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不喜欢她跟他来往-私人婚-
私人婚

第91章 不喜欢她跟他来往

    一室涟漪,第二天的太阳照射进房间里的时候,乔依然只觉得全身像是被车碾过一般,让她动弹不了。

    昨晚那羞人的一幕幕浮现在她脑海里,顾澈跟她说,“傻瓜,你以为第一次的血迹,那是你撞伤鼻子留下的。”

    那昨晚,岂不是他们的洞房夜……

    “嘶”,乔依然转身的时候,下身的痛楚更明显了,她心里很是甜蜜:总算成了顾澈的女人。

    “这世界上会有几个男人像我这样,被自己老婆逼着洞房”,男人毫无遮拦地话语,贴近乔依然的耳朵邪肆地说着。

    顾澈说话的过程中,大手也很不规矩地在乔依然身上游走着。

    初初经历人事的女人,害羞地把脸埋进枕头里,昨天那个当着顾澈面脱掉衣服的女人不是她。

    她想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却被男人反扣进了他的胸怀,男人握着她的小手,攀上了一个滚烫的东西,吓得她立马缩回了小手。

    清晨男人的声音是嘶哑低沉的,听起来很性感,顾澈吻了吻乔依然光滑白皙的后背,“一大早就勾引我。”

    “我……什么都没……做。”乔依然仿佛感觉到了昨晚那个让她又痛又快乐的东西紧紧顶着她的屁股。

    “你别说了。”乔依然伸手捂住顾澈的嘴,这个男人的眉眼之间尽是捉弄了她的得意,“都怪你,疼死我了。顾澈你……混蛋。”昨晚弄了那么久,今早又……

    他昨晚在意乱情迷之时听到乔依然第一次当他的面叫他“顾澈”,她小妻子的声音软糯糯的,尤其是在她全身酥软无力的时候叫他名字,让他有种翩翩欲仙的感觉。

    如果单独只叫他阿澈,会不会更动听。

    “叫阿澈。”男人的手一点也不规矩,在女人肌肤上画着圈,暧昧地问着,“嗯?是不是昨晚我不够卖力。”

    不想搭理顾澈的女人,咬紧了唇就是不想如他的愿,他坏死了,什么话都说的出口。

    她不出声,他有的是法子让她出声,很快,乔依然又感觉到了一个不属于她身体的东西在她体内横行霸道,“顾澈,你……唔……”

    “叫我……我就放过你。”骨节分明的大手揉捏着她那两团柔软,身体也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在他怀里软成了一滩泥的女人,紧抓着床单,满脸酡红地喊着,“阿……澈。”

    听话的喊完之后,她换来的又是一阵肆无忌惮地折腾,直到中午乔依然才睡醒了起床,身边的男人早已不在了,他躺过的地方也凉了下来。

    房间的空气里还弥漫着两人亲密过的味道,羞得乔依然捂住了脸,虽然好丢脸,但……总算如愿了。

    洗澡的时候,乔依然无法面对她满身的红斑,嘴角含着幸福的笑意,小声责怪着:“该死的顾澈是八百年没碰过女人吗?”

    “扣扣”,浴室门响起的声音让乔依然提心吊胆了起来,随之响起一个醇厚的声音,像在调侃着,“叫我?需要帮……忙吗?”

    他咬字“帮忙”的时候,太邪恶了。

    “臭流氓。”乔依然立马把浴室的门反锁了起来,娇小不着一物的身躯靠在那磨砂玻璃窗上。

    这画面让男人很是赏心悦目,她娇小的妻子身体虽然稚嫩了点,但还是很合他的胃口,男人倚在浴室外的墙上,颇为享受的抽起了烟。

    “你走开啦,干嘛守在门外……”

    乔依然期盼着男人走了,她才出浴室,可是最后挨不过他,她只得硬着头皮红着脸,在他灼灼的眸光下出了浴室。

    躲着男人换完了衣服,乔依然猛然间才想起今天的兼职,跑下楼摸出手机,发现了好几十通电话。

    她首先给小雅回了电话,小雅见她一早上迟到了,就又帮她请了一天假,乔依然感激地说完谢谢后,小雅最后才说有位郑先生一大早就找过她,并把号码给乔依然发了过来。

    望着那串号码,乔依然笑了笑,所谓的郑先生就是郑彦,“童哥哥,你找我?”

    “也不是特意去找你,早上路过了心意西点想进去跟你打声招呼,可你同事说你不在,给你电话又打不通,有点担心你。”郑彦在听到乔依然轻快活泼的说话声后,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踏实了。

    一早上联系不上乔依然,郑彦满脑子胡思乱想,脑海里全是乔依然红着眼眶拉着那个一脸冷漠的男人走的样子。

    “哈哈,我很好啊。”乔依然捡起地上扔着的那三盒小黄鸭蛋糕,朝刚刚下楼的顾澈扬了扬,又对着电话说着,“昨晚,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喜欢吃我的蛋糕啊。”如果不是郑彦提到小黄鸭蛋糕好吃,她也不会心血来潮地想给顾澈送点过去,也就更不会跟顾澈……

    她满心的满足和娇羞,小脸红扑扑的。

    听着乔依然讲电话喜上眉梢的声音,还有微红的脸颊,顾澈蹙了蹙眉,他从乔依然身后把乔依然拥入怀中。

    女人小小的惊讶之后,扭过头,朝他眯了眯满是笑意的眼睛,又对着电话说,“昨晚,有点事就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当作谢谢你喜欢我做的蛋糕了。”

    顾澈莫名就讨厌郑彦,乔依然也只好尽量在他在的时候不提郑彦这两个字,也很快地结束了电话。

    “老公,吃吃我做的蛋糕。”乔依然随手就把手机塞进了口袋,打开了蛋糕盒子,那可爱的小黄鸭造型早已变成了一滩黄色的奶油。

    “真可惜,我的小黄鸭蛋糕啊,可惜鸭子先生吃不上了。”三个蛋糕盒子里的蛋糕都没有了造型,乔依然失望地拍了拍男人的手,“下次给你做个更好的。”

    男人今天还未刮过胡须,用下巴扎着乔依然的细嫩的脸颊,女人缩着脖子躲闪着,“依然,别和郑彦来往了。”郑彦那臭小子太让人不放心了。

    “为什么,童……”她明显感觉到男人不高兴了,连抱着她的力气也加重了一些,她马上改口,“郑彦挺好的,干嘛不让我跟他来往。我们可是同事。”

    “那就辞职。”不容反抗的命令,这是他常年在公司养成的习惯。

    好端端的她才不要辞职呢,幼儿园的小孩子多可爱,“我不想辞职。你又不想要孩子,我又很喜欢小孩子,自己家里没有,还不允许我在外面逗逗别人的小孩吗?”

    他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不想要孩子,“那我们生个十个八个”,男人故意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让女人的脸颊很快就红了起来。

    “老公,人家就是很喜欢跟一群孩子玩,当当孩子王,喜欢孩子们甜甜地叫我‘乔老师’。”乔依然被男人转了身,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冷峻的男人。

    “求你了,老公。”柔弱无骨的小手轻抚着男人坚硬的胸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