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那块地方不是住所-私人婚-
私人婚

第863章 那块地方不是住所

    顾澈出门后,就一直守在一个空病房里,候着阿黄。

    见阿黄那般行色匆匆的离去,他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是有了乔依然的下落。

    鉴于阿黄是个反侦察能力极佳的人,顾澈并没有马上去跟踪,而是让段局长记录下他的行驶区域和路段,他让保镖乔装打扮成了的士司机一直跟踪着阿黄。

    “阿澈,阿黄像是知道我们会跟踪一样,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绕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子,”段局长在办公室看着监控跟顾澈通着话。

    顾澈不急,他反倒是觉得很多事情已经有了眉目,“他对陆松仁那么忠心,这时候不守在床边尽孝,却在路上兜风,一定有古怪。”

    而阿黄一直在白海常住的公寓附近兜着圈子,他还没想好白海会把乔依然藏在哪里,也没想好要如何一举攻下白海,找到乔依然。

    他最后把车子停在一个百货公司里面了,又租了一套网络公司的衣服,找了几个人跟他一起上楼了。

    到了白海的公寓,迎接他的是白海家的保姆,“请问你有什么事?”

    “你好,我们是网络公司的工作人员,”白海和那个真的工作人员出示了一下工作牌。

    白海用帽檐压低了头,由那名真的工作人员交待着,“我们公司要求我们在年中的时候,检查一下每个用户家里的网络线路,因为我们公司最近爆出了贪腐的丑闻,上一任董事长贪污了不少原料费,他以次充好,那批有问题的电缆,波及的范围很广,你们这栋公寓也在涉及范围内,所以我们需要检查一下。”

    那保姆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我们先生不在家,你们改天来。”

    眼见着,那门就要关上了,阿黄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了机会,他递了一个机器给那保姆,“请帮个忙,用这个机器在家里的墙上走一遍就行了,机器会把消息反馈回去的。我们今天要是完不成这栋楼,会被扣工资的。”

    阿黄虽然长得凶巴巴的,但是低声下气说话的时候,也让人不好拒绝了。

    “对啊,大姐,我们不进去,这样您就不怕您家的先生怪罪您嗯,”那小伙子嘴巴很是灵活,又侧着身子想走,“到时候别家的都换成好的了,就这个屋子的线是旧的,是你们自己放弃检修和换新的,到时候上不了网事小,我听说那以次充好的材料可是不防火的,这要发生个火宅,那就吓人了,大姐,您赶紧给我签个免责书吧。”

    那年纪略大的保姆不经吓,就同意了,她拿着那机器在墙上走来走去的时候,阿黄就在外面感受着那机器的信号。

    “滴滴”,那机器显示有人的信号了,但是那信号的范围却是已经超过白海家的范畴了。

    应该就是白海的邻居吧,难道小姐不在这个地方吗?

    那她又是被藏在哪里了呢?

    在阿黄悻悻地下楼钻进货车的时候,他才上车,后背就被人拍了拍,“有什么发现,白海还没回来,你怎么不多搜查一下?”

    这个声音很熟。

    而且还是个让他有些反感的声音,阿黄直接反手扭着那碰他手的人,“滚下去,这是我的车。”

    “阿黄,聪明人不说糊涂话,”顾澈着一身黑色休闲装,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

    阿黄直接跟租车公司打着电话,“我把地址发给你们,你们赶紧来收车。”

    眼见阿黄就要下车了,顾澈眼尖地拎着他,又掏出了白海家所在的那层楼的户型图。

    被迫看见那户型图的阿黄,他觉得刚才那信号发射的地方,很是可疑,“这里是什么意思?”

    “在白海的上一层楼和下一层楼这个地方都是有个小型的花园,而白海这层楼的花园则是在相反的方向,你指的这个地方在户型图上是个类似于天井的地方,这里只有管道那些,属于公摊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没有人住?”阿黄心里忍不住毛躁了起来,他又拿出了网络公司的布线图。

    那网络公司的图上显示,那个地方是有走网络线路的。

    “小姐?”阿黄冲动地就要再次冲上去,可被顾澈给按住了手,“等我查清楚这房子的前世今生再说。”

    “等你查好了,白海都要起疑了,他那个人疑心很重的,”阿黄有些烦躁不安了,他刚才怎么就没有破门而入呢。

    斟酌着,顾澈便和阿黄一起下车了,又让人在白海回家的路上设置着障碍,他又托人查着白海楼上邻居,让人做着一切准备。

    阿黄这次冲动地就要闯进白海的家,顾澈死死拽着他问,“你会撬门吗?我们从楼上楼下分头入手。”

    对这些,阿黄是驾轻就熟的。

    楼上那家没人住,需要撬门,楼下那家的人见顾澈愿意付打扰费,他们也同意了,但表明了,出现问题就要他负全责。

    当顾澈和阿黄从楼上和楼下分别到达天井位置的时候,压根就没有看到任何门窗的地方,只有一堵违规建造的墙。

    “依然,依然,”顾澈让阿黄跟他一起踹着那堵墙,这不是堵承重墙,也不算太结实,却也不是一下子能踹断的。

    正窝在床上抱着头恐惧着该怎么回去的乔依然,听到了墙被震动的声音了,她以为是白海又要来了,她警惕地抱着那床头的灯,当做武器捍卫着自己。

    然而,仔细一听那声音又不是从白海离开的方向发出来的,而是从她这个公寓的洗手间发出来的。

    “是不是有人在?”乔依然惊喜地又嚷着,“救命,救救我,我被人囚禁了。”

    隔壁的邻居,总算回来了,她又大声喊叫着,还用手做拳头死劲地捶着那墙。

    “依然,你在里面吗?”

    是她心心念念的顾澈声音,她激动地都流出了眼泪,她大声咆哮着,“老公,我在,我在。阿澈,我在这里。”

    害怕他听不见,她又从厨房把菜刀拿过来,对着那墙上一下下砍着,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