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助他成长-私人婚-
私人婚

第878章 助他成长

    但乔依然想起这几天她受的煎熬,就瞪着怨念的眼睛看他,还没抱怨,她就被顾澈松开丢到了一边,而他则跑进了浴室。

    洗手间里,那“哗啦啦”的水声顿时就响了起来。

    在以往他们这种情况的时候,他都会抱着她一起去洗,他现在一个人进去了,是……

    仍旧沉浸在他刚才给的迷离感情里的乔依然,想着她已经洗澡了,所以他才一个人进去速战速决洗澡出来的。

    身上那急需他的感觉让她失去了心智,让她一点也不要思考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那浴室里的水声却还在“哗啦啦”响起了。

    这么长的时间,他早就洗完了吧。

    此时的乔依然大脑也恢复了正常,她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但心里还是有一丝盼望的。

    “嘎吱”一声,浴室的强光照进了灯光昏暗的卧室里。

    她睁开眼,就看到了他湿漉漉的头发,还有只围了一圈浴巾的身体。

    “我想起公司还有点事,我要回去了,”顾澈背对着乔依然就走进了更衣室。

    她已经在被子里穿好了刚才趁他洗澡时候去拿的睡衣。

    乔依然起身,朝他背影假装没事人一样说着,“你在房间休息吧,我去客房就好了。如果我让你觉得别扭,我会趁早找房子搬出去的,顾毅我会带走,希望你不要跟我抢他。”

    他始终都过不去那道坎,她也不是没有自尊心的。

    “时间不早了,睡吧,”顾澈转身,把她抱到了床上,她也没拒绝。

    “除非我死了,我们的婚姻才结束了,”说完这句,他就离开了卧室。

    乔依然对着天花板眨巴着眼睛,不让那泪水掉出来。

    第二天早上,云姨开心地张罗着早餐,“阿澈,你最近太忙了,都不着家,你看你都瘦了不少呢。”

    “早上多吃点哈。”

    是有多久没看到这养眼的一家三口坐一起吃着早餐了。

    现在的顾毅比以前调皮多了,一刻都不停地闹着顾澈,不停地要去他嘴里抢东西吃。

    “宝宝,妈妈抱抱,”乔依然已经快速吃了几口早餐,就把孩子从顾澈的手上抱了过来。

    她起身便朝房间走了去,“小家伙,你的早餐也要开始咯。”

    随着乔依然关上了门,云姨用筷子敲了敲顾澈的脑袋,“活该,都半个月不回家,只让你睡沙发都是客气了,换个厉害的老婆,绝对要轰你出去了。”

    顾澈淡淡地点头了。

    云姨给他出了个主意,“我待会跟依然说要回去还办别墅玩到明天才回来,你们晚上好好谈一谈。夫妻总这么不见面,一见面就冷战,会越走越远的。”

    昨晚,以为她会哭,会闹,会追根究底问他原因。

    那知道她那么冷静,静到他有种她不想要他的感觉了。

    早餐后,她没有拒绝他要送她去医院,只是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什么交谈。

    彼此都有很多在肚子里。

    车子停在医院后,她道完谢谢后,就跑掉了。

    “依然,你等等,”他见她明明就听见了,还一个劲地加快了步伐。

    他迈着大步,没几下就赶上她,“依然,对不起,我……”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要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乔依然心里也哽咽着,有很多事情,她没办法让他算了。

    但是有几道坎,过不去,就是过不去了。

    握住她那发抖的手,他的心情也格外低落,“晚上,我们在家里好好谈一次,好不好?我等你。”

    像是怕她拒绝一样,他说完,便走了。

    躲着她,冷着她,最受伤的永远都是他。

    站在原地,背对着他离开的方向,她久久才离开。

    顾澈昨晚又回公寓过夜,今早还送乔依然去医院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顾思恺的耳朵里了。

    他大为光火,直接给顾澈打了电话,“马上回来,我有重要的资料交给你。”

    “我也有事需要跟您好好谈谈,”他挂完了电话,又嘱咐着唐浩宇去办一件他来不及办的事。

    顾家豪华别墅的二楼书房里。

    顾澈才一推门进去,顾思恺就低嚷着给他一个下马威,对着他甩了一本书,“你实在太对不起你死去的妈妈了,我以为你跟乔依然就这样淡了会离婚。你昨天居然又回去过夜了。”

    “那个女人是你傻母仇人的女儿,她不该出现在我们顾家。”

    “爷爷,依然她是无辜的,”顾澈捡起那本书,就放在了书桌上,他眼神有些暗淡,但眼眸里的坚定是不曾动摇的,“我希望您接受她,我要忘记那些不开心的,跟她像以前一样好好过日子。”

    他想继续看着她天真地笑,看着她依恋他,看着他们的女儿出生……

    “阿澈,这是你逼爷爷的,”顾思恺狠心地把一盘录像带塞进了老旧的机器里,又打开了电视机,“你好好看看,你妈妈是怎么被陆松仁逼死的。”

    “你装听不见,娜姨和陆松仁的话,你全听不进去,这是陆松仁手里的录像带。”

    “吃吧,这个是饭,你敢不吃,不吃我打死你。”

    顾澈望着那电视机上的清晰图像,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模样的人,拿了一大把药混着污秽的液体倒进了他妈妈的口中。

    吃完药后的他妈妈,马上就痴痴傻傻地笑了,然后又不停地自残。

    “你学狗叫,叫了,我就喂你饭吃。”

    甚至还有半夜,有人在他妈妈的房间里,装已经死了的陆松仁,吓得他妈妈从床上翻下来。

    还有很多,娜姨换掉他妈妈正常药物,换成那种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物,使得她一直都疯疯癫癫,说些外人不懂的胡话。

    顾澈不愿意相信,他把那录像带按出来,死劲扯着,用脚踩着,“这都是假的,是合成的。”

    很快,顾思恺又拿出一份拷贝放进了录像机里,“做大事,就不能顾儿女私情,也不能有弱点在别人手里,这就是陆松仁逼高雅澜跳楼的证据。他迟早都会拿出来打垮你的。”

    与其等人来打垮自己孙子,倒不如他借此机会来帮顾澈成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