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积极面对-私人婚-
私人婚

第87章 积极面对

    拎了几袋子衣服回了家,乔依然又马不停蹄跑去超市买菜,她的护夫大战就要开始了。

    结账时候路过收银台的时候,那琳琅满目的各种避孕套,她捂着脸每一款都拿上了一盒,超市里的人太多了,她不好挑选,只得回家慢慢看哪些是赵馨茹说的。

    临近晚上,超市里排队的人也不少,男收银员诧异地扫着乔依然的货物,排在乔依然身后的人群瞅着收银员手上不停拿着避孕套刷着条码,躲在后面笑。

    这个男收银员也是个年轻人,他瞧着乔依然斯斯文文的,小脸发红的害羞模样,想必是第一次买这种东西,便好言提醒着,“美女,这些型号有大有小,你要不要退掉一些。”

    “不,不要。”乔依然用披散的长发挡住了脸,她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身后排长队的人还打趣着,“年轻人,晚上爱惜点身体,少买点,我们都等着结账回家呢。”

    乔依然那在众目睽睽之下买过这种东西,更没被人这样调侃过,她咬着牙,看着那堆成小山一样的盒子,不知道该退些什么,周围无数看热闹的或大声或小声议论着。

    “他男人身体可真够好的,那么多,得用到猴年马月去。”

    好丢脸的感觉,乔依然转身朝后面的人,不好意思地说着,“公司开发新产品,要我们收集市面上所有款式,耽误大家结账了,不好意思。”

    她觉得她的呼吸都不是她自己的了,实在太丢人了,她真想弃这些套而走。

    见乔依然压根没有退货的打算,男收银员也只好低头继续扫着码,于是收银台上,一个低着头的长发女人,和一个被议论声涨红了脸的男收银员。

    出了超市,乔依然的呼吸总算正常了,她把那些惹了众多争议的套放进了她专门带来的布制购物袋里。

    在她路过上次那两奇葩女人议论臆想顾澈地方时,她下意识地瞄了瞄四周,很想对那两个奇葩女人说,“我今晚就七次给你们看。”

    这种大胆露骨想法的女人,乔依然觉得她都不像她自己了,为什么遇上有关顾澈的事情,她就变得完全不像那个胆小的她了,胆大到让她自己都咋舌。

    跟顾澈表过白,还主动吻过他,下午还明目张胆让内衣专柜的店员给她拿最大胆的内衣和睡衣,现在居然还买了一大袋子套。

    疯了,疯了,她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她自己。

    晚饭,顾澈没回来吃,乔依然打电话给他,“老公,要我给你送晚餐去公司吗?”

    “我过会就回家。”顾澈淡淡地说。

    隔着电话,乔依然仿佛都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薄荷香,她心里既紧张又甜丝丝的,“我等你。”

    愿意回家就好,她就当着今天早上那一切没发生过。

    老公要回家,身为老婆的乔依然手忙脚乱地洗了澡,换上了今天买的那种若隐若现手感极佳的睡衣,最后又担心顾澈接受不了,就又套了个浴袍在外面。

    在顾澈的人生里,还没有谁会专门给他等门。云姨虽然一直住在西郊别墅,但也不会特意等着他,而是过着她恬淡的生活,他回去,她便招呼好他。

    而在乔依然这里,他发觉被人等待的感觉不错,甚至有一种久违了家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暂时不愿想起那些疑点了。

    顾澈才进公寓,就闻到了笑喷喷的菜,看见了满脸娇俏笑容的小女人。

    女人踮着脚吻了他脸颊一口,伸手要去接他手上的公事包,顾澈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疏离地说,“不用了,我先去洗澡。”

    “那我给你放洗澡水。”乔依然缩回了手,一双小手挽着男人的胳膊,散开了浴袍的带子,把她自己紧紧贴着男人的胸膛。

    她浴袍里面虽然穿着睡衣,但那睡衣在灯光下几乎是透亮的,柜员说那睡衣的手感极佳,男人摸了那样质软的睡衣,会忍不住更进一步亲密。

    “嗯。”顾澈慵懒地应着,他的小妻子是在卖弄风情吗?

    不怀好意的男人,搂住女人的细软的腰,大手不停往下滑动,惊得乔依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耳根都红了半截,小手下意识地想推开男人,但马上又把她自己往男人怀里靠了靠,“要我陪你洗澡吗?”

    “不用。”顾澈垂眸望了望怀里娇滴滴的小妻子,跟她一起洗,只怕明天早上都出不来。

    他吻了吻乔依然的耳垂,立马就感受到怀里的女人抖了抖。

    只是一个吻就害怕不已,这个小东西还敢学着勾引人。

    等着顾澈吃完饭,乔依然收拾好碗筷之后,又重新把她自己喷的香扑扑,还顺便把房间也弄得香喷喷的,赵馨茹说过得营造氛围。

    乔依然只留了卧室一盏昏暗不明但足以照明的灯,她脱掉了浴袍,后背对着卧室的门口方向,她睡衣的后背是镂空,柜员说那个镂空的后背是这件睡衣的精髓部分。

    不知等了多久,乔依然都有些昏昏欲睡了,只听见“嘎吱”一声,随后床就往下沉了沉,顾澈回来睡觉了。

    “老公。”乔依然顿时睡衣全无,她脑海里乱糟糟的,对接下来的事情很期待也很害怕。

    她的身体因为紧张绷得紧紧的,牙齿也有些打颤,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脑海里不断告诫着她自己,“不要怕。”

    等了一会,顾澈并没有碰她,再次留给她一个背影,乔依然咬了咬牙,伸出小手覆上了男人的身体,“老公,你是不是好累?”

    “有点。”顾澈思绪有些杂乱,他把玩着乔依然的小手。

    下午跟乔依然在马路上有说有笑的中年男人苗庆,是一个信贷公司的老板,这个人暗地里就是一个放高利贷的庄。

    根据策划讹乔致远的那批人的说辞是,他们也是收了苗庆的钱,替苗庆办事而已。看样子乔依然和苗庆像是相识已久,这让他不得不多想。

    顾澈翻了个身,搂着身边的女人,漫不经心问着,“今天见过什么人没有?”

    “见过馨茹。”乔依然很自然地回答着。

    但又想起顾澈今天去过赵馨茹的公司,她害怕顾澈以为她跟踪他,立马补充着,语气有些激动,“就跟她在楼下的星巴克吃了几块蛋糕而已。”

    “再没见过其他人了吗?”她为什么要这么激动,是想隐瞒什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