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你以为你是谁-私人婚-
私人婚

第895章 你以为你是谁

    病房的窗子被雨水噼里啪啦地砸得很想,乔依然瞄了瞄那外面的大雨。

    鉴于那天蔡媛媛不接自己的电话,乔依然心里也知道,只怕是蔡媛媛现在早已把她当陌生人了。

    “不用了麻烦媛媛了,我出去给顾毅买几件衣服吧,这后面就有个超级大超市,”乔依然边说,就边蹲下身,摸了摸顾毅那湿漉漉的头发,“妈妈先给你把头发吹干,再去给你买衣服,好不好啊?”

    在顾毅出生后的那几个月里,他是一直都住在这个医院的。

    这医院附近有些什么商店和超市,她仍记得具体的方位。

    顾毅很是乖巧地坐在病房上的沙发上,又拍了拍身边的座位。

    在乔依然给他吹头发的时候,他不停地用着干毛巾给乔依然擦着她湿漉漉的衣服。

    这幅画面倒是让人感觉很温馨,但落在顾澈的眼里,就是这个女人又在跟他划清距离了。

    那“轰轰”的吹风声音一直在响,顾澈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想起身出去打电话。

    “呜……”感受到顾澈要走,乔年芳又把他的手指头给抓得紧紧的,还可怜巴巴眨着眼睛望着眼前的顾澈。

    “不怕,不怕,爸爸就在这里守着你,”顾澈看到脸色苍白的女儿,心疼得不得了,就用大手抱着她小小的身子,“乖宝宝,睡会。”

    他回头觑了眼乔依然,他重要稍微动一下,那抓着他的小女孩就要哽咽地哭一下。

    后来,顾澈直接出声了,“依然,你带着顾毅去洗手间吹吧,吵着年芳休息了。”

    “很快就好了,”乔依然摸着顾毅那已经八层干的头发,她想着也就一两分钟就能完事了。

    可她分明就是感受到了一道冷厉的眼神,她望过去,就看到他蹙着眉头,脸色也阴沉了下来,“抱着儿子去泡个热水澡,我让人送衣服过来。赶紧去,你随便也洗个澡。”

    感觉到她想反对的时候,他又说着,“儿子抵抗力本来就差,你还要僵持到他感冒吗?你就是这样当妈妈的?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呜呜……”

    乔年芳直接哇哇大哭了起来。

    “好,我去,你小点声音说话,瞧你把年芳吓坏了,”乔依然跪在床头,就温柔地摸着乔年芳的小脸,“乖,不疼了,不疼了。”

    边说她用手温热着乔年芳打点滴的手。

    听着小孩的哭声越来越小了,顾澈也学着乔依然那样给乔年芳热着手。

    “有什么事叫我,啊?”乔依然拍了拍顾澈的肩膀,就把已经开始打喷嚏的顾毅抱去浴室了。

    听着浴室已经关上门的声音了,顾澈这才把视线从女儿身上移到自己被乔依然拍过的肩上。

    好像一切都回复到以前,他们一起相亲相爱的时候了。

    “你看什么呢,怎么还不睡觉觉,”顾澈感觉自己被人盯着了,垂眸就看到了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女儿,“妈妈是不是很漂亮?”

    不懂顾澈在说什么,乔年芳舔了舔唇,就闭上眼睛,把顾澈的手指抱得更紧了。

    顾澈打电话让人把他们一家四口的衣服都买来了。

    十分钟后,乔依然还没给顾毅把澡洗完,病房的门被人给敲响了。

    顾澈看了看浴室,又看了看正抓着他手指头熟睡的女儿后,他朝着门口应了声,“进来。”

    进来的人是个女人。

    打断了她冗长的自我介绍,顾澈用下巴指了指浴室的门,“你把这些东西送过去。”

    “好,”来送东西的女人是个刚毕业的小女孩。

    要不是今晚大雨滂沱,其他资深的员工都不肯出来,也轮不到她出来送东西。

    听说这个长相俊美,看起来又洒脱成熟的男人是他们的幕后大老板,她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虽然她的动作很小心翼翼,但明锐的顾澈还是捕捉到了,“我太太和儿子还在等着衣服换,请快点。”

    话虽然说得是有礼有节的,但语气是那种让人听了会有些惧怕。

    年轻的女孩忙低头道歉着,“对不起,我走快点。”

    浴室里现在是雾气缭绕的,温度也不低,顾毅泡在热水里不想起来,还玩心大起,躲进了水里。

    乔依然正在好言相劝着,“宝贝,你别呛到水了,赶紧出来。”

    母亲不想自己孩子出事,这都是人之常情的,但是她一想到顾毅要是个什么差错,顾澈估计又要指着她了。

    他,怎么说也是个不错的父亲。

    “顾太太,顾太太,”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乔依然的沉思。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称呼她了,她一时半会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在她反应的时候,顾毅光着身子就想从浴池里跑出来,但被乔依然给捉回去,放进了浴池里。

    她这才打开门朝女孩伸出了手,要接衣服。

    那年轻的女孩打量着乔依然,她觉得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是狼狈的女人一定不会是总裁的太太。

    所以,她带着深深的不屑,递袋子过去的动作也是傲娇地很,直接把袋子避开了往地上一扔,“这是顾太太的衣服,麻烦你待会交给她。”

    “谢谢,”乔依然只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莫名其妙的。

    现在的她轻而易举地就能从别人眼眶里看出别人的想法了,她带着轻蔑的笑瞟了眼顾澈的那边,就又要带上卫生间的门了。

    “切,当自己是顾太太吗啊?不就是个保姆而已,”那女孩的声音虽然小,但乔依然还是听到了。

    若是以前的乔依然听到了,一定会难受很久的,可是现在她不会了,毕竟那女孩说的对,她不是顾太太了。

    当做什么事没发生一样,乔依然给顾毅擦干之后,就又给他换上干净衣服了。

    “妈妈抱你出去外面的床上睡觉好不好?”乔依然给他穿整齐之后,就要抱他。

    然而,顾毅直接摆头就走掉了,他指了指那浴池,示意乔依然洗澡,又给她把刚刚送来的衣服递了过去。

    全身湿哒哒的乔依然也没有推脱,看着顾毅提着个袋子就走掉了。

    等了许久,顾毅也没有见到乔依然出来,他小心翼翼捂着嘴问着顾澈,“爸爸,妈妈该不会晕在里面了吧。”

    这一说不要紧,顾澈低头一看时间,这小女人洗澡都一个半小时了。

    他心下有些担忧,就让顾毅看着乔年芳,他直接破门而入了。

    “啊?你干嘛?”乔依然正光着身体用吹风吹着她刚刚洗过的脏衣服。

    眼下,他进来,她一时半会不知道该遮什么地方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