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再任性我跟你没完-私人婚-
私人婚

第894章 再任性我跟你没完

    顾毅护妹心切,想跟着一块去,急的他差点就要说话了。

    “轰,轰”忽而就电闪雷鸣了起来,顾毅抱着乔依然的腿,哼唧了两声。

    小的生病了,大的又一个人留在这里又会害怕。

    乔依然要是知道今天会下这么大的雨,就不会在同意小雅请假之后,又让赵馨茹回家了。

    虽然她是好心想撮合她和顾澈,给顾毅一个完整的家。

    可是她心里的恨,又哪里是这么容易解开的。

    脑海里也浮现了顾澈的面容,但很快就被她赶出去了,这一大一小都是她的孩子,与他无关。

    “哇哇哇,”怀里的女儿是越哭越大声了。

    乔依然单手抱着她哄着,“宝贝不哭,马上就去医院啦。”

    于是乎,乔依然锁上了店门之后,就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又用下巴夹着伞朝着车里跑去了。

    顾毅体贴妈妈,就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帮她抓着伞。

    虽然车子离店门口也就只有十米不到的距离。

    可是现在的雨水已经大到她脚踝了,那“哗啦啦”的大风把伞都给吹得东倒西歪的。

    大风和大雨把她怀里的两个小孩吓得都哇哇大哭了起来。

    呼啸的北风,很快就把她们的伞给吹走了。

    “呜呜呜……”倔强的顾毅想滑下去捡伞。

    “顾毅,不要它了,妈妈马上就带你们上车去了,”乔依然心里有着几分凄楚,“乖,哥哥不哭了,哥哥要带好头好不好?”

    若是寻常人家遇上这样的时候,孩子们就不用跟她受这种罪了。

    乔依然已经很久不哭了,可是此刻顺着大雨,她也落泪了。

    现在天也已经黑了,没有人会看到她的狼狈,她也不需要装着坚强给别人看了。

    总算到了车上,顾毅被雨水淋得瑟瑟发抖的,乔依然把她那已经湿了一半的大衣,用着还干的那边披在了他身上。

    “恩恩,”顾毅摇着头要给她把衣服穿上。

    乔依然方才觉得的苦涩也不苦了,心里一阵甜味,她抱着顾毅亲了几口,就放开了,“乖,我,阿嚏,我们去医院。”

    可是爸爸还没来,顾毅巴着窗户一直望着窗外,就是没看到爸爸那辆高大奢华的汽车。

    雨天,视线不清楚,雨刷对于这种大雨来说就是装饰作用了。

    路边,停着不少避雨的车辆。

    “别怕啊,顾毅,”乔依然实则是在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怕,慢点开车就好了。

    这样的大雨天,倒是比寻常畅通无阻了许多,可是雨越下越大了,已经看不到路了,甚至连路上的信号灯颜色也没有法子避免了。

    可是儿童座椅里的小家伙还在不停地哭,是那种因为身体难受而哭闹着。

    她口袋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顾毅把身上的大外套里的手机给掏出来,把那话筒对着自己正在大哭的妹妹。

    电话那边焦急的声音,一直在问,“你们在哪里,在哪里?”

    车窗被大雨大的噼里啪啦的,乔依然只听得到手机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但听不出来是谁的。

    她身后就拿过顾毅手上的手机,大声嚷着,“馨茹,我从店里出来了,才走了三个路口而已了,我们的伞也丢了,年芳她现在发起了高烧……”

    乔依然的话还没说完,她的车窗就被敲响了。

    她立刻打开了车门,顾澈正打着一把大伞又拿着一个厚外套过来了。

    “怎么是你?”乔依然立刻就想关上车门,她不需要这个男人的施舍。

    顾澈二话不说把外套披在她身上之后,就把伞收了,放在了后座,他推着乔依然,“孩子发烧的难受,你去后面哄着点。”

    “我们不要你管,你下去,”不等乔依然说完,她就已经被顾澈抱起来丢到了后座上。

    着急的男人这时候一点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吼了她一声,“现在是你任性的时候吗?女儿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或许是他久违的霸道,又或许是乔年芳难受的哭声,乔依然便没有反驳他了。

    车子也已经重新启动了起来,困在后座地上的乔依然,扶着顾澈的小手,撑着座椅爬了起来。

    被妈妈抱在怀里的乔年芳,就没有哭得那么声嘶力竭了。

    一路上只有着雨水打着窗子的声音,还有乔年芳的哭声。

    在路上的时候,顾澈已经打电话让赖柏海安排医生等在了医院门口。

    顾澈把车子才停稳,就把乔依然怀里的小女孩抱走了,大步朝着门诊处跑了去。

    “伞,”乔依然忙不迭地抱着顾毅就下了车。

    刚才抱着两个孩子她是前行困难,现在只抱着一个,她就能健步如飞了,可是还是不如顾澈跑的快。

    当她和顾毅跑到门诊处的时候,乔年芳已经被送进医生办公室去量体温了。

    乔年芳一直在顾澈怀里哭着闹着不让赖柏海碰她,听诊器都没有办法碰到她。

    “年芳,别怕,爸爸在,没事的,乖,”顾澈亲了亲小丫头的额头,又给她擦了擦眼泪。

    待她看清楚自己的时候,他又小心翼翼抱着她的双手在嘴边,“我是爸爸,别怕。”

    天真的小孩不懂他在说什么,就好奇地望着她。

    趁着这个空档,这才使得赖柏海能碰她。

    “还是亲爹最有用,”赖柏海听诊完,就开始打趣了。

    哭成小泪人的乔年芳把顾澈的衣服已经哭得脏兮兮了,赖柏海哄她量体温的时候,乔依然朝顾澈伸手,“我来吧,都把你衣服弄脏了。”

    “呵,”顾澈冷哼了声,协助着赖柏海给乔年芳量了体温。

    他望了望乔依然,又看着顾澈说,“需要打针了,孩子肺部有点杂音,还有点咳嗽。”

    “行,你去安排,”顾澈瞟了眼衣着单薄的乔依然,她没穿他给的大衣,而是用那衣服裹着顾毅。

    倒真是个好妈妈,自己都冷的发抖了。

    一向害怕打针的乔年芳,这次有了顾澈的陪同,也不哭了,打针的时候只是抽泣了一下,眼眶都没湿透。

    “真棒,我们年芳不哭哦,”乔依然摸着那小可怜的头,又转身对顾澈说,“你带顾毅先回家洗个热水澡,换衣服,别把大的也搞生病了。年芳,我来照顾就好了。”

    大的,小的,都是他们的孩子。

    顾澈心里柔软的不得了,把乔依然给拉起身,他瞄了眼乔依然又说,“你给媛媛打个电话,让她给你们娘俩拿衣服来换,你给儿子先去洗澡。”

    是不容置疑的,是一家之主的口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