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流淌着平淡的爱-私人婚-
私人婚

第870章 流淌着平淡的爱

    “人家想你嘛,”乔依然适时地傻笑着撒娇,就要让他怀里撞。

    无奈,正在涂药的男人,一点也不怜香惜地推开了她,“涂药呢,不疼了吗?”

    这几天因为她的失踪,他觉得他整个人很是反常,随时都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没轻没重地在她身上招呼了几下,没想到会留下这么深的痕迹,也难怪云姨会想歪了。

    “当然不疼啦,”乔依然甜甜地答着,又温柔缱绻地望着他,脑袋凑过去,就想吻他,“有老公牌看护,当然就不疼啦。”

    跃跃欲试想吻他的想法是昭然若揭了,他故意躲着她,又嫌弃道,“几天没刷牙了,口臭死了。”

    “亲一下,再去洗,”乔依然见药已经涂完了,更加肆无忌惮地缠着他,干脆就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天没见,但两人是经历过生死的离别,对彼此的想念,也很澎湃。

    她像个灵活的蛇一样在他身上造次着,她的嘴才要吻到他薄唇的时候,他掐着她腰再次警告着,“下次再干这种傻事,我是不会去找你了。”

    “人家知道错了嘛,”乔依然跪在他腿上,双手合十扮着可怜。

    “想我吗?”顾澈抱着她就回了房。

    想我吗,三个字,他的声音是饱含着无尽的思念与兴奋。

    乔依然吸了吸鼻子,趴在他肩头上,软软地回答,“无时无刻都想你,甚至是你想你骂我的时候,想你不理我的样子,最怕想到以后见不到你的情景。”

    被关起来的那几天,她的思绪也一直混混沌沌的,那时候她以为她是在过孟婆桥,她不愿意忘记有顾澈的回忆。

    直到后来彻底清醒后,她就无比的后悔,后悔做了这种蠢事,一点讯息也没有留个他,很怕以后天人相隔了。

    “你好狠心,小坏蛋,你都不要我了吗?”顾澈也很后怕地抱着这个跟稀世珍宝一样宝贵的女人。

    “怎么可能不要你,现在就要你,好不好?”乔依然破涕为笑地开始吻着他的耳坠。

    没多久两人的气息都不稳了,才倒在那床上的时候,她猛地推开了顾澈,“老公,我要去洗澡。”一股子馊味,她自己都嫌弃了她自己。

    “你是故意玩我吗?”顾澈又把她塞进怀里,那狂厚的手掌在她薄薄的衣服上攻城略地地滑过。

    刚才她那股子死劲撩他,撩到他全身都沸腾了,她却突然要走,简直就是欠揍。

    “讨厌我身上那股子汽油味,”乔依然拍了拍他的手掌,又啄了口他的下巴,“反正人家的胳膊也涂了药,自己是没法子洗澡了,老公,你难道不觉得浴室更刺激一点吗?”

    “你的矜持呢,”顾澈扛着那轻飘飘的女人就往浴室去了。

    “咱们两口子需要那玩意吗?”乔依然就那么抱着他的胳膊,由着他把她放在了那盥洗台上。

    她胳膊上涂过药,给她洗澡就有些困难,怕那些水溅在她红肿的地方,于是他拿着那喷头调低了水温轻轻地清洗着她那白嫩的肌肤。

    她身上还有着大大小小的已经结壳的伤痕,他疼惜地抚摸着她腰边一串伤痕,又忍不住责怪着,“当你老公是死的吗?你觉得那点小事会难倒我吗?不怕跑得慢点,火烧死你吗?”

    “现在陆松仁那个样子,你又心疼地不得了,你当时怎么就脑子转不过弯来。”

    “老公,我错了,”乔依然觉得他的训斥都听起来那么温温柔柔的呢。

    “你让我怎么找都要留陆松仁一条命,你自己又对他下死手,你是不知道杀人要偿命,还是活腻了,”顾澈拿着喷头对着她的脸狠狠地冲刷着,“把你给冲清醒好了。”

    “哈哈,”乔依然不由得觉得顾澈像个无助的小孩子在抱怨着,她眼巴巴望着他,一本正经说,“你就不怕我把我脑子冲进水了,我以后会更加的混沌吗?”

    不知道是她的话起效了,还是他给她洗澡的步骤应该到下一步了。

    很快,那喷头就离开了她的脸。

    给她洗澡,受罪的人是他。

    她穿着衣服的时候,他还能不管不顾地要她,可给她洗完了之后,看着她身上那些被车门砍青还有被划伤的地方,他也只好抱她回去之后,冲了好几遍冷水澡。

    待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响起了她的鼾声了。

    他在阳台上抽着烟抒发身体火焰的时候,云姨直接没敲门就进来了。

    “不好了,阿澈,依然,”云姨很是着急,声音又大。

    顾澈连忙“嘘”地赶到了房门口,扶着云姨就出去了,“怎么了?”

    “顾毅估计是哪里不舒服,现在哭得都没力气了,”云姨心疼地不得了,又不时换着手抱着那拧着眉的小孩,“叫上依然,我们一起去医院吧。”

    “我们去就好了,她才睡着,”顾澈看着那脸蛋惨白的儿子,心里也是很急,但他还是沉稳地回去换衣服,才送顾毅去医院。

    似乎只要乔依然在,他的世界就算发生多大的事情,都是很平静,也很容易去解决的。

    医院里,儿科医生摸着顾毅那圆鼓鼓的肚子,又笑着问顾澈和云姨,“孩子的妈妈,是不是犯错了,不敢一起来?”

    “什么意思?”顾澈挡着那医生继续按压顾毅的小肚子了。

    那医生每按一次,那小家伙就泪眼婆娑地低呜着。

    “吃多了,新手妈妈的通病,由着孩子吃,”儿科医生笑着摸了摸顾毅的小脑袋,又劝慰着,“时候按量吃点药,他晚上就安生了,但是以后一定要注意别给小宝宝吃多了,孩子小,肠胃消化能力有限,吃太多,消化不了,就挤在那小小的肚子里,受罪的是他。”

    医生又嘱咐着顾澈晚上回去给顾毅多揉揉肚子,拉上几次就好了。

    第二天清晨,乔依然是被一股臭味和小孩的哭声吵醒的。

    “儿子,哭什么了,是不是饿了,妈妈来了,”乔依然连眼睛都没睁开,就光着脚跑出了卧室。

    :回td103820409的疑问,关于几天不喂奶,就没有奶的疑问,我是咨询过我胜过孩子的朋友,她们说只要不是断奶,小孩吸吸还是有的。

    感谢大家这么多天的陪伴,不知道还有多少朋友是当时第一批读者,无论你们什么时候遇见的果汁,我都爱你们哈,今晚有每周一包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