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肾源不见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880章 肾源不见了

    把顾毅交给阿黄先带去陆松仁的别墅,乔依然慌着回去收拾了他们母子俩的衣服就走了。

    那空荡荡的衣架,像极了这个家现在的样貌。

    乔依然下楼拦车的时候,云姨正好回来了。

    “依然,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跟阿澈讲,非要走掉,孩子还那么小,”云姨死死拽着她的胳膊,希望替顾澈拉住老婆孩子。

    仍旧蒙在鼓里的云姨,权当是这小两口闹别扭了。

    总算等到了一辆的士,乔依然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总算把云姨给退开了,“是顾澈先给我甩的离婚协议书,云姨麻烦您帮我带话给他,顾毅我是绝对不会让步的。我祝他下段婚姻多生几个儿子。”

    这番话她说出来的时候有多艰难,只有她的心知道。

    好不容易能守住自己一个人的儿子了,再也不用担心他会被顾家人所抢走了,但是乔依然一点也不开心。

    看着在陌生环境下还能甜甜入睡的小孩,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了,“宝贝,妈妈会好好抚养你长大的。”

    自从那天夏管家来临后,乔依然跟顾澈打过电话,之后她就再也没给他打过电话了,也没有他打电话过来。

    她倒是接到了不少找顾澈的电话,她都一一礼貌地说,“我们分居了,我不知道。如果您有他消息,麻烦让他配合我去办手续。”

    分居?

    当方睿霖得知这个消息后,就要赵馨茹去打探消息了。

    现在乔依然出门,不再像以前有顾澈的手下保护了,她反倒自然了很多,“馨茹,你最近怎么样?我的蛋糕店地址已经落实了。”

    静谧的咖啡店里,压根就没有其他人了,就只有她们。

    看着这样子的乔依然,反倒是让赵馨茹有些刮目相看了,“妞,我怎么突然有种你变成大姑娘的感觉。曾经我觉得你肯定离不开顾澈的,我没想到你居然那么酷,偷走了他儿子,还主动宣布你们分居了。”

    在感情上,自认为多年老手的她,在只谈过一次恋爱的乔依然面前干败了下风。

    提到或是听到“顾澈”这两个字,她心里还是会隐隐作痛的。

    她轻描淡写道,“那是我儿子。”

    “那你儿子他爹呢,现在怎么是全世界都找不到他了,”赵馨茹做着夸张地动作说着,“你真的舍得跟顾澈分开。”

    她摇头,“我也想找到他,我想要到顾毅的抚养权。”

    相爱的人闹成他们这样,那种可悲和无力感让人唏嘘不已,却又没办法去改善。

    作为好姐妹的赵馨茹只得让她有事便开口,末了,她问着,“你上次说的那什么提议,说说?”

    那个啊?

    当乔依然跟她细细道来后,赵馨茹对她的主意很是赞赏,她也不想一辈子离开s市,她也想陪在父母身边尽尽孝道。

    然而乔依然讲这个主意,无意透出来的信息让她无法释怀,“妞,你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吗?那个白海有没有碰过你,你问过他吗?顾澈他难道不相信你吗?”

    这个问题无疑是她跟顾澈之间横着的最大障碍了。

    乔依然也不想再去纠结了,她勉强地笑了笑,“事已至此了,我也不想再考虑其他了。我只想把我的孩子好好抚养长大,我的提议你仔细考虑考虑。”

    “会不会太委屈你了,那样你跟顾澈……可能就真的没有以后了,”赵馨茹心里还是隐约地觉得顾澈想通后就会接乔依然回去了。

    可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也没见着顾澈出现。

    现在已经一年中最炎热的八月了,乔依然的店面也开始了装修阶段。

    光明又恣意的未来正在朝她招手的时候,却发生让她意想不到的灾难。

    陆松仁这时候的肾衰竭已经到了不得不换肾的地步了,原本手术一切准备就绪了。

    乔依然抱着顾毅跟病床上的陆松仁击着掌,“外公,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带我和妈妈去泰国玩个遍。”

    “一定,”陆松仁艰难地拍着乔依然的手背,他虚弱地说,“等爸爸好了,就没有人敢欺负你和小毅了。”

    陆松仁进去之后,医生遗憾地跟她宣布着,“乔小姐,那个……肾源突然就不见了。”

    “什么?”

    乔依然差点手脚一软,把顾毅给摔在了地上。

    “你们有没有搞错,你们这是什么破医院,一个不见了,再换另一个不就好了,”阿黄已经愤怒地把医生的衣领都给揪了起来。

    面对这种突发状况,经验老道的医生也无计可施了,“要不,在等等,说不定以后就有合适的了。”

    “等?”阿黄的手已经掐住了医生的脖子,他的手点在医生的肾部,“我不等,既然不见了,我就用你的肾。”

    说完,阿黄就朝身后的手下比划了一下,蓦地阿黄手上就出现了一把刀。

    “家属请冷静点,”医生已经在冒冷汗,他的脸色煞白,哀求着,“不是任意的就能用的,如果不合适,会让病人死在手术台上的。”

    “那你说,谁的肾能用,我去掏出来,”现在的阿黄双眼都要瞪出来了。

    年幼的顾毅看到那刀光,吓得“哇哇大哭”,乔依然心里很怕,但是她仍保持着冷静,“医生,你能不能再让人再重新找找。我爸爸……他……”

    后面的话乔依然哽咽了,她低头抹泪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推着婴儿车来了。

    “乔小姐,你这么当母亲,就不怕吓到我们小少爷吗?”边说,夏管家就拿了个平板电脑递给了乔依然,“你想要的东西,很急吧。”

    阿黄和一众兄弟把夏管家给围起来了。

    他们一个个肌肉发达,凶神恶煞地喊打喊杀道,“死三八,你敢玩花样,信不信我们玩死你。”

    夏管家也是见惯了大世面的人,几个大块头的人,她是一点也不怕。

    “乔小姐,对自己亲生父亲见死不求,你对得起自己良心吗?”夏管家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小少爷给我,你又不亏,还让你亲生父亲多陪你几年。”

    “小姐,你放心,为了一定会找到属于老大的肾源,小毅不能给,”阿黄死死护着乔依然。

    :果汁最近在反思,文在要进入尾声的时候是不是太过悲情了。尤其是前几天,我写完依然一个人无助地去要自己孩子的时候,我的心很难受,难受得我开始检讨,是不是都已经偏离我写这个文的初衷了。所以这几天,我在慢慢调整。

    我其实在很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写后面的故事了,但我觉得太过虐,我不想要那样的走向了,所以我需要重新构思,最近更新就会慢了。望见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