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腰酸-私人婚-
私人婚

第911章 腰酸

    赵馨茹目睹这父子俩一唱一和,近乎于强迫做成了这笔生意。

    她由衷地觉得乔依然现在的坚持最终都会化成炮灰的,心里也忍不住替自己表弟,有些可惜了。

    “依然在厨房,”赵馨茹直接朝顾澈指了指厨房的位置,又招着手把顾毅给唤过去了。

    一推开厨房的门,就听到了烤箱和打蛋器正在轰隆隆响个不停。

    那个记忆中瘦弱的女人,依旧还是纤细单薄,但正在做蛋糕的她脸上留露着一股让人沉迷的自信。

    乔依然只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并没有抬头看,一边用衣袖抹着鼻梁和额头上的汗滴。

    “那个榴莲千层就要好了,在等我十分钟,”乔依然说完,也没听到回应,更没有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

    要说今天是出奇的忙,赵馨茹不可能会在厨房待这么久的,更何况外面还有着她的两个孩子,“馨茹,你该不会又把大米给抓壮丁抓来了吧。”

    “额?是顾先生,依然,”小悦正在切割蛋糕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个长相绝佳的男人,“我先把切好的蛋糕拿出去。”“

    “好,小悦你先休息会吧,厨房我一个人就好了,”乔依然看着顾澈定定地看着自己,怕是有什么话要说。

    很显然,她现在不适合跟他时候什么话,但既然他想谈了,她也就硬着头皮往上吧。

    早上见过陆松仁之后,她的心情一直都波澜四起的,若不是繁重的工作压着她,只怕她又会胡思乱想了。

    他就想一尊雕像伫立在门口,也不动,更不出声,让乔依然无法去断定他究竟要跟自己说些什么。

    乔依然心不在焉地在蛋糕胚子上挤着奶油。

    她时不时捶着自己已经酸疼的腰了,抬头之时就已经看到他那紧蹙的眉头了。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早上带着孩子们去见陆松仁了。”

    两人之间的沉静被打破之后,顾澈的眉宇却锁得更厉害了。

    乔依然站直了身子,盯着这张依旧冷峻也依旧俊美无酌的脸看了会,才又说话,“顾毅还小,我希望你不要把大人们之间的纷争影响到孩子。”

    纵使陆松仁再坏,从他隐藏住他的手铐,却又眷恋地望着顾毅和乔年芳的样子,也能看出,他很期待和外孙们亲昵。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你这样会吓到顾毅的,”自己儿子完全继承了乔依然的胆小,他甚至都能猜测出顾毅见到那些高墙深院还有那些警枪之后的胆怯。

    看样子,他真是来找自己算账的。

    联想起昨晚他明明都想跟自己和好,却因为她临时提到了横在他们之间的陆松仁,他就生气地把乔年芳的婴儿车都给扔出去了。

    终究还是回不去了,乔依然又捶了捶酸疼的腰。

    在她闭眼沉思的时候,却也错过了男人对她的疼惜与自责。

    “顾澈,我现在很忙,你也看见了,”乔依然是有很多话想跟他说清楚,甚至还想在他们之间尽快有个了断,“我现在不像跟你吵架。”

    然,她也知道只要跟他辩论后,她自己的心情受到波动后,做出来的蛋糕一定就不会让人吃出幸福的感觉了。

    见她指了指那些等着要打包装的蛋糕盒,还有那些等着要装进袋子里的小面包。

    “为什么你觉得我们一定会吵起来,我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顾澈一步步走进她,使得乔依然觉得有股无形的压力压迫着她,使她胸口阵痛,甚至喘不过气来了。

    那熟悉的清冽薄荷味,是她在离开他之后最眷恋的味道。

    “我不讲道理行了吧,”乔依然都有些后悔让小悦去休息了,“我把蛋糕先拿出去了。”

    离开有他气息的地方,乔依然都觉得呼吸都顺畅了起来。

    “妈妈,爸爸呢?”顾毅可是一直都守在厨房外,生怕爸爸又欺负了妈妈。

    “在里面呢,”此时乔依然有些懂得了为什么大家都说孩子是甜蜜的负担了。

    就像她现在,双腿因为长时间站立,变得很是麻木了,腰酸背疼的,可看到自己儿子的笑容,她就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现在这么累,也是为了能给顾毅优渥的生活条件,毕竟这孩子是顾家一定是过着大少爷的生活。

    一想到以后要跟顾澈争抚养权,她就头疼了。

    赵馨茹已经累趴在沙发上了,此刻看到乔依然就跟她讲起了顾澈和顾毅两父子合伙卖蛋糕的趣事了。

    “我儿子真棒,”乔依然弯下腰抱起顾毅的瞬间,突然就觉得腰好僵硬,有些站不起来了,“顾毅,你赶紧下来。”

    “不嘛,我要妈妈抱,”顾毅撒娇地往乔依然脸上亲了一口,“我给你加油。”

    望着自己儿子那么真挚又渴望的样子,乔依然一咬牙就抱起了他。

    “妈妈好棒,”顾毅才欢呼完,乔依然就赶紧把他给放下来了,“等妈妈忙完,才好好抱抱我的小宝贝。”

    身体已经在向乔依然发出警告了,她每挪动一步,腰就在隐隐发疼。

    回厨房的时候,乔依然把手握成了拳头在腰后捶着,就见着顾澈已经带起了卫生手套穿着厨师服给糕点装上了包装袋。

    因为身体的不适,乔依然也不想再跟他废话多少了。

    盯着他看了会,见他对着那些模板装的也像模像样的,她就又开始做新的蛋糕了。

    只是,她猛地发现,自己弯不下腰去拿地上的鸡蛋了。

    “要鸡蛋吗?”两人虽然没交流,但是顾澈的视线一直都是在她身上的。

    男人轻而易举地就弯腰给她拿了一打鸡蛋。

    乔依然腰疼的连一句“谢谢”都不说不出来了。

    之后这个蛋糕就是在她以一种奇怪蹲姿之下完成的。

    “顾澈,你帮我把蛋糕拿出去一下,”乔依然每挪动一步,就觉得自己的腰都像要撕裂了。

    究竟是怎么了,今天也没干多少活啊。

    扶着她坐下之后,乔依然疼的揪住了他的胳膊,“疼,我不能坐,整条尾椎骨都难受。”

    看着他深邃眼眸里自己那无助又恐惧的样子,乔依然逞强地想推开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