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不止她一个人愿意为他死-私人婚-
私人婚

第865章 不止她一个人愿意为他死

    “阿澈,”她还想跟上去,然而就看到了顾澈回眸时刻的那份阴鸷。

    乔依然便不敢上前了,她就只好站在远处,看着他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了。

    而快速逃离她视线的男人,跑进洗手间,随着那冷水浇在脸和手的触觉,他这才觉得人没有那么暴躁了,再鞥谈待一起,再多听她那愚蠢用的解释,他真的会打死她的。

    好不容易把她救回来了,他刚才究竟是在做些什么。

    想到她胳膊上那鲜红手掌印的样子,他就自责得不行,自言自语道,“疼到骨子里,她总该会学乖吧。”

    一阵冷水的冲刷,他也冷静了下来,打电话吩咐着,“把小少爷,给到医院来。”

    最近几天都忙着去找乔依然,压根就没来医院看过高雅澜,还不知道她的病情怎么样了。

    待他低着头沉思走进病房的时候,小护士银铃般地声音兴奋说着,“高小姐,你男朋友可是在你昏迷的时候衣不解带的照顾你呢。”

    这个小护士看着俊男靓女的搭配,只觉得养眼。

    高雅澜否认道,“我们不是……”

    “雅澜,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顾澈身体虽然疲倦,但人还是尽量保持着活力,他坐在病床前,摸着她额头,看她吃力地想坐起身,他便扶她起来了。

    她的腿现在还使不上力,他看到她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她自己的腿时,顾澈安慰着她,“迟早会站起来的,别急。”

    “阿澈,我不急的,你也不要有愧疚,”高雅澜心里刚才闪现过一秒钟的念头,要不要用这个腿伤的原因缠上顾澈好了。

    或许是他那句“迟早会站起来的”的劝慰,又或许是在她苏醒过来的这两三天都没见到他,她就知道了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不如乔依然的。

    能为他死的女人,不止她一个。

    这时候,顾毅也被人抱了过来。

    看到那可爱的小孩,高雅澜心里的那股子阴霾也消散了不少,她朝顾澈伸出了双手,“我可以抱抱他吗?”

    “没问题,”顾澈把顾毅往高雅澜手里放,但是顾毅小朋友一点也不给面子地哭了起来,“哇,哇……”

    措手不及的高雅澜,赶紧把顾毅还给了顾澈,又悻悻地说,“他像是知道我是谁一样,好像很讨厌我。”

    “你抱那么紧,他透不过气,当然会哭了,”顾澈站在一旁又细心教她怎么抱小孩,那小孩不会哭闹。

    “唔……唔……”活泼的顾毅看到这个陌生的阿姨,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还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甜笑。

    “太可爱了,等阿姨出院了,就给顾毅小宝宝做衣服穿好不好?”高雅澜轻声细语说着。

    并不懂她说了什么的顾毅,倒是很配合地眨巴着眼皮,像是在答应着,“好。”

    那颗寂寞孤独伤感的心,顿时就觉得被安慰了起来。

    门口,不知不觉地就多了一个人,乔依然过来是想代替陆松仁来道歉,顺便关心一下高雅澜的伤势。

    但是看着自己的儿子被高雅澜抱在手里爱不释手的样子,又看着顾澈对着她望着高雅澜和顾毅,那样子的画面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三口一样。

    她躲在玻璃墙边,偷偷瞟着他们。

    “雅澜,你当时为什么要跳楼,究竟陆松仁用什么威胁你了?”顾澈始终都想不明白,高雅澜那天跳楼说的什么意思。

    正在逗着顾毅的女人,手指微微顿了顿,又继续维持着轻拍顾毅后背的动作,“阿澈,我不想要你对我抱歉,同样我也不希望你继续继续调查了,能不能答应我?让我这两条腿牺牲的有价值,好不好?”

    那些录像带,被他看见后,那后果她不敢想象。

    十五年前,她认识他的时候,那般颓废的少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她知道这些年,他并没有从当年母亲的突然离世种走出来,那伤痕就像是刺长进肉里了,表面上没有什么,但实则是让他越来越难以忘记了,甚至只要外人提起,就有一种日久弥新的感觉了。

    梨花带雨的高雅澜,单手抱着顾毅,另一只手死死拉着顾澈的衣袖。

    她在心里心疼着顾澈,然而这一切落在顾澈眼里,就是她对腿暂时站不起来的哀痛。

    “雅澜,你一定会站起来的,我已经让赖柏海给你联系到最好的医生了,你只要好好配合,就好了,”顾澈伸着手环着顾毅,微微弯腰轻拍着她,“别怕,你一直都很坚强的,是不是?”

    “阿澈,你不要有愧疚,我已经接受了我下半辈子坐轮椅,”高雅澜拉着他衣袖的手改为抱着他了,“因为我坚强,所以我能好好接受现实。阿澈,你别太执着于有些事情了,那会影响到你现在的生活的。”

    病房外,乔依然也难过不已,看着那个正年轻又才华无限的高雅澜就那么可怜巴巴地躺在病床上,那病房里还有着她的轮椅。

    一个女人得多爱一个男人,才能心甘情愿地受到别人威胁去死。

    她觉得她对顾澈的感情,是不如高雅澜的,尤其是在她和顾澈这种上一代还有着解不开的恩怨。

    离开高雅澜的病房后,乔依然顿时就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天下之大,似乎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

    脑海里却不和适宜地浮现了顾澈搂高雅澜入怀的画面,明知道那是出于同情的拥抱,可是她心里却扩展出了无数的可能。

    因为她的鲁莽,亲生父亲面临着至少两次的植皮手术。

    心情压迫的女人,不顾保镖的阻拦就要坐的士而走,“我想一个人静静,别跟着我。”

    她的手才握上的士把手的时候,只觉得后脊椎一凉,下一瞬,她的肩膀就被人给往后扯了。

    只见,顾澈掏出了几张红票子,让司机走了,就又挑了挑眉头,眼里没有一丝温度,只有愤怒,“我今天才跟你说的,你都听不进去吗?谁准许你瞎跑的。”

    “把太太和小少爷送回公寓,没有我的允许,她不许出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