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并没有大难之后的温馨-私人婚-
私人婚

第866章 并没有大难之后的温馨

    重新回到妈妈怀抱的小孩,就像个饿狼一样,隔着衣服咬着乔依然就要吃奶。

    “宝宝,你怎么瘦了这么多,”乔依然心疼地抱着他看了又看,摸着他那受伤的下巴,眼泪就止不住了。

    她也没法想象她要是万一真不在了,她的儿子会被好好的对待吗。

    当时怎么就会那么想不通呢。

    “去车里给儿子喂点奶,他这几天吃不了别人的奶,一吃就吐,奶粉也喝不了,每天就少点喝了点粥,”顾澈拖着乔依然就上了车。

    瞧着乔依然那不断的眼泪,顾澈心里也很不好受,他脱下西装外套遮住了乔依然和顾毅,方便她喂奶。

    让他失望的是,乔依然不给顾毅喂奶,还把孩子放顾澈怀里。

    转过身,抹着眼泪就要下车,说,“我先去去医院。”她不确定白海给她下过什么药,那药会不会残余在她体内,会不会对孩子有事。

    “乔依然,你眼里除了有陆松仁,还有其他人吗?”依照乔依然那对陆松仁的愧疚,她回去看他,也是预期中的。

    但是顾澈就是受不了她把陆松仁置于所有人事之前。

    “不是这样的,我……”乔依然忙不迭地想解释,却被顾澈挥手打断,“不必了,你走吧。”

    “阿澈,你误会我了,”乔依然看着顾澈的态度也不怎么好。

    想着他刚才去看已经双腿不能正常走路的高雅澜,他心里自然是对陆松仁有气的。

    “你做的事情能让人不误会吗,”顾澈疼惜地望着吃不上奶,就要哭的小孩,命令着乔依然,“不想喂奶,就走,别惹得孩子哭。”

    “阿澈你们回家等我,好不好?我很快就会回去的,”乔依然觉得现在不是个很好解释的机会。

    顾澈对她好像有很多的埋怨。

    不给她任何回答,顾澈让司机上车把车给开走了。

    她觉得有股微妙的变化在两人之间蔓延着。

    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乔依然就回去医院了,自从她意识到白海在饭里放了让她嗜睡的药,她就没有在吃过他给的饭,最多只吃水果。

    那些水果,她也没办法确定就是健康的。

    拜托了赖柏海,她只等了两个小时,就等到了结果,体内已经没有了药物残留,可以母乳喂养顾毅了。

    ——

    顾澈那边很想赌气地把顾毅继续送回老宅子,让她吃点苦头,看不到儿子,给她点教训。

    可那讨厌的司机就是把车给开回了公寓,他不情不愿地不愿意下车,“我有说回这里吗?去老宅子。”

    司机小黄不解了,“顾总,太太可是回来了,她……”

    跟顾澈和乔依然亲近的人也都知道乔依然跟顾思恺的关系不好,乔依然是不会轻易回去顾家老宅的。

    “吵死了,小少爷睡着了,你给我消停点,”顾澈抱着那满脸泪痕的小孩就回了公寓。

    已经获悉乔依然还活着的云姨,早就把家里收拾地焕然一新,听到门铃就笑脸兮兮地去开门了。

    可是当门打开的瞬间,却只看见了顾澈两父子,她就不悦地撇了撇嘴,“孩子妈呢,去哪里呢,赶紧带回来啊,这么多天,她去哪里了啊,吓得我是没有哪天能睡着的。”

    “她啊……呵……”顾澈自嘲地笑了两声,就眼眸黯淡了。

    把他们两父子给迎进去之后,云姨想去给乔依然打电话,却是关机。

    “阿澈,你到底是怎么了,依然下落不明的时候,你是比谁都着急,可是你现在这态度怎么这么奇怪,又跟她吵架了吗?”云姨跟进跟了进去,又好言相劝着,“我知道你恨陆松仁,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忍一忍。”

    “云姨知道你心里堵得慌,也很难咽下心里那口气……”

    现在不是他愿不愿意忍,而是她压根就不愿意回来。

    连轴转了一星期的顾澈,也是没怎么睡过觉,他也很困,慵懒地掀着眼皮,轻声说着,“云姨,让我休息会。”

    急得坐立不安的云姨,不知道该找谁去找乔依然的下落,思来想去就给方睿霖打了电话。

    那端的方睿霖直接就亲自把乔依然护送回去了。

    一路上,赵馨茹抱着乔依然看了又看,感叹着,“妞,你要是再敢做傻事,我第一个不放过你,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想出那招车毁人亡的戏码,你是不是脑子少跟筋啊。”

    这个赵馨茹也是不留情面地直接在敲她脑袋,打她胳膊,当她看见乔依然胳膊上那些红色手指印时,“你被白海关起来的时候,他打你了啊,难道他想……”

    碍于方睿霖在场,赵馨茹把那隐藏的话变成了哑音,又上下左右观察着乔依然。

    “不是你想的那样,是顾澈他生气我做傻事,他生气掐的,”乔依然摸着那些被拍红的地方,还是会觉得疼。

    “该,打死你都该,”赵馨茹心疼地吹了吹,又感叹着,“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就他不放弃找你,他带着人去白海家,他爷爷家搜了个遍,求着他爷爷交出你,为了你都给老爷子下跪了,气得老爷子当场就要取消他的继承权。”

    看着赵馨茹眉飞色舞讲着那些,她心里除了感动,还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他就是她的城墙,无论外面多危险,他都会把她护起来。

    回到家的时候,顾澈睡着的呼吸声有些厚重,乔依然摸着他眼底那些乌青,心里特别难受,眼泪又忍不住想掉落了。

    闻到妈妈身上奶香味的小孩,就兴奋地朝乔依然伸着胳膊,那双小短腿就一下下踢在了顾澈心脏上。

    “小坏蛋,让爸爸好好睡,”乔依然勾着身子抱着他起来,俯身经过顾澈的时候,她忍不住吻了吻那薄唇。

    就算她在那场车祸中丧命了,似乎也值得了,这个男人的确值得女人用性命去保护。

    几天没吃到妈妈食堂的小孩子,毫不客气地吞噬着奶,以往吃饭爱闭眼的小孩,生怕自己妈妈再次不见一样,抓着她的小拇指,紧紧盯着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