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喜极而泣的大营救-私人婚-
私人婚

第864章 喜极而泣的大营救

    那一声声的“咔咔”声,混杂着一个女人凄惨又兴奋的叫喊声,让顾澈和阿黄在那端欣喜不已。

    越是到了胜利的节点,越是要保持冷静。

    控制了在外的白海,顾澈担心白海会有人在这附近埋伏,就大声吼着一墙之隔的乔依然,“给我放下你手上的东西。”

    “我要出去,”乔依然一心只想出去。

    因为墙的阻挡,她只听得到顾澈在说话,压根就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于是她拿着那菜刀,重重地对着那贴着瓷砖的墙上,一下下砍着。

    此时,顾澈电话寻找着帮手,阿黄也急的不得了,那密不透风的墙上,连个孔都没有。

    耗着白海的那边,也发来了预警,“车流不能一直控制住,他差不多十分钟就要回去了。”

    “就不会多多设置路障,再不行,假演一场车祸,再不然就给真的撞他车,不会这些小伎俩,还需要我教吧,”顾澈语气特别不好地训着电话那端的人。

    一旦白海回来了,事情就会变得刺手。

    他让阿黄守在这里,他去找这里的住户借了锤头,然而一般住户家的锤头都很小,压根就凿不开墙。

    那端的乔依然见过了这么久,还一点音讯也没有,她好怕顾澈也遇上了麻烦,被白海伤害了。

    “老公,你还在吗?”

    顾澈也扯着嗓门回应着她,他揣着那厚厚的墙壁,“乔依然,你给我老实点,别乱动。”

    当顾澈叫来了手下带着拆墙的锤头,一行人把那墙壁给推到的时候,就看到了乔依然正随着墙壁的坍塌也摔倒了。

    “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让你别乱动,别乱跑,”顾澈怒吼着乔依然。

    她手上还一直拿着那菜刀,手背上还有着血迹,那脸上的伤痕让他的心里更加的自责了。

    “老公,你来了,”乔依然也顾不上他的训斥,就扑进他的怀里,“我以为我从今往后都见不上你了。”

    女人兴奋和后怕的嘤咛声在他耳边不断响起。

    扶着重获新生的乔依然下楼的时候,他们迎面遇上了白海。

    不等他们开口,白海那眼眸只是隐藏他的不甘心,就又恭喜着,“呦,总算找到你老婆了,是谁那么会藏呢?”

    顾澈单手揪起白海的领口,“别以为你做的事情,没人知道,就凭你囚禁依然这点,也够你进去坐几年牢了。”

    “eon,阿澈,没凭没据,你奈何不了我的,”白海既然敢做,就不会让他自己又后患的,“我觉得你弄混淆了很多点,究竟救命恩人,还是囚禁。”

    转而,他又戏谑地望着乔依然,“不知道故意谋杀罪会判多少年,依然?”

    “我感谢你帮我报仇了,弄死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不是很high,很兴奋,哈哈哈,”白海嚣张地做着口型瞪大了眼睛,对着乔依然夸张地做着“嘭,嘭”的样子,就是要让她想起那天的爆炸场景。

    “你畜生,是你杀死他的,是你点燃了汽油,我压根就不想他死,不想他灰飞烟灭的,”乔依然崩溃地就从顾澈的怀里冲出来,只想跟这个白海拼命好了。

    那个亲生父亲,就算再作恶多端,那也是给她性命的人,她不能原谅她自己,所以就把满心的愤慨都发泄在白海的身上了。

    “我打死你,打死你,”乔依然的力气很虚弱,她就只能拳打脚踢着他。

    “依然,我们回去,我会让人好好教训他的,”顾澈把乔依然打横抱起,又让保镖留了几个下来收拾白海。

    他们的车子逐渐远去了,望着白海一个人单挑着那群保镖,乔依然愤恨地握着拳头敲着窗户,“就是他,杀人犯,赶紧要人抓他,抓他。”

    顾澈抱着她的腰,轻拍着她后背,安慰着,“陆松仁没死,烧伤住院。”

    没死?

    乔依然很是不敢相信。

    她着急地就回过神问他,“我明明就看见白海把我车子的油门打开了,又把他摩托车的备用油缸点燃了,你是不是安慰我,故意骗我的。”

    她刚从鬼门关回来,不曾问过年幼的孩子,至始至终就是陆松仁的死活。

    人之常情,但在顾澈心里他还是有点吃味,他把视线瞟到了窗外,“你觉得我会希望陆松仁是活着的吗?”

    虽然是反问句,但是他的答案是呼之欲出的。

    乔依然片刻安静了起来,又见到顾澈凝重的脸色,试探地问着,“高雅澜醒了吗?这一定是陷害……”

    “乔依然,难道我们的儿子在你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吗?那是在你肚子待了那么久的生命,”顾澈只要想起那车祸现场,全部人说她已经死了,甚至他没头没脑找她的时候,也不止一次怀疑她是不是已经在人世了。

    “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我们的儿子一岁还没有,你就……”

    就算她现在在身边,但他也还是后怕地不得了,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然而那通红的眼睛里,再也憋不住眼泪了。

    提到那年幼的儿子,乔依然也只剩下满心的愧疚了,“对不起……”

    “你好狠心,你不要我跟儿子了,”顾澈抬起胳膊对着她的后背脑袋屁股,就是一顿抽打,“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就是舍不得你们,我才在最后的关头,丢掉了我买的汽油瓶了,我狠不下心来跟陆松仁同归于尽化成灰……”

    “说,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做这种傻事了,不好好教训你,你是不会乖的,”顾澈是真的下狠心在打她。

    夏天本来就穿得单薄,那重重的巴掌落在乔依然的身上,就像是被鞭子抽打一样。

    疼在她身上,也疼在他们的心里。

    “我不敢了,呜呜……”乔依然很疼,但是她不敢叫痛。

    直到顾澈看到她胳膊上,出现了那一道道被他抽打的鲜红色的手指印,他才松手。

    这时候也到了医院,他拉她下车,“陆松仁在三楼的加护病房。”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公,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乔依然冲上去从后环着他的腰,“对不起,我不是不要你们,是我真的很怕陆松仁再不停地陷害你,我……”

    他望着天空,把眼泪给倒回去之后,又语气薄凉地道,“以后别添麻烦。”

    随之,就一把推开了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