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尘封一切-私人婚-
私人婚

第875章 尘封一切

    看着乔依然那决绝,把顾澈当不认识人的样子,高雅澜和赖柏海都看出了异样。

    还是高雅澜率先出声了,“阿澈,我要不要出去跟依然解释一下,你只是和赖医生劝我做手术?”

    说完,高雅澜就开始拨弄起了轮椅,但在转身的那瞬间,就被顾澈给按住了。

    “我们继续,”顾澈把她的轮椅转正了,使她继续正面对着赖柏海。

    赖柏海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说,这样子的局面,或许是最好的吧。

    一门之隔的走廊上,乔依然从赖柏海办公室出来后,就飞快地走着,像是很怕有人追上来一般。

    但在转角的时候,她不由得停下来,静静听着她刚刚走过来的路,有没有人会走过来。

    终究,没有那抹熟悉的身影。

    眨巴了湿润的眼,她就离开了这栋楼,又不情不愿地回到了陆松仁的病房里。

    “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陆松仁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心里很清楚乔依然和乔志远的秉性。

    他们不可能放任病床上的自己不管。

    乔依然讪讪笑了笑,又目不转睛盯着陆松仁的眼睛,读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别人在想些什么又如何呢,她觉得她自己在想什么都不清楚,“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我以后会还你的。”

    这个开场白说出来后,乔依然的思绪突然也就大开了,“惜梦可能后期会需要更加庞大的医疗费,她已经对外界有感知了,我想给她再加强治疗,但是我没有什么钱。”

    当下,她便低下了头望着自己的脚尖。

    她好穷,穷得连自己妹妹的医药费都是花着顾澈的钱,她又如何在他面前要那一文不值的骨气。

    “你们离婚,顾澈都不给你赡养费吗?”陆松仁见她情绪不佳,心里有些开心,他们总算要离婚了。

    就算他们现在跟离婚也没有多大差别了,但乔依然内心里还是很排斥“离婚”这两个字的。

    她抬起头,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又给陆松仁喂着水说,“你觉得你这样对顾家,他还会给我一毛钱的赡养费吗?那150亿,算是我帮你骗来的,你难道不该分给我一点吗?”

    妹妹的治疗费不能断,万一跟真离婚了,要跟顾澈抢抚养权,她必须得有钱才行。

    “哈哈,果真是我女儿,”陆松仁听到了病房外阿黄像是在与人争执着什么的吵闹声音。

    心情不佳的乔依然也听见了,但她并不打算出去看。

    依旧是背对着病房门口,继续给陆松仁喂着水,擦着嘴,“你说我当时怎么就那么傻呢,我为什么不在拍卖会上把土地的价钱再抬高一点,那样我们就能从顾澈手里多坑点钱了,是不是?”

    仿佛这样说,就能报复顾澈对她的疏离冷漠一样。

    病房的门,这时候,已经被推开了一脚,以陆松仁的角度,他刚好可以看到进来的人是谁。

    那便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顾澈。

    虚弱的陆松仁得意地闭上了眼,怒其不争道,“爸爸的话,你就不爱听进去,你说当时全部听我的该多好,顾家欠我们父女的,那150亿肯定是少了的。”

    “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乔依然自嘲着,又想起了他刚才所说的话,“现在估计找他要150块,他也不会给了吧。不过是有点遗憾,在能骗钱的时候,没有多骗,呵呵。”

    这句话她说的有多苍凉,只有她自己知道。

    “哐”地一声,那病房的门被人狠狠推开了,乔依然猛地回头,就只看见了阿黄抱歉地说,“小姐,我才把顾澈赶走,他站在这里有一会了。”

    “什么?”

    乔依然讶异地站起了身,起身朝着那门口的方向望了望,空空如也的走廊里,那里还有他的身影。

    “阿黄,你来给我喂点水,”陆松仁的声音虚弱地说着。

    阿黄朝乔依然伸了伸手,“小姐,你把杯子给我,你休息会,我来喂老大。”

    怔愣了一会的乔依然,特意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没有任何响动,她便还是自己继续给陆松仁喂着水。

    这次,她很是心不在焉,动不动就呛到了他,还味道他鼻子去了。

    身上遍体鳞伤的陆松仁艰难地想转身躲开她,“想找他就去吧,我也这样子,也留不住你了。”

    以前每每陆松仁这样的时候,乔依然心里的那颗恻隐之心就会出现,那时候的陆松仁至少外表看起来还是健康的。

    不想现在他站起来都困难,可她心里竟然一点同情都没有。

    陆松仁这个样子,都是她害的,她不禁在心里骂着自己,究竟为了一个男人可以大逆不道到什么程度。

    “我找你借钱,我去找他干嘛,”乔依然又把他的身子给扶正了,又开始给他细算了起来,“乔志远养大了花了不少钱,你也应该给他点幸苦费和我的抚养费,你借我的钱,利息就别收了,我打算自己做点生意,自力更生。”

    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乔依然才离开了陆松仁的病房。

    望着那越来越黑的夜色,她抬头望了望天上那轮弯月,那明亮的月亮就像是她现在的心情一样,在一片澡泽里突然就亮了起来。

    “太太,回家吗?”阿壮让司机把车给开过来了。

    乔依然回头看他莞尔一笑,“你们以后别再跟着我了,我是没能力付你们薪水的,我去坐公车了。”

    而正在对街的顾澈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让阿壮跟着上了公车,而他自己则是开着车跟在那公车后面。

    望着城市里的霓虹,乔依然有种害怕面对未来的胆怯了。

    被保护地太久了,她好像都没有跟生活叫板的勇气了,甚至屁股会嫌弃公车的座椅太硬坐的不舒服还会头晕了。

    “乔依然,以后你就只有自己了,一定要好好生活,加油,”她左手捏着右手给自己加油打气着。

    手心被无名指那颗戒指硌得难受,她呆呆地看了会。

    他突然就对她冷淡了,是他真的不相信她跟白海是清白的吗?

    她甚至很想拉着顾澈去跟白海对峙一番,可她没有勇气,她没十分把握白海没碰她。

    抛去这点,不是一直还有其他的矛盾吗?

    太多事情了,她闭着眼睛把戒指拿下来塞进了包里,一切尘封起来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