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女主人的风头被抢-私人婚-
私人婚

第914章 女主人的风头被抢

    “小宝贝,你怎么连鞋子都不穿就跑出来了,”高雅澜心疼地就让小菊把顾毅给抱起来放她腿上了。

    顾毅迷迷瞪瞪地靠在高雅澜怀里,打着哈欠,“我想找妈妈,就来不及穿鞋了。”

    “我妈妈昨天住院了,她好可怜,”顾毅可怜兮兮地说着。

    “你才可怜呢,都没吃早餐,你看看你妈妈吃多少东西了。”

    赖柏海见着乔依然不跟顾毅打招呼,却那么看着他们,他心里觉得很是不妥。

    从高雅澜怀里抱过顾毅,赖柏海把又抱到了乔依然面前。

    “妈妈,你好了吗?”顾毅兴奋地就想往乔依然的怀里跑,而她也很乐意接受自己儿子的亲昵,“我好了啊,都能抱你啦。”

    又或是她不想在外人面前,坦露了她的脆弱。

    赖柏海转了个身,用后背对着乔依然,“不给你抱,不给你抱。”

    说完,就抱着顾毅下楼了。

    “小家伙,吃早餐去嘞,”赖柏海把楼上的空间留给了乔依然和高雅澜。

    他的这种意图,乔依然也容易就懂了,但她却一点也不想跟高雅澜谈话了。

    “依然,你是在怪我刚才没跟外婆解释吗?”高雅澜一眼就看穿了乔依然不高兴的点。

    为此,乔依然也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淡淡地说着,“也难怪外婆不那样想,不是吗?你安心住在这里吧,大家都希望你留下来的。”

    她又不是傻子,早不走,晚不走,非要她在这里的时候走。

    “这个问题,我们先不谈,”高雅澜朝着乔依然和顾澈的卧室滚动着轮椅,“我们进去说话,小菊,给我们送两杯茶进来”

    她还真有本事的。

    一副女主人的做派。

    看样子是躲不过了,乔依然也就走了进去,“高小姐,你请说,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忙的。”

    原本打算跟顾毅好好说说,她回去养好了腰再来接他,可乔依然很怕高雅澜趁她走了之后又不走,彻底霸占了她的儿子。

    小孩子的忘性又大,她实在是害怕自己儿子对自己感情会减淡。

    小菊送完茶之后就出去了,高雅澜直接开门见山地说着,“我的腿不能全怪你亲生父亲。”

    “很抱歉,害你年纪轻轻就行动不自如了,”乔依然这才意识到这几年她和陆松仁都未曾给高雅澜赔偿过,“你放心,你这辈子的医疗费和生活费,我会让陆松仁都付给你的。”

    高雅澜摇头,又朝她伸着手,但乔依然还是跟她保持着远远的距离,“如果不是我双腿有问题,我想我也不会得到阿澈这么细心的照顾。”

    “如果是担心我重新回到顾澈身边,我想劝你安心,你安心追求你所爱的人就好,”乔依然强调着,“可我的儿子,我是要带在身边的。”

    见乔依然脸色闪过一丝不悦,高雅澜又紧盯着她双眼说,“你知道陆松仁背着你做了多少破坏你跟阿澈的事情吗?”

    听到这样一席话,乔依然双眸瞪圆了,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难道这种时候,她不应该说些挑拨离间的话吗?

    或是说些让自己知难而退的话。

    见乔依然怔愣了,高雅澜淡笑着说,“你和阿澈领证之前,我的丑闻,就是我和陆松仁串通起来的。就是为了我装可怜,让阿澈靠近我,从而让你吃醋,最好破坏你们。”

    “在你们领证的时候,是我求方睿霖百般破坏的。”

    “还有那次车祸,不是我一个人导演的,是陆松仁提议的,就是让阿澈欠我人情,那样好离间你们。”

    “你亲生父亲最过分的事情是对阿澈……”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高雅澜的话也被打断了。

    顾澈抱着乔年芳进来了,“妈妈和阿姨在聊天啊。”

    “年芳好漂亮啊,”高雅澜望着可爱的孩子,跃跃欲试地想去抱一抱。

    不等她开口,顾澈就把小小的年芳放在她怀里了,还帮她把膝盖上的毛毯重新盖好了。

    那种爱怜与默契是那么地浑然天成,一看就是平时经常这样。

    看见这样的画面,乔依然只觉得自己多余极了。

    “我下去看看顾毅,”她挪着步子就朝着门外走去,却被高雅澜叫住了,“依然,等会。”

    顾澈适时地拉住了她,又用手轻轻摸了摸她的部分,语带关切,“好点了吗?”

    “可以动了,谢谢,”乔依然抗拒地推掉了顾澈的手。

    就是很不喜欢他的手碰了别的女人,又来碰她,让她有种很怪异又别扭的感觉。

    顾澈也不恼,揉了揉她的头,低声问着,“我去把顾毅给你抱上来。”

    瞄了眼高雅澜,乔依然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带着顾毅就在花园里走走。”

    说罢,就不等顾澈同不同意,她就跨着大步朝着楼下去了,生怕他追上去了一般。

    “我今天跟依然似乎闹了点矛盾,”高雅澜主动交代着事情。

    听得只觉得好笑的顾澈又把她推向了阳台。

    这样就能看到乔依然牵着顾毅在花园里散步的样子了。

    “她还是小孩子脾气,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没什么坏心思的,”顾澈坐在了阳台上的椅子上,不时看着楼下的一大一小,又看着高雅澜怀里的乔年芳。

    昨晚老婆孩子都在怀里的感觉真的很温暖,让他心中缺失的那块地方也被填的满满的了。

    他望着乔年芳那清秀的小脸,在心里对天上的妈妈说着,妈,我也不算特别不孝是不是?毕竟我给您生了可爱的孙子和孙女。

    “我知道,我本来想帮你们一把的,”高雅澜心里还是放不下顾澈,可乔依然不在的这一年多里,他们都没有任何进展,更不谈现在乔依然回来了。

    有些人,终究是不属于她的了。

    “雅澜,我想在她面前保留该有的尊严,”那不人不鬼的崩溃日子,他真的不愿意让她知道。

    高雅澜很是不解,“如果不说,她对你的误会只会越来越深。”

    在顾澈看到他母亲被折磨的那些映像,他近乎于崩溃,甚至是发疯状态了。

    那次比当年他妈妈离开的时候,更加严重。

    高雅澜一如当年安慰顾澈那样,每天陪在他身边,穿着蓝色的衣服,画着跟他母亲类似的衣服。

    年少的时候,她是无意中帮顾澈走过了那段黑暗的日子。

    那时候,却是在医生的指导下,有意识地帮他渡过了那痛苦的日子。

    越了解他,她就越舍不得他人生有遗憾了。

    “顾毅,你爸爸喜欢你雅澜妈妈,是不是?”乔依然弯腰实在是吃力,就那么低歪着头问着喜滋滋的顾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