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盛开的魅力-私人婚-
私人婚

第892章 盛开的魅力

    赵馨茹正在公寓里手忙脚乱地给乔年芳喂着奶的时候,她又闻到了空气中的一股臭味。

    “小坏蛋,你竟然边吃边拉,太恶心了,”赵馨茹把脸别再一边,又吸着鼻子给她那脏尿裤脱了下来。

    当她正用热毛巾给乔年芳擦屁屁的时候,那门铃又“叮叮叮”地响了起来。

    正乐呵呵吃着奶的小女孩,转动着眼珠着,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一阵又一阵仓促的铃声又响了起来。

    “唔……”乔年芳把奶瓶挪开了嘴,又跟赵馨茹指着门口。

    “知道了,不是你妈,就是你妈带着你哥回来了,”赵馨茹拍了拍她的小屁屁,还不及给她换上干净的尿布,她就朝着门口跑了去。

    “嘎吱”一声开门的声音,屋内同时还响起了一个东西摔在了地上的“嘭,嘭”声。

    “年芳!”赵馨茹没好气地瞪着门外的男人,就要关门。

    那男人轻而易举地就进了屋。

    “咯咯,”乔年芳正光着pp,想朝越走越近的方睿霖挥舞着手脚。

    看着可爱的小孩,硬汉一般的男人,心底也是柔软地不得了,他弯腰下去就把乔年芳的奶瓶给捡了起来,又朝身后的赵馨茹说着,“赶紧拿去消毒。”

    “我当然知道要消毒了,小孩子肠胃脆弱。”

    跟乔依然待一起的时间长了,以前对这些育儿知识一点都不知道的女人,现在也是半个专家了。

    只是,这个男人,刚才是在使唤她吗。

    看着他手上那碍眼的婚戒,赵馨茹用奶瓶敲了敲他后背,“你去给年芳洗奶瓶,我来给她换尿布。”

    “三更半夜,你看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你也不知道避讳点。”

    心里,还是对他有很多的埋怨,但是他们明明还在一起的时候,他怎么就能去跟人谈婚论嫁了呢。

    只觉得好笑的方睿霖,用奶瓶敲了敲赵馨茹的头,“也就只有你能使唤得动我。”

    “小年芳,稍等片刻,干爹马上还你奶奶。”

    见着方睿霖那温柔地不像他的声音哄着乔年芳,赵馨茹觉得他一定是个很好的爸爸。

    心思不由得飘到了他责怪她不给他生孩子,害的他落后顾澈进度时的样子了。

    脑海里很乱,手上拿着干净的尿布,一直都没有给小孩换上。

    直到听到那小孩不停地“阿嚏,阿嚏”,又惹得方睿霖跑出来责备着,“赶紧给年芳换上啊,你要把她弄感冒了,要怎么跟依然交待。”

    “不要你管,”赵馨茹闭了闭眼,把眼里的委屈藏匿了起来。

    “笨手笨脚的,”方睿霖霸道地就扯过她手上的尿布,又对照着尿布包装上面给乔年芳换好了尿布。

    抱着乔年芳的方睿霖,像个慈父一样,对怀里的小女孩爱不释手的,不时举高高,骑马马的。

    看着他们玩的开开心心,赵馨茹只觉得眼角越来越涩了。

    她残忍地打断了他们的嬉闹,“方睿霖,你是头猪吗?”

    那正笑得合不拢嘴的男人,立刻就扳起了一张脸,“你再说一遍。”

    带着威胁又盛怒的声音。

    赵馨茹不怕他。

    她踮起脚,就要把乔年芳给抱回来,但方睿霖就是跟她作对,故意扬起胳膊,把乔年芳举得更高了。

    那小孩兴奋地一直笑着。

    重心不稳的赵馨茹,摔到了他怀里。

    男人只是微微往后倾了倾身子,又嘲讽着她,“还惦记着我呢?”

    “谁稀罕你,少不要脸了,”赵馨茹的心跳在急速跳跃着,她很怕被方睿霖看出了异样,立刻又数落了起来,“孩子才喝完了奶,你就这样颠来颠去,她会吐得,你真的是头大笨猪。”

    明明是生气的话,但是在方睿霖听来就是撒娇的意味。

    “对不起,”他把乔年芳抱下来,又交给了她,盯了她一会,就进去厨房拿奶瓶了。

    吃饱喝足玩得开开心心的乔年芳很快就入睡了。

    “方睿霖,你这么晚还不回去,你老婆都不找你的啊?看样子你这婚结的超值啊,”赵馨茹边说,便朝着门口的方向走着,又给他拉开了门,“请吧,您。我困了,要睡觉了。”

    “我也困了。”

    “那你就麻利点滚回去。”赶紧去跟你的老婆缠绵去。

    然而,方睿霖径直就进了赵馨茹的房间,还一点也不客气地呈“大”字型躺在了她的床上。

    “嘭”地一声,赵馨茹关了大门,就急匆匆地奔进了她的房间。

    她吃力地提溜着床上的男人,“你给我起来,这是我的床,我不欢迎你在这里睡。”

    “唔,”她还没说完,就被方睿霖给拉近了怀里。

    很快,她就被他压在了身下,继而被堵住了唇。

    “你给我滚开,你要做就回去跟你老婆好好做,”她赵馨茹从来都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她才不会去当第三者的。

    方睿霖直接卷起她上衣,就开始酣食起她了。

    “你滚开,”她使劲踢着他,揪着他的头发,男人似乎越来越兴奋了,还邪肆地说道,“只有你的尺寸跟我是绝配。”

    说着,他就开始解着她裤子的拉链了。

    “你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赵馨茹伸着手在口袋里找寻着手机。

    而那个眼睛已经猩红的男人,正用着手侵占着她的身体。

    女人因为身体的难耐,鼻息间发出了轻微地“哼”声。

    “你确定不是要给警察看我们的现场表演吗?”方睿霖一把夺过她的手机,这才他直接挤进了她的身体,“要录下你在我身下盛开的样子吗?”

    当年,这个女人突然喊停,都不经过他允许,他把心里的不甘心,全部化成了对她的袭击。

    越来越急促的频率,赵馨茹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那羞耻的声音,可是这个该死的男人,就是各种撩拨她,让她的心只觉得有千万只的蚂蚁在爬一样。

    到后来,她已经沉沦了,那生涩的痛感被一种久违的喜悦取代了。

    翌日,她睡醒的时候,身边早已没有了他的身影。

    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