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章 让她难受的疏远-私人婚-
私人婚

第873章 让她难受的疏远

    到了第二天,乔依然去看望陆松仁的时候。

    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你究竟是用什么威胁高雅澜自杀了,你知道吗,人家好好一个姑娘,现在腿走不了路了,你开心了吗?”

    陆松仁的胳膊现在是用绷带绑着的,脸上的烧伤不算多,但也是有些狰狞。

    尤其在他眯眼,眼眸里放射出阴鸷眸光的时候,就越发让人害怕,“顾澈不要你,还有爸爸照顾你,别怕。”

    都已经这样了,还想着要她跟顾澈分开,还真是够执着的。

    乔依然用棉签沾了水,涂在他干涸的唇上,“我跟顾澈很好,不牢你费心了。”

    “怎么可能?”陆松仁问完,就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的大礼看样子顾澈是还没收到。

    顾家那些人潜进他的住所,还火烧了那里,不就是要找回录像带吗。

    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个年代,复制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你这人简直是病的不轻,我是你亲生女儿,不是你仇人,你怎么就这么见不得我好,”乔依然有些没底气地说着,她又不忘解释和道歉着,“我当时并不是真的想你死,我就像让你没时间去加害阿澈罢了。”

    “我哪里知道半路杀出个白海了,你怎么就满世界竖仇敌。”

    成天就是叫嚷着要报仇,却在不知不觉中也成了其他人报仇的目标了。

    陆松仁问了问白海的近况之后,就以很困了,要乔依然先走了。

    她离开医院之前,还专门去买了果篮,但算去看了看高雅澜。

    同时,她想去碰碰,会不会方睿霖也在,期待着探探方睿霖的口风,最好是他有跟赵馨茹结婚的打算就好了。

    她满心都是赵馨茹说的那些要打促排针生孩子,都忘了在窗口瞄瞄方睿霖在不在,就那么敲了敲病房门,听到了“请进”的允许,她就进去了。

    “高小姐,你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乔依然抬头的时候,想着她究竟是要笑,还是保持哀伤的表情比较好。

    “你怎么来了,”是熟悉的男人声音。

    乔依然抬头就看到了顾澈,她眼里闪过一丝喜悦,开心地叫着,“老公,你也在啊。”

    “我好多了,阿澈也陪了我大半天了,依然,谢谢你的果篮,”高雅澜看见乔依然的时候,笑得有些挑衅,“最近多亏了阿澈开导我,日夜陪着我,要不然他,我可能都活不下去了。”

    她心里不禁忍不住坏心思想着,如果爆出那年的秘密,乔依然和顾澈是彻底会完蛋了吧。

    本来,高雅澜是为了顾澈才受伤,顾澈照顾她也是应该的,可是他干嘛那么生疏地望着她。

    甚至对高雅澜那番挑衅的话也无动于衷的。

    顿时,乔依然有点觉得自己多余了,她在心里责怪着她自己,是她多心了,谁能腿残废了,还心情阳光的。

    “应该的,毕竟你重伤了,就算是不认识的人,鼓励的话也是要说的嘛,”乔依然委婉地表达着她的不满,又朝着顾澈身边走了过去。

    她用胳膊肘拐了拐他的胳膊,算是证明她靠近了,只见他茫然地看着她,便问,“雅澜需要休息了,我们走吧。”

    乔依然又跟高雅澜寒暄了一下,就跟着顾澈走了。

    “老公,你最近工作很忙啊,那你一夜没睡,要不要回家睡会,还是我们先去吃午饭啊,”乔依然心疼地就要去摸他眼角的青色。

    男人以拿出手机要打电话,来回避着她的触摸。

    在她靠近的时候,他会不由得想起陆松仁和娜姨说的话,脑海里全是他妈妈离世前的那些眼神呆滞胡乱发脾气的画面了。

    顾澈以为他可以跟乔依然经历过大难之后,可以如以前。

    但现实就是如他爷爷所说的那样,会恶寒,会不断地想起妈妈。

    看到她的笑脸,他没有以前那般觉得温暖,现在是有种沉重的感觉。

    乔依然趁着顾澈打电话的时候,投币买了杯速溶热咖啡。

    等着他讲电话的时候,她不断地吹着那还冒着热气的咖啡。

    正在讲电话的顾澈,突然就夺走了他的咖啡,扔进了垃圾桶,“你还在喂奶,是怎么当妈妈的。”

    “我,不是我喝,我是想……”给你喝的,乔依然好笑地望着他解释的时候,却已然发现他早就转过身继续打着电话了。

    见他不高兴,她便把解释的话吞进肚子里了。

    被他夺走热咖啡的时候,那滚烫的咖啡都溅到了她的小拇指,烫烫的,很快就红肿一片了。

    看着他很忙的样子,她便对着他背影说了句,“我去去洗手间。”

    待她走了不到两秒,他就收线,看了那杯被他扔进垃圾桶的咖啡,想了想,最终他还是走了。

    现在的他,看见她的时候,会很自然地带入,这是杀母仇人的女儿。

    明明在她回来的那两天,一切都很正常的,或许是那两天太过于忙碌了,忙到他的大脑都忘记了思考。

    乔依然用冷水冲着手的时候,收到了顾澈的短信。

    “公司有事,我先走了。”

    她很想回,你好好忙,我可以每天来帮你看高雅澜的。

    可又觉得高雅澜不会想看到她,就删除了那短信,最后是什么也没回。

    她昨晚给他发信息,他什么也没回,今天见到她,也是那么的生疏。

    “唔……”乔依然心里生出了很多负面的情绪了,她望着那镜子里眼红红的女人,她觉得很没出息,就背对着镜子依靠在那洗手池上。

    他们之间的感情,终究是抵不过上一辈的恩怨情仇。

    或许,车祸的时候她死了,也不会忍受逐渐会跟顾澈越走越远的现实了。

    这晚开始,乔依然就不再给顾澈发信息了,她不是傻子,她能感觉到他对她那种疏离。

    可是抵不过想他的心思,总会待在医院等到他来看高雅澜,然后在病房外,远远看他一眼,就会离开。

    乔依然在医院时间待得时间是越来越长了,而且每隔一会,就会暂时离开。

    这样的日子过了五天之后,陆松仁让阿黄去一谈究竟了。

    他了然于胸地说,“白海一直在你身上能看到他死去未婚妻的影子,你被他抓去了这么多天,顾澈很难不会怀疑你早就不洁了。”

    “他说过会相信我的,”乔依然否认着,可心里却忍不住警醒了起来。

    她自从回来后,顾澈甚至连她嘴都没有怎么亲过,更加亲密的事情也没有做过,两人最亲密的时候还是他给她洗澡的时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