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不想再丰衣足食的男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915章 不想再丰衣足食的男人

    “当然喜欢啊,”顾毅虎头虎脑地回答着,又指了指正在二楼阳台上看着他们的顾澈。

    喜欢个鬼。

    他要是真的喜欢高雅澜,只怕高雅澜早就给他生孩子了。

    乔依然晃动着脑袋,觉得自己又胡思乱想了起来。

    顾澈喜欢谁关她什么事啊,“顾毅,你也很喜欢她吗?”

    “嗯嗯,”顾毅点头如捣蒜,他把视线给收回来了,指了指他身上的衣服,“喏,这就是雅澜妈妈给我做的。”

    “你爸真小气,连衣服都不给你买吗?”乔依然没头没脑说着,“妈妈改天带你去买衣服去。”

    这种感觉她并不认为是吃醋,这是为了捍卫她儿子不被外人所侵蚀。

    小机灵鬼看着乔依然皱着眉头的样子,眯着眼,抱着扬起的头说,“爸爸说可以喜欢很多人,但只能爱妈妈。所以我最爱妈妈。”

    不得不说,这句话让乔依然很是满意。

    “小宝贝最乖了,来抱一抱,”乔依然才想勾一勾腰,就疼的她半蹲着不能动了。

    “妈妈,你怎么了,”顾毅慌着叫了起来,花园里的园丁见状就把乔依然给扶住了。

    在楼上看到这一切的顾澈,直接下楼来把她抱了上楼。

    看着顾澈和顾毅两父子围绕着乔依然转的样子,高雅澜打从心里羡慕着。

    望着怀里熟睡了的乔年芳,她替顾澈和乔依然高兴。

    只要乔依然回来了,他们之间就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的。

    “高小姐,方先生来了,”小菊站在门口通报着。

    “进来吧,”顾澈把乔依然塞进了被窝。

    “睿霖哥来了?”乔依然勾起身子,想要跟方睿霖打招呼。

    那知道顾澈直接按住她不让她起来,给她腰和后背塞了很软枕。

    方睿霖刚进门的时候,遇上了赖柏海,也就知道了乔依然手上的事情了,“依然,你就在这里好好休养。无聊就让馨茹来陪陪你。”

    “干爹,你怎么不来陪妈妈玩,”顾毅好奇地缠着问着方睿霖,就伸开胳膊让他抱了。

    童言无忌。

    大人们笑着,方睿霖高深莫测地拿着顾毅的小手指了指顾澈,“你妈妈有你爸爸陪,就够了,知道吗?”

    “不知道,”顾毅晃着脑袋,又指了一圈房间里的所有人,“我们都可以陪妈妈玩的。”

    “等你这个小不点长大就知道为什么了,”方睿霖把他放在地上之后,就又接过高雅澜怀里的小女孩,“软软的,抱着真舒服。”

    高雅澜应景地说着,“那就跟阿澈一样,赶紧结婚,老婆孩子热炕头啊。”

    她不知道方睿霖为什么订婚后又迟迟不肯结婚的原因。

    真的很不希望他还在等着自己。

    “会很快的,”方睿霖恋恋不舍地把乔年芳递给了顾澈,“你好好在家里照顾依然,我送雅澜去美国手术,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手术?

    难道她真的是早就打算今天走了。

    “雅澜妈妈加油,”顾毅握着高雅澜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又吻了吻她的腿,“腿腿啊,你一定要站起来哦。”

    离别的时候总算来临了,高雅澜心里很是不舍,就要离开朝夕相处的顾澈了。

    就算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属于自己了,可每天能看到他,跟他说上几句话,她就觉得很幸福了。

    “好好手术,不要有心理负担,”顾澈像个兄长一样揉了揉她的头发,“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言毕,他还主动给高雅澜一个拥抱了。

    方才还忍住不哭的高雅澜,现在直接落泪了,“谢谢。”

    无论再眷恋这个拥抱,她都不该让自己再沉沦下去了,她笑着推开了他,“等我康复回来了,一定要给你们一家四口多做点亲子装。”

    乔依然不傻,她只要随便一分析,就能知道高雅澜并不是如她所想的那么不堪。

    “顾澈,我在家里没事的,不如你也送她去美国,毕竟手术为大,”再怎么说,高雅澜这双腿,她亲生父亲都是罪魁祸首。

    她也希望高雅澜的腿好起来,似乎这样就能让陆松仁的罪孽轻点。

    原计划顾澈是真打算陪高雅澜把手术做完,他再回来的。

    可乔依然突然腰伤了,他着实不想走开,“你真的希望我去。”

    “嗯,”乔依然很是真心回答着。

    “睿霖,不如换架大点的飞机,我们一起去,”顾澈觉得这是个好主意,“顺便去美国给你看看腰也好。”

    容不得乔依然说“不”,他就已经开始给他们一家四口收拾起行李了。

    “yeah,要出去玩啦!”顾毅兴奋地在房间里跳跃着。

    十几个小时后,洛杉矶某间别墅里。

    窗外是白雪皑皑的,顾毅正和高雅澜还有方睿霖在楼下打着雪仗。

    乔依然站在床边望着他们三人高兴的样子,嘴角也忍不住笑了。

    顾澈刚洗完澡,光着上身,头发还湿漉漉地就出来了。

    “洗澡去,”顾澈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温温地说着话。

    他头发上的水珠滴落在乔依然脸上了,她一回头就看到他光果的上身,忍不住抱怨着,“怎么不穿衣服啊,你不冷吗?都多大人了,你儿子都比你懂事,知道洗完澡要穿衣服的。”

    对,就是这个啰嗦的小女人。

    这是他日思夜想的场景。

    为了听到她更多的抱怨。

    他直接流里流气地垂着眸望着她,“待会给你洗,也会全身湿掉的。”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男人比以前更加的成熟了,也越发得有男人味。

    和他对望的时候,很难不被他捉住了心神,她红着脸把横在自己腰间的大手丢开,“我有手有脚,自己能洗。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

    “我老婆就在身边,我不想用手,”顾澈直接咬着她耳垂,就那么用力地抱紧着她。

    清心寡欲了这么长时间,有些感觉在她不停挣扎间已经苏醒了。

    “顾澈,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啊,”乔依然都已经感受到被抵得难受的感觉了,她很怕被楼下的人看见了,就着急地把窗帘给拉上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