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对他已经失望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874章 对他已经失望了

    “你现在见他一面,还要去别的女人病房守株待兔等着,这样的婚姻形同虚设,你又何必折磨你自己,”陆松仁心底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始终是恨不起来。

    他觉得乔依然那场车祸,都是受顾澈的指使。

    乔依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反问着,“一开始的时候,你都没看出我跟婉仪会有相像的地方,你把我当乔志远的前生女儿,就证明我跟婉仪长得并不像。你说的只是借口罢了,阿澈他很忙,我不想打扰他。”

    陆松仁轻哼了声,“总之男人很介意头顶上的帽子,尤其是绿色的那顶。”

    为了让乔依然感同身受般,他直接也豁出去了,“不妨告诉你,乔志远当时的车祸就是我故意的,因为我很你妈在跟我的时候背叛了我,那时候我以为你是乔志远的种。”

    这种痛果真让乔依然触动很大,她的脸色直接就黑了。

    久久瞪大眼睛,不说话。

    直到她看到他那得意的表情,她气得牙痒痒的,“陆松仁,我真恨不得用被子捂死你。我也不妨告诉你,在我心目中,乔志远就是比你重要。”

    气呼呼的乔依然,直接就丢下了陆松仁,离开了这栋烧伤住院楼,朝着普通病房跑了去。

    养大她的爸爸究竟做错了什么,居然要遭受到陆松仁如此歹毒的回报。

    她妈妈不知道他当年是死是活,改嫁又有什么不对,为什么陆松仁要让全世界都过得不舒坦了。

    “爸爸,”乔依然猛地发现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乔志远了。

    她眼角泛着红,低着头跑着,连电梯也来不及等,就要去乔惜梦的病房,爸爸他一定在那里。

    寂静的安全楼梯里,只有着上面下来的人的沉稳脚步声和她细微的抽泣声。

    听着楼梯上有人往下走的“哒啪”声,乔依然不由得缩了缩头,又用长发遮住脸,她不愿意被人看见她着哭哭滴滴的样子。

    当下楼的人跟她在同一阶层的时候,她能感觉得到那人的注视,就把头偏到了角落里,她便加快了速度朝上跑着。

    “给我下来,”男人很是不满的声音呼之欲出。

    乔依然满心只想见到乔志远,压根就没有在意你那话是对谁说的。

    顾澈深呼吸了一口气,又闭了闭眼眸,像是在隐忍着什么,朝着乔依然的方向嚷了声,“依然,我在这里。”

    她几乎每天都会去高雅澜的病房外碰运气看他一眼,渐渐地他也知道了。

    同时,他心里也矛盾着,他不是不想她,只是他还没有调整好要如何面对害死她妈妈仇人的女儿。

    乔依然的脚步顿了顿,她泪眼婆娑地朝声音的来源处望了过去。

    “哦,你好,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她很快就把噙满眼泪的眼睛偏倚了过去,但是脚像是不听使唤一样就是挪不动步子了。

    她死里逃生也回来半个月了,可他就最开始的那一两天回过家,这之后他就不再回去了。

    站在原地的顾澈双手插着口袋,故意没去看她,眼睛是盯着脚下的路,“别再去雅澜的病房了,她需要好好休息。”

    “你放心,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去了,”乔依然用手抹干了眼泪,又说,“毕竟我是陆松仁的女儿,没有人会想要见到我,我是去看我妹妹的,不是去妨碍高小姐养病。”

    像是不满意他只在乎着高雅澜,乔依然一边艰难地挪动着步伐,一边冷笑着说,“怎么这么巧,我妹妹也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跳楼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多看看她。至今惜梦都是昏迷不醒,不知道是死是活。”

    是啊,横在他们之间的事情,又岂止陆松仁,还有她妹妹呢。

    乔依然扶着额头,有气无力地扶着栏杆朝上跑着,直到她撞开那层楼的门,她也没再听到他走路的声音了。

    这一刻,她才发现她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以为只要相爱,就没什么难关不能渡过的,可她望了,不是所有人都跟她目标相同的。

    乔惜梦的病房里,乔志远果然在,他给正在沉睡中的小女儿活动着手关节,“惜梦,你妈妈今天早上去山上求签了,那个大师说,你会醒过来的,叫我跟你妈妈别放弃。”

    “看样子,爸爸得给你去买点漂亮衣服了,你看看你现在都长胖了,以前的衣服肯定是穿不了。”

    “爸爸,我去给惜梦买,我给她买最新款式的小洋装,”乔依然进来的时候,步伐也轻了许多,生怕吵醒沉睡中的妹妹一样。

    看到了许久不见的爸爸,乔依然心里很是高兴,但高兴之余,她又有点惭愧,爸爸已经花白了头发。

    乔志远带着慈祥的眼神看了看乔依然,用眼睛指了指他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来。

    “惜梦,姐姐来看你了,开心吧,”乔志远把乔惜梦的手递到了乔依然手里,“跟你妹妹说会话,那天我跟你妈妈谈到你车祸的事情,我们以为你死了,我们在哭,你妹妹也掉了几行泪出来,医生虽然说不能代表你妹妹一定会醒过来,但至少说明她对周围的事情都有感受了。”

    这个消息对乔依然来说是最近这混乱日子里最值得庆贺的消息了。

    她把乔惜梦的手用双手紧紧握在手心里,望着那已经比以前胖了许多的妹妹,她笑着哭说着,“惜梦,姐姐一定要发奋去努力工作,我要赚很多很多钱,等你醒来的时候,我就带着你去扫货好不好,我再也不会嫌弃你喜欢的衣服和包包贵了。”

    两父女说了会心里话,乔志远一再嘱咐着乔依然,“依然,松仁哥变成这个样子,你肯定是夹在中间最为难的了。我没立场让你怎么做,但是我想说一个人到年老了,身边没有个端茶倒水的孩子,是很可怜的。”

    言毕,乔志远叹息地看了看那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儿,像是预测到他老年无孩子能依赖的画面了。

    “不会的,他不会,您也不会的,”乔依然又不忘嘱咐着,“您还是离陆松仁远点,他那个人危险性太大了。”

    从乔惜梦病房出来后,乔依然朝赖柏海办公室走着,她想问问她妹妹的情况。

    才推门而入,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高雅澜和顾澈。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微笑着对赖柏海说,“我改天再来,赖医生,你忙。”

    视线,并没有再落在顾澈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