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方睿霖的探访-私人婚-
私人婚

第882章 方睿霖的探访

    有多想她,就有多恨她,居然连年幼的儿子也舍得抛下。紫you阁 om

    那种混杂着恨意的想念,久而久之,就只剩下深深地想念了。

    把年幼的儿子放在后座上睡着觉,他一个人依靠着车望着她们所住的公寓张望着。

    多希望,她能偶然低下头看看他。

    赵馨茹的公寓里,乔依然一边折着衣服,一边逗着那小小粉嫩的女孩,“年芳,你是不是有时差睡不着啊。妈妈都困了呢。”

    “泰国跟s市有多少时差,真是个蠢女人,”赵馨茹忍不住抱怨着,就进了厨房给乔年芳泡起了奶粉。

    客厅里,乔依然跟乔年芳玩得不亦乐乎的,厨房里的赵馨茹却忍不住咆哮了起来,“奶粉,我竟然忘记在飞机上了。”

    她风风火火地拿了钱,就要跑下楼去。

    却被乔依然给叫住了,“你一路上都没睡觉,看你这缺觉的样子,我怕你自己把你忘在超市了,我去吧。”

    “行,你小心点,”赵馨茹嘱咐完,就拿起了拨浪鼓逗着乔年芳玩了起来。

    时间已经二月了,s市还处在冬天。

    这让刚从炎热泰国回来的乔依然很是不适应。

    她捂得严严实实下楼了,脸也用围巾围起来了,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

    低着头走路的乔依然,心里盘算着,能不能在顾毅生日的时候跟他见上一面,她的儿子应该也会喊妈妈了吧。

    只是,他会认识她吗,他该不会已经叫别的女人妈妈了吧。

    低着头走路的女人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车里就有着她的儿子。

    前方的路被她布满水汽的眼睛挡住了,她随意就拐进一家便利店去买奶粉了,可是那家点没哟,她便不得不朝着附近的大卖场去了。

    “爸爸,妈妈呢,”顾毅已经睡醒了,他眼巴巴望着窗外,对着爸爸的身影敲着窗户。

    顾毅的声音吵断了顾澈的思绪,他抬头望了望那栋楼的门口。

    没人,也就更别提乔依然了。

    晚上很冷,顾澈顾及到年幼的儿子要睡觉了,就只好上车送他回家了。

    路上,他一再叮嘱着顾毅,“想见你妈妈,回家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懂吗?”

    似懂非懂的顾毅好奇问着,“不懂。”

    “因为”顾澈一下子也不知道要跟怎么跟年幼的孩子解释,就说,“难道你不怕别人抢你妈妈吗?”

    “怕,”顾毅惶恐地就捂住了嘴,又对着驾驶座的顾澈“嘘”了好几声,“爸爸,也不许说。”

    开心的小孩,一路上缠着顾澈不停地说着话。

    翌日中午,乔依然,小雅和小雅男朋友正在蛋糕店里打扫卫生的时候。

    突然就有人吵着要订蛋糕。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店还没重新开业,您可不可以晚几天再过来,”小雅看着眼前这个身材挺拔又帅气的男人,小声解释着。

    小雅男朋友觉得很不对劲,自己女朋友怎么会突然转性,声音变得如此细柔了呢。

    他抬头,就把小雅往身后护着,“先生,您要是没廷加,我可以再大声解释一遍。”

    这两人的态度,让乔依然也停下了手里的活。

    她转身,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面庞,他比从前更帅更成熟了。

    下意识地乔依然就看了看正在婴儿车里的女儿,那意外的惊喜就变得平静了,“睿霖哥,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他都知道了,顾澈想必也是知道了吧。

    “一起吃午饭吧,馨茹呢?她人呢?”

    方睿霖耸了耸肩,就目标明确地朝那婴儿车里走了去,抱起那软绵绵的小女孩,爱不释手地亲了亲,“你跟阿澈的女儿长得很标志,像你。”

    “这是我一个人的女儿,乔年芳,”乔依然声明着,她脱下了身上的罩衣,就给赵馨茹打着电话了,“睿霖哥请我们吃饭。”

    看着小小的乔年芳跟方睿霖自然熟玩得正起劲,乔依然心里怪怪的。

    当时赵馨茹跟方睿霖算是和平分手的,两人再次见面还能正常地交谈着。

    “方睿霖,你是在监视我们吗?为什么我们昨天才到s市,你今天就找到我们了,”赵馨茹问的是漫不经心地,又不停给乔依然夹着菜,“你赶紧多吃点,瞧你瘦成山顶洞人了,以后还怎么做蛋糕啊。”

    “你们先吃,我去弄点开水给年芳跑奶粉,”乔依然那慈爱的视线一从乔年芳身上挪走,那小孩就忍不住哼哼唧唧了起来。

    赵馨茹踢了踢对面的方睿霖,“你哄哄,这小丫头喜欢帅哥。”

    斯人入故,一开口就是当年的味道,方睿霖目光全落在那雪白肌肤的小女孩身上,但话是对着赵馨茹说着,“你当时若是肯给我生个孩子,我们的孩子也差不多有这么大了。”

    “你就这么忍心看着我被顾澈甩了两个孩子的距离,”说完,方睿霖就抬起头看着正夹着牛肉却不放进嘴里吃的赵馨茹。

    见他那灼灼的目光,赵馨茹没好气地把牛肉往他碗里丢了去,“关我屁事,你不是都要跟什么汽车代理商的女儿订婚了吗?那女人生不了吗?”

    当下,她就扫到了他无名指,已经换了个戒指,“看样子是结婚了啊。”她心里庆幸着当初离开的决定。

    而他,像是在避讳着什么一样,望着窗外。

    不等方睿霖回答,乔依然就拿着奶瓶回来了。

    赵馨茹接过,就让乔依然吃饭,她喂乔年芳了。

    “依然,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方睿霖瞟了瞟像个慈母一样给乔年芳喂奶的赵馨茹。

    她没有以前那么张扬跋扈的感觉了,多了份柔美的感觉。

    “我想抢回我儿子的抚养权,”乔依然毫不掩饰着她的目的。

    她的声音很平淡,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这样的她,不再是以前的小女孩,都已经懂得掩藏了。

    “下个礼拜,就是顾毅两岁的生日会了,能在哪之前把蛋糕做出来吗?”方睿霖注视着眼前的乔依然,见她尴尬地笑着点了点头。

    他才又说,“他平时很不爱讲话,长辈们怀疑他语言能力有问题,担心他有自闭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