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那些被遗忘的时光并没有被遗忘-私人婚-
私人婚

第907章 那些被遗忘的时光并没有被遗忘

    聪明的文菡,一下子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是什么了。

    特别是对方的五官,简直跟顾谦有八成相似的。

    “阿姨,您好,我想您是误会我跟顾谦之间的关系了,”文菡压根就不同意顾谦那扯得要死的什么假男女朋友的提议。

    在施艳的眼里,她的儿子就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只有他挑女人的份,哪里容得下女人去挑顾谦的。

    眼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姿色有,但不足以倾国倾城的。

    敢这么在自己面前叫嚣,难道她的家世比顾家更雄厚吗,“敢问你是哪家的千金,这么大的口气?”

    话虽然是恭敬的,但是那语气绝对是带着深深的鄙视。

    文菡不卑不亢地站得笔直地很,“我就是很普通的家庭出生,我对您的儿子没有一点想法,请您放心……”

    “妈,您能不能给我留点自尊,非要再让我听到打击的话吗?”顾谦在会场里,看不到自己妈妈和文菡,他就着急地跑出来,“妈,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静静。”

    说罢,顾谦就大步跑开了。

    那低落的样子,让施艳担心地不得了,她抬起手拿包,对着文菡跃跃欲试着,“我儿子有任何闪失,我跟你没完。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看着这莫名其妙的母子,文菡只觉得她自己的大脑容量有限,搞不清楚这两母子的戏码。

    只是,顾谦离开时看着她伤感的样子,她心里不由得多想了,他难道是真的对她……

    “才不会,那种花花公子说的话,她才不要呢,”文菡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终究心里还是放不下,就给唐浩宇打着电话去了。

    “喂,有什么事?”唐浩宇此时正和小悦在楼下花园里散着步。

    文菡急忙地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通,又督促着他,“你赶紧去看看你的好兄弟,他这要出个什么事,你良心过得去吗?”

    “我为什么要过不去,”唐浩宇忍不住笑不出了声,“他又不是你的谁,你那么着急干嘛呢?不知道的,以为你是他女朋友呢?”

    早就发现这两人很是不对劲了。

    只觉得跟他无能了,文菡甩下狠话,“他死了,你就会安心吗?”

    望着那“嘟嘟”的手机声,唐浩宇无奈地耸了耸肩,对着好奇的小悦说着,“你相信你二哥会跳楼吗?或是做其他傻事吗?”

    在小悦的眼里,她二哥就是一个脸皮比地球直径都厚的神奇人物,她直接放声大笑了起来,“跳楼,那一定是因为他去了豆腐渣工程的楼顶了。”

    对小悦的这个观点,唐浩宇很是认同,又朝小悦举起了手,“givemefive。”

    像个好奇宝宝的小悦,就缠着唐浩宇问起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文菡也想不管了,可是她一想起顾谦那对她怨念又失望的眼神,她就很是不心安。

    最后,终于在楼顶的休息区遇上了他们两母子。

    见顾谦没事,她也就放心了,她想走的时候,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就找了处地方躲起来偷听了。

    “妈,你说我就那么差劲吗?为什么文菡就不肯接受我?”顾谦空洞的眼神望着天上的星辰,那语气一点生机都没有。

    施艳哪里见过自己儿子这么失落彷徨的样子,她也不敢激他了,就安慰着,“阿谦,你真的就那么喜欢她吗?她哪里好,无非就是贪图我们家的钱罢了。”

    刚才那个女孩,看起来干练,厉害,更何况那是顾澈的手下,谁知道她接近顾谦是安得什么心。

    “妈,我倒是希望她贪我们家的钱,”顾谦煞有介事地揉了揉眼角。

    “儿子,你别哭吗,”施艳心疼地不得了,“妈给你介绍的女孩可比她强不少倍,改天听我的去见见,好不好?”

    “可是那些人都是贪图我是顾家二少爷的身份,只有文菡,不止不贪图我的钱,还生怕欠了我的钱,”顾谦跟自己妈妈娓娓道来着,“我请她吃饭,她一定会想办法来还给我。我不要,她就给我充话费。”

    “从来都没有女人,要跟我分的这么细的。”

    “那都是假象,”施艳越发觉得这个文菡欲擒故纵玩的好了。

    “我借给她的伞,她弄不见了,又买不到一模一样的,我就说算了,让她请我吃顿饭就好了。那知道这饭吃了,她在网上拜托网友打听到了一模一样的伞,她就花了两倍的价钱买回来了,那伞还给我的时候,距离我的伞不见了有足足六个月,您说她是不是品质高尚,我从那时候就喜欢她了。”

    顾谦很不是不高兴地看着自己妈妈叹气道,“妈,我很希望她是您说的这样。只是可惜,就连我请她吃棒棒糖,她都要还给我。难道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那里会,我儿子是万人迷,是那个臭丫头的眼睛不好使,”施艳心疼地抱着自己帅气的儿子,她只觉得是文菡有眼不识金镶玉,“阿谦,你可不要为了一个女人就不要妈妈了。”

    “希望我不会做傻事吧,”顾谦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底气不足,吓得施艳又把他给抱紧了,“儿子,要不要妈帮你忙。”

    顾谦得意地抬头对着天空笑了笑,又用着悲怆的语气说着,“不要,我可不希望她觉得我没用,连追女孩都要靠妈妈辅助。”

    在角落里缩着的文菡,随着顾谦的话,思绪也跟着回到了那些过去的岁月里了。

    尤其是那把伞,她当时明明就装着只是凑巧去国外出差偶然看到才带回来的,他怎么就知道是她在网上找寻许久的。

    这件事,唐浩宇也不知道啊。

    心底有丝异样的感觉滑过,却没有被她察觉到,或是她不想去认识,就在心里猜测道,“他那么能瞎掰,这次一定也是瞎猜中了。”

    楼下仍旧留在会场里的顾澈和乔依然,现在僵持着。

    “顾澈,我要回家了,我女儿大病初愈,我不放心,”她可是故意一字一句强调着“我女儿”,就是想跟他拉开距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