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可以回到从前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877章 可以回到从前吗

    “咔哒”一声,卧室的门开了。

    乔依然赶紧就起身。

    感受到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

    气氛有些尴尬。

    她一边朝厨房走着,一边嘱咐着他,“你还没回去啊,路上小心点。”

    话才说完,她觉得有些讽刺。

    大半夜对自己老公说这样的话。

    “你做那么多,无非就是要我回来,”顾澈走进厨房,把背对着他的女人给拽了过来,“你想……”

    “哗啦啦”的水声倒在了地上,乔依然被烫的“嘶嘶”直叫。

    她那白皙的手背马上就红了一片。

    顾澈拖着她的手到水龙头下,用冷水给她冲洗着。

    “我没事的,你回去吧,我也没有什么事好找你的,”乔依然只觉得喉咙紧紧的,“你今天白天听到的话,都是真的,你可以走了。”

    她很想问为什么你不愿意相信我,明明口口声声说要相信我的。

    曾经说过的无论以后陆松仁做多过分的时候,他们都不要分离的话,还做效吗?

    可现实的重量,劝她算了,不如就这样吧,至少他们还能维持一个名存实亡的家。

    水声依旧在“淅沥沥”地响着,只是他的手不再握着她的手在水下了。

    顾澈闭着眼,疲倦地说,“依然,雅澜不想冒任何风险做手术,我最近正在劝她。”其他的,给他一点时间,好吗?

    有太多他不想面对的事情一直环绕在他脑海了,最近他都是靠安眠药入睡,要不然就会一直想起妈妈,想起她无助又空洞害怕的眼神。

    吸了吸鼻子的乔依然,艰难地道了声,“祝她手术顺利。”

    路过他出厨房的时候,她又违心的说,“以后这些不用告诉我的,这都是你应该做的。离开的时候,记得把门帮我关好。”

    未曾想到,那么亲密的人,现如今变得这么疏远了。

    好像一切早就可以料想到的吧,她一点想哭的想法都没有,只想以后好好赚钱养妹妹照顾儿子和父母。

    倏地,她的手被他握住了,她心里泛起一丝涟漪。

    “你妹妹的医药费,我会负责到底的,”顾澈见她急速想要离开的脚步,就直接抱着她的背入怀了,“依然,伤害我,你心里好过吗?”

    乔依然在心里问着他,这么冷落她,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但她又转到了其他话题上,“改天,找个时间,我把dl的股票全部还给你,毕竟我妹妹的医药费是个无底洞,多出来的医药费,我也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她在心里对她自己说着,以后就要学会独立了,不要依赖他了。

    人生路,注定是要一个人走的。

    “我们之间需要算得这么清楚吗?”顾澈深深嗅着她身上的味道,那是他最眷恋的味道,“我今晚在家里过夜。”

    如果他早几天说在家里过夜,她觉得她会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还是像以前一样屁颠屁颠开心地不得了。

    可是今天在医院他那些举动说的那些话,彻底让她心寒了。

    应该是清醒了。

    “那你先去洗澡吧,我好累,我要坐会,”乔依然也不推他,就那么了无生机跟他说着话,“你别多想,如果今天的话让你难受了,我可以道歉。你放心,你今天白天的话,我听进去了,我不会不知好歹再去打扰不该打扰的人了。

    凭什么他想离开就离开,想回来就回来,她发觉她已经不想让她的心对他再有所希冀了。

    那些冷漠看陌生人的眼神,那些让她痛哭的话语,她不想再看见再听见了。

    顾澈闭着眼,也能感受到她生气,烦躁的样子,他抱着她腰,吻着她耳垂问道,“想不想我?”

    在今天之前都很想,但在今天之后就不会允许自己想了。

    “既然你不想去洗澡,我就先去了,”乔依然耗尽全部力气,咬着牙从他怀里挣脱出去了,还险些撞到了门框。

    看着仓皇而逃的她,他拧着眉,抬起脚就想跟上去,可他却怯步了。

    心情烦躁的男人,在阳台上抽完了一根又一根烟,他很想问问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

    好不容易,他生命中那一大半的遗憾被乔依然填补了,又要告诉他,妈妈的死是乔依然爸爸所为。

    在浴室待了很久的乔依然,半开着浴室的门,听不到房间里有他走动的声音了。

    她带着失望地心情走出了卧室门,反锁好门之后,她便看到了阳台上那亮着星星火光的烟头。

    想劝他少抽烟,又怕惹他烦,她便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打算回房了。

    然而,她还没走到房间门的时候,他就疾步挡住了她的路。

    “你干什么?”乔依然只觉得一阵眩晕,整个人就离开了地面,拖鞋掉落在地上的哒啪声,紧接着就是门被重重踢上的声音了。

    “嘶……”

    乔依然被她重重摔在了床上了,他狠狠地,像是在报仇一样啃咬着她的嘴,“乔依然,你给我记住,你这辈子都是我的。”

    很快嘴唇也被他咬破了,疼的乔依然只咬牙。

    他像猛兽一样撕烂了她的睡衣,又毫不怜惜地咬着她的锁骨,一直往下……

    锁骨不一会也被咬破了皮。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不怜惜她,他是认定她已经不干净了,是想报复她吗。

    他的吻每到一处,就像是在要咬死她,想要她命一样。

    可是乔依然就是强迫着自己紧咬着双唇,手抓着床单,紧闭着眼,不想去配合他。

    “老婆,对不起,”顾澈窝在她颈窝里,强逼着他自己不要掉眼泪。

    “你高兴就好,我没事,”乔依然悲怆地说到。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真的没办法当做没发生吧。

    她好恨他,既然介意,干嘛不说出来,要这样折磨她。

    这次顾澈轻轻吻着她的唇,又握着她的手脱着他的衣服。

    很快,她都感受到他的反应了。

    顾澈哑着嗓子问她,“老婆,我想……可以吗?”

    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哪里有刚才那般失去理智了。

    见她不回答,他便又温柔地继续撩拨着她的热情。

    难道他已经想通了吗?

    乔依然内心里还是很想他,很想重温以往的幸福时光,她尝试着去回应他。

    受到鼓舞的男人,动作也更加用力了。

    虚弱的灯光下,乔依然轻轻扶着他浸湿的头发,勾起身子去吻他,“老公。”

    他抬头,望着满脸绯红,嘴角含笑的女人,轻声问着,“可以吗?”

    其实不管她同不同意,彼此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