了我,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阿澈一定会找到我的。”

    好想顾澈,还有他们的孩子。

    当时想跟陆松仁同归于尽的时候,她都不敢去想那两父子,太在乎他们,那时候只会让她下不了狠心。

    “哈,啧啧,”白海轻蔑地笑了笑,“他们都已经以为你死了,顾澈不死心来我家里找过你,结果也没找到,哈哈。”

    “找过我?你是不是把他带错地方了,他怎么可能会看不见我,”乔依然心里滑过一丝欣慰,然后就开始哇凉了。

    白海又怎么会让顾澈找到她呢,毕竟她是目击证人,她一旦自由了,白海就危险了。

    把乔依然所考虑的一切了然于胸的白海,讪讪地笑着,“你跟陆松仁的关系,能作为呈堂证供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别觉得你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他已经没有多少底气了,如果顾澈都不来找她了,那么她又要如何摆脱现如今的囚禁呢。

    只把乔依然的不甘心,当做她自欺欺人的话语,随便她挣扎好了。

    心情颇好的白海,牵着乔依然的手带着她就往餐桌走了去。

    这个公寓的面积不大,是一眼就可以望到所有的构造,只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但里面的装修还是很讲究的。

    乔依然正瞄准大门的时候,她感受到她的手被白海给松掉的时候,她就只想打开那扇门赶紧跑出去,

    跟白海这么残忍的人在一起,她不觉得她能一直活到回家。

    “别做白费功了,”白海从厨房里拿出了他准备的西餐,“过来尝尝你最爱的奶油芝士意面,这是我做的最好的菜。”

    压根就只想逃离这里的乔依然,压根就没有听他说话,只是着急地想去开门。

    那道复杂门锁的门,她好不容易连踹带打地打开了,然而,千辛万苦打开的门,那外面却是一道墙,压根就出不去。

    睨着乔依然那站在那里不断跟门和墙置气的样子,他觉得很有意思,很久他的家里不曾这么热闹过了。

    “哐,嘭”的声音是一阵高过一阵的踹东西的声音。

    白海由得乔依然在哪里继续发着神经,他端着那叠热气腾腾的意大利面就朝她走了过去,用岔子缠了一圈面,就要往乔依然的嘴里送,“味道如初,你赶紧尝尝吧。”

    “我要回家,谁要吃你这种恶心的东西,”乔依然没好奇地就打翻了那盘面,“这是人吃的东西吗?只有猪才会吃吧。”

    那乳白的奶油溅得白海脸上和身上都是,乔依然见到他的脸色也变得阴郁了,她有些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

    “这是婉仪最爱吃的东西,”白海用手帕擦了擦脸,又掐着乔依然的脖子,“要不是你跟婉仪有那么几分相似,我会让你活着吗?嗯?”

    瘦弱的乔依然,双脚也脱离了地面,她只觉得眼皮很沉,喉咙很紧,她艰难地反击着白海,然而她的手连碰到他都不容易。

    “你……你……逃不掉的……”乔依然微弱的声音响起。

    看着她脸上那毫无血色的样子,白海把她扛回房间把她又给反锁了起来。

    ————

    距离车祸发生的一星期的时候,陆松仁总算清醒了,他身上多处烧伤,已经进行过植皮手术了,但还有一些地方,暂时还不适合手术。

    当他苏醒的那刻,就让医生把阿黄给找来了,“白海抓了依然,去救她。”

    “老大,小姐那么对你,你还要找她干嘛,她心里眼里就只有顾家的人,”阿黄望着陆松仁呼吸都困难的样子,替陆松仁喊着委屈。

    没什么力气的陆松仁,说话多了,就困难,他眨着眼皮,又艰难地摇着头,手指不停地朝阿黄指着门外的方向,督促着他赶紧去。

    阿黄不听,直到医生给陆松仁全部检查了身体后,被陆松仁艰难地拿着杯子砸,阿黄才去。

    然而,他在出病房门口的时候,迎面就看到了风尘扑扑的顾澈过来了。

    “咳咳,”陆松仁干咳了几声之后,直到阿黄看到他,他这才艰难地用视线指了指顾澈,又闭了闭眼睛。

    阿黄明白了那是陆松仁不想让顾澈知道乔依然的下落。

    顾澈在场,阿黄生怕他会对陆松仁不利,就驱赶着他,“你害死了我们小姐,现在还想害死老大吗,你给我出去。”

    稳如泰山的顾澈,依旧站在原地,他只是抬起手推开了阿黄,那力道却使得阿黄撞得摔在地上,艰难地揉了揉腰才起来。

    像是知道顾澈要问什么一般,陆松仁闭上眼,老泪纵横着,眼角里还滑落了两行清泪,“依然,化成了一摊灰。”

    “你狡辩,是你把她给藏起来了,”顾澈把他从病床上拎起来,那氧气罩也滑到了一边。

    没有氧气的供应,陆松仁明显就气短了许多,他依旧艰难地说着,“你把小毅给我,那是我们依然的孩子,我可怜的女儿二十几岁,就死了。”

    死了。

    不可能,顾澈生气地把他又给摔在了病床上,“你最好祈祷依然是活着的,要不然你必死无疑。”

    陆松仁的那几滴泪,又会有几分真呢。

    就算全世界说乔依然死了,他也不相信。

    见顾澈摔门而走,陆松仁被阿黄伺候戴上氧气罩子之后,就又督促着阿黄赶紧去找乔依然。

    很快,医生才来,阿黄就让其他手下看守在外,他一个人飞驰而走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