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奇葩-私人婚-
私人婚

第90章 奇葩

    门外的乔依然,心绪复杂,她急冲冲地赶回来了,又不敢进去,她是怕进去人不在,她很怕。

    凭什么他跟她结婚了,他明知她是他老婆,一直骗着她,逗着她玩。

    凭什么结婚了,他还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也不跟她解释,乔依然是又气又恼。

    坏男人,招惹她又去勾搭别的女人。

    “臭鸭子先生,坏鸭子先生,再见到你一定……”

    这时候,公寓的门开了,顾澈穿着一身黑色的居家服,手上拿着黑色的垃圾袋推门而出,他的短发还是湿漉漉的,棱角分明的五官上还泛着水珠,他凌厉的眸光扫了一眼乔依然。

    方才有一肚子话想骂顾澈的女人,在见到他之后,立马就消停住了。

    她的眸光一直追随着男人颀长的身影,望着男人推开了安全门去扔了垃圾,又望着男人不动声色地进了公寓,她也灰溜溜跟了进去。

    “老公”,乔依然一进门,东西仍在地上,鞋子甩掉后,直接钻到了顾澈的怀里,不停呢喃着,还好他在,“老公,老公。”

    今晚的乔依然有些反常,顾澈垂眸望向她的时候,她紧闭的眼睛上,那细长的眼睫毛沾染了未滴下的泪珠,圆润的鼻子不停地蹭着他的怀里,嘴角向上扬着,“老公,你在家真好。”

    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一寸寸探进顾澈的居家服里,环住了他精壮的腰,又踮起脚想吻男人的唇,但他偏过头把乔依然的手给拽出了他的衣服,“早点洗了睡,不用等我。”

    男人说完,就双手插进口袋,打算去书房。

    “为什么不用等你?顾澈,你干嘛不碰我?我是你老婆”,乔依然朝那挺拔的背影吼着,她咬唇,下了很大的决心,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光着身子走到他面前。

    女人娇嫩的肌肤在灯光下格外的粉嫩,她身上独有的香味萦绕着顾澈,他吞了吞口水,深邃的眸光故意不去看乔依然,低头,声线极沉,“我很忙。”

    忙着干什么?陪蔡媛媛吗?

    “难道你以前就不忙吗?在我不知道你是我老公的时候,你都能经常抱我,亲我,摸我,那时候我不愿意。现在我知道你是我老公了,我愿意把我自己给你,你为什么不肯碰。”

    这时候的乔依然咄咄逼人,她全身紧绷,身上紧张地所有汗毛都竖了起来。

    “乔依然,把衣服穿上。”顾澈冷漠地命令着,他压根都不看乔依然,绕过她就往楼梯上走。

    当一个女人光着身子站到一个男人面前,她诚心把她献给男人,还遭到了拒绝,她心里很是难受,自尊像是被人踩在了脚底下了。

    她身体也忍不住发抖,她喉咙里涩涩的,手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掌心。

    她一路小跑挡在顾澈的面前,抓起男人的手覆在她丰润的柔软上,“老公,你以前不是最爱摸这里吗?为什么现在都不肯碰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不发一言的男人推开了她,径直朝楼上走去,乔依然整个人无力地滑落在原地,她主动吻他,他躲开了,她光着身子站在他面前,他走掉了,不一会又穿戴整齐地下来了。

    “你去哪?你是个已婚男人,大半夜的要去哪里?”乔依然闪着泪花的眼眸,紧紧盯着男人。

    男人不回答也不看她,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眸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你需要单独冷静。”

    乔依然啊乔依然,你怎么就这么失败,他都在外面有人了,你还这么死皮赖脸缠着他,“既然你这么不想看到我,那我走。”

    忍住眼泪,捡起地上的衣服,乔依然缓缓地穿上了衣服,她多渴望顾澈能拦着她不让她走,但她直到穿好了鞋子,拿上了包,顾澈都不发一言。

    就这样走,乔依然心里实在不甘心,她失而复得的感情怎么就这么轻易地被别人抢走了。

    可是要走的话既然说出口了,若是不走,只会更加让人讨厌。

    “你公寓的钥匙,我放玄关这里了,你的附属卡上次掉入山谷了,我没办法还给你了。再……见!”

    这应该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吧,乔依然的视线被眼前的水雾挡住了。

    她不想走,一点都不想走,偷偷回头打量了一下顾澈,宛若天神一般的男人,又怎么会喜欢她,他压根都不是属于她的。

    超市那两个奇葩女人和蔡媛媛都说的对,是她乔依然配不上他,想必他也是这样想的吧。

    颤抖的小手打开了门,晚风从过道里吹在人的身上有些凉意,但都没有乔依然的心里冰凉,她的老公不要她了。

    乔依然吸了吸鼻子,依依不舍地踏出了公寓的门,她不敢转身关门,因为她害怕见到顾澈不挽留她的模样。

    当门缝只剩下最后一丝的时候,门被一道强而有力的力道拉开了,连带着刚出去的女人同时也被拎回来了。

    “谁同意你走了。”顾澈把娇弱的女人抵在墙上,大手扯掉了她手上的包,他目光灼灼盯着乔依然。

    他把瑟瑟发抖的女人单手抱上了卧室,把乔依然摔在床上,“你这动不动说走的臭毛病,得治。”

    “你……”乔依然还没出声,她的唇就被男人封住了,“唔……”

    一行热泪从乔依然的眼角滑落,男人狠狠地吮吸着她丰润的唇。

    “唔……老公……”女人的小手覆上男人宽阔的肩膀。

    两具火热的身躯在柔软的床上缠绵着。

    “嘶嘶”几声,乔依然只觉得身上一片凉意,身上的衣服被顾澈粗鲁地扯掉了,随后男人滚烫的身躯紧贴着她。

    她怕,这时候的顾澈在透进来的月光下,看起来很恐怖,他眼神迷离,黑夜中他的眼睛很明亮,像是要把她吞噬一样。

    他疯狂地攫取着乔依然口腔里的空气,她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僵硬得不像是她自己的了。

    两人十指紧扣。

    她对男女之事很生疏,当男人粗粝的十指划过她娇嫩的肌肤时,她全身都在发抖,蜷成团向男人靠近着。

    他疯狂又温柔地吻着她每一片肌肤,乔依然觉得她自己的身子逐渐变得很软了,软得不像她的了。

    此刻男人的大脑停止了思考,他的身体很需要眼前的女人……

    当一阵异物感冲刺进她身体的时候,乔依然抓着男人的背,她全身紧绷,咬牙痛苦地问着,“老公,为什么……第二次……会这么疼。”

    额头已经全是汗的男人,放慢了动作,俯下身吻了他的小妻子一口,欣喜道,“傻瓜,第一次当然会疼。”

    有些疼,有些侵蚀人心,还有些开心,总算她老公肯碰她了,月光透过玻璃窗的缝隙照在乔依然脸上,让她看起来格外的温柔,她嘤嘤呜呜含糊不清喊着,“老公……顾澈……老公。”

    顾澈原本对女人是不是第一次持无所谓态度,但他小妻子带给他的美好体验,让他的身心都是愉悦的,他也不记得昨晚要了多少次,他小妻子让他回味无穷。

    :大家六一快乐,整个月都是三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三更哦,三更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