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印记骨髓的东西-私人婚-
私人婚

第872章 印记骨髓的东西

    “没有,”乔依然躲闪着她的注视,又咬了咬唇说,“我就在病房外看到过,我不敢进去看她,我怕……”

    不等乔依然说完,高雅澜就打断了她,“是不是怕她开口跟你要你心爱的男人,你无法拒绝,是不是?”

    这个问题,乔依然并没有想过,具体来说是她故意不去想,她如实告知,“我不知道。”

    心如明镜的高雅澜替她回答了,“你是不愿意去想,你在不停地回避,因为你有顾毅,顾澈不会轻易地就跟你分开。但是我跟方睿霖之间什么也没有,况且我们也只是协议恋爱,没几天,我们也该分道扬镳了。”

    “早就告诉过你,要就真真的恋爱,搞什么契约恋爱,”至今乔依然对他们这种不靠谱的契约活动很是不认同。

    很快,乔依然又觉得不对劲,她质问着,“你这不算是什么秘密吧,说吧,究竟有什么秘密是不能让顾澈知道的。”

    边说,她还故意往后看了看自己的老公。

    那冷峻的男人衬衣袖子挽起着,正坐在顾毅的学步垫子上跟他玩耍着。

    赵馨茹把她给扭回来继续看星星之后,又说,“我找人给我打了促排针,我想在跟方睿霖分手之前,怀上他的孩子。”

    “什么?为什么要打那种针,那会破坏人体原本的内分泌的,”乔依然不解了,既然要分手,还怀他孩子干嘛。

    “姑奶奶,你小点声音行不行?”赵馨茹闭着眼睛把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说,“宝贝,我发现我真的很爱方睿霖,爱到我受不了以后我的生活里没有了这个人。”

    这样的赵馨茹哪里还有一点,以前那种为爱走天涯,什么苦什么难也不怕的样子了。

    作为他们这段感情的见证人,乔依然果断地说着,“我感觉到睿霖哥也是爱你的,你自己不要太悲观了。单亲家庭,你觉得那是你孩子想要的结果吗?”

    这个好姐妹,看起来再怎么精明又如何,还不是遇到感情不停地犯着糊涂。

    这些乔依然所考虑到的问题,赵馨茹早就已经想过很多次,她笃定地说,“这我都不是事,就算我跟他真的在一起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分手了。我不想让自己成为被选择的对象,我只想到时候潇洒的离开。”

    留个最美好的背影,可以给他纪念一辈子就最好了。

    作为一个新进妈咪,家里还有老人帮衬着,还有着尽职的家庭医生,这些常常都让乔依然觉得带一个孩子是件特别难的事情,她抛除感情的因素,单纯从体力和心力上给赵馨茹劝解着。

    然而,等她细数完那些,甚至连那晚顾澈守着顾毅照顾了一晚上,不停换尿布的事情都说完了。

    可一点也没有打消赵馨茹坚定的念头,她信心十足道,“这些的困难和劳累,都不抵不上孩子一个笑脸,是不是?”

    答案是肯定的,但乔依然选择了缄默,她不愿意好友去做这种对自己不利的事情,“馨茹,你有没有想过,睿霖哥那样子的家世,会让他的孩子流落在外吗?与其怀他的孩子东躲西藏,倒不如好好把握他,跟他结婚。”

    如果一切可以这样,也挺不错的。

    可是事与愿违,赵馨茹勾了勾唇角才说,“我早就料到你会这样的,所以我可能会在未来的某天,带着我那未出生的孩子远走他乡了。”

    望着乔依然一副恨不得翻白眼的样子,她拍了拍她的脸颊说,“我不是要你同意,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而已。我打算以后带着我的孩子远离我现在的一切,去国外定居。”

    一系列的规划倒是很清晰明了。

    乔依然算是看出来了,她这是蓄谋已久,也听不进去别人劝了,她叹了口气,抱怨地说,“你的未来里都没有我,你怎么就这么狠心。”

    “地球是圆的,我们终究会有见面的那天,”赵馨茹安慰着这个泪腺发达的小女人,“替我保守秘密了,我就让我女儿给你当儿媳妇。”

    乔依然虽然被赵馨茹嘱咐了很久不再顾澈面前露出破绽。

    可他们这一走,乔依然就憋不住了,她直接地问着顾澈,“你打算怎么安置高雅澜?”

    其实,让方睿霖彻底死心的做法,就是顾澈娶了高雅澜,然而,乔依然自己是十分不乐意的。

    “照顾她一辈子,但是不会娶她,”顾澈也没有遮掩,直接如实地告诉了她。

    可看她一点也不高兴,甚至还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他取笑道,“你舍得让你儿子叫别的女人妈妈吗?”

    当然是舍不得了。

    乔依然突然发现,她压根就没有问过高雅澜为什么会自己跳楼,“老公,为什么大家都说高雅澜是为了救你才自杀跳楼的,陆松仁他用你什么弱点要挟她了吗?”

    这几天去看陆松仁,见他说话也困难,她也没想过要问。

    准确说,他们父女只要一谈到顾澈就会吵起来。

    “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顾澈也很好奇,但他不想违背了高雅澜的好意了,“看样子,陆松仁还挺遵守承诺的,但是我现在没事了,我觉得他迟早会爆出来。”他也更不想告诉乔依然,他妈妈的死是与陆松仁有关的。

    经历过这一遭遭的事情之后,乔依然也不觉得意外了,她只好劝顾澈好好注意安全了。

    “最近我会很忙的,公司挤压了很多事,可能会经常不回来,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只要想起娜姨的话,他就不敢去看乔依然,甚至抱着顾毅的时候,也会觉得对不起他妈妈。

    他也想去恨乔依然,甚至冷她一段时间,可是她那时候突然就车祸了,在她生死未卜的那段日子里,他满心只想把她给找回来。

    有些痛,只要不提起,并不代表就不疼,也不会就那么被隐藏了。

    夜深了,顾澈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看着乔依然发来让他注意休息的短信,他没回。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他都没时间去整理他的情绪,甚至是差点让他忘记妈妈的死因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