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匆匆赶回家-私人婚-
私人婚

第89章 匆匆赶回家

    是认识的人却不是想见的那个人,乔依然心里失落,脸上洋溢着的笑容逐渐减淡,“童哥哥,你……怎么在这?”

    郑彦今天穿一身白色的西装,谦谦君子,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缓缓朝敲她走了去,“依然,你这是……”

    “我来做做蛋糕”,乔依然拿起她的厨师帽子带了起来,“请叫我乔师傅。”

    两人相视一笑,乔依然抬头看向郑彦的时候,眸光特意往顶层看了看,那间顾澈所在的总统套房还是灯火通明着。

    “难怪我刚在黄伯伯的宴会上,看到一个师傅的背影很像你,我以为我认错了,就跟出来看了看,没想到就是你。”他帮乔依然把落在外面的碎发给塞进帽子里。

    当郑彦温热的拇指划过乔依然的脸颊时,温柔说着,“我们依然从小就是碎发多。”

    她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郑彦,嘿嘿一笑,“哈哈,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我啊。我小时候是不是特招人烦,成天叽叽喳喳又爱哭哭啼啼的。”

    顾澈就曾说过她很爱哭,也嫌弃过她太唠叨,他是不知道她小时候不说话的时候就是在哭,不哭的时候就是在叽叽喳喳讲个不停。

    “小时候那么可爱。”郑彦把她的帽子往下压了压,“现在也很可爱。”

    乔依然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问了问郑彦今晚的糕点好不好吃,郑彦明亮的眸子里发自真心地说着:“好吃。那个小黄鸭蛋糕就是你做的吧。”

    “童哥哥你真是太聪明了。”乔依然很是开心有人赞扬她做的蛋糕,她心里想着待会进去带几个蛋糕给顾澈尝尝。

    她在宴会厅的时候带着口罩,但是郑彦还是从身形和她的眉宇间就认出她是乔依然了,他隔着人群看着她弯着腰低着头仔仔细细把那些小黄鸭蛋糕从推车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拿下了,还细心地修饰那些蛋糕。

    “依然,我……你最近心情好像不错,我好久没看见你笑起来的样子了。”

    “有吗?”乔依然拍了拍脖子,抬头望了望顶层的总统套房,那是因为顾澈也在这里的关系吧。

    两人闲聊了会,郑彦被他妈妈的电话叫回了宴会厅,乔依然坐在石凳子上,双手撑着脑袋望着顶层,自言自语道,“老公,自从认识了你,我的喜怒哀乐似乎都与你有关。”

    尤其在这怡悦大酒店,他俩可是与这里有着不解之缘,相视的那晚,她坠入游泳池的那晚,想起那些过往,乔依然心里美滋滋的,如果能跟顾澈更近一步像正常的夫妻那样,那就最好了。

    她悄悄回到了宴会厅的小厨房,打包了几个小黄鸭蛋糕,连制服都没有脱下,就欢快地朝顶层去了。

    一手拎着三个小黄鸭蛋糕,一手按着门铃,乔依然的心跳声“突突”跳个不停,开门的不是顾澈本人,而是蔡媛媛,乔依然的笑容戛然而止。

    “小妖精,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蔡媛媛穿着一身睡袍,头发凌乱地披在肩上,一手抱着门,身躯挡在门口不让乔依然往里面看,嘴角带着取笑的弧度。

    乔依然踮起脚,也还是没看到顾澈的身影,“你……你怎么会在……我老公房间里。”

    “他家里我都能来去自如,更何况这里。”蔡媛媛的口气,慢吞吞的,故意挑衅地上下扫视着一身白色厨师服的乔依然,“你自己管不住老公,跑这里来撒野。”

    蔡媛媛比乔依然矮几公分,她故意昂首挺胸,不想在身高上输给乔依然,“你这种女人,怎么配得上阿澈哥。”

    “砰”地一声,乔依然的厨师服都被震得飘起来了,她心里堵得很,大脑里尽是顾澈光着上身出现在里面的画面。

    他们该不会在里面那个吧,他不肯碰她,就是因为那个蔡媛媛吗?

    此时的乔依然压根就想不起赵馨茹说的那些不要闹,不要吵的嘱咐,她压根就冷静不下来,那三个小黄鸭蛋糕气得恨不得摔在那关上的门上,终究还是舍不得抱在怀里。

    双手发颤的乔依然,颤颤巍巍地拨通了顾澈的电话,“老公,你出来,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边接电话的人,并不是顾澈,而是唐浩宇,他正在喝着水,听到乔依然喊老公的时候,呛得他把水全喝进鼻子了,还好顾澈没听见,要不然能活剥了他。

    “咳咳,太太……咳咳,我,唐浩宇……顾总他回家了,我刚送他回去的。”唐浩宇正准备喝完这口水,就给顾澈把电话送上楼的,没想到就接到乔依然的电话了。

    听太太这口气,像是要跟顾总战斗的样子,那么温柔的女人发起火来还挺恐怖的。

    “是公寓吗?你确定?你看见他进去的吗?”乔依然将信将疑地瞟了瞟顾澈常住的那间房,知道唐浩宇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才坐着电梯下去了。

    在唐浩宇的印象里,乔依然一直都是安安静静说话也很轻声细语的,怎么今天就那么暴躁。

    唐浩宇上楼把顾澈的手机还回去的时候,提醒了一句,“顾总,太太好像心情不好,您注意点。她刚电话过来的语气有点不对劲。”

    瞧了瞧手机上乔依然打过来的通话时间,顾澈朝唐浩宇点了点头,那小东西怎么了,一小时前给他电话都开开心心的。

    在回家的路上,乔依然让小雅帮她请了假,她不断催促着的士司机,“麻烦您再快点,我赶时间。”

    她也不知道她在赶什么时间,她如果不在家里看见顾澈,她的心就放不下来,脑海里乱糟糟的,全是她和赵馨茹那天在试衣间听到的那种羞人的声音。

    那天那对男女是顾澈和蔡媛媛吗?

    他俩是不是好了很久?

    顾澈怎么可以那么对她?

    她是他老婆啊?

    当的士车停在公寓楼下时,乔依然直接跑下了车,连钱也忘记给了。

    “小姐,给钱。”的士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这个女人真奇怪,路上不停地让他加速,临下车居然连钱也忘记给了。

    乔依然掏出一张百元钞票,“不用找了。”她还穿着一身厨师装跑回了家。

    钥匙开门的声音,对乔依然来说像是倒计时一样,她手犹如千金重,抬在半空中,不敢使劲,扭了一圈又把钥匙抽出来了,她害怕,万一顾澈不在该怎么办。

    她在门口踱着步。

    刚洗完澡的顾澈,下楼梯的时候就听到门锁响了一会又没声。

    他在沙发上坐了几分钟不见有人进来,他起身在猫眼里瞄了一眼乔依然,那秀眉蹙成了一团,鼻尖上沁着汗,还穿着一身白色的厨师装,头上的帽子斜跨在后脑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