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还是沦陷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918章 还是沦陷了

    “馨茹,你以后会遇上一个更懂你疼你爱你的男人,”肯定会遇上这么个人。

    只是那个人会是馨茹喜欢的人吗?

    两姐妹的心有灵犀,让彼此互相对视了一笑。

    人们在对待暂时得不到的东西时,总会给自己一些不切实际的期许,俗称盼头。

    当着这种远在天边的盼头都没有的时候,人心就会失落,甚至是绝望至极。

    乔依然看着一向坚强的赵馨茹低头摸了摸脸,又把脸埋进了乔年芳的胳膊处,“小宝贝,帮你爸爸妈妈好好复合,在这个健康的大别墅中长大就好。”

    就算她过得再怎么痛苦。

    她也是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幸福快乐的,似乎看着别人幸福快乐,她也会幸福快乐一样。

    至于赵馨茹这个美好的期许,乔依然却摇了摇头,“我会让年芳生活得很幸福,我们不需要顾澈在身边也一样。”

    “依然,”赵馨茹蹙了蹙眉头,盯了乔依然看了许久。

    直到乔依然不停地盯着自己身上看了看,又摸着脸说,“我是哪里脏了吗?”

    说着,她还扶着腰就要起身去照镜子了。

    看着她腰还是有点不自如地挪动着。

    赵馨茹就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你脸上有着这几年不曾有过的光彩,被爱情滋润的女人,容光焕发。”

    在赵馨茹那眼含深意的注视下,乔依然有些慌张地把高领毛衣的领子又往上拢了拢,“你想多了,我都这个样了,能做些什么啊。”

    可是她脑海里却萦绕起早上被他给吻醒,她趴在他身上与他缠绵悱恻亲吻的画面了。

    那个男人就是有那种随时超能力,只是吻她就能偷走她的魂。

    “啧啧,瞧你这思春的样子,你俩带着年芳睡得吗?动静太大别吓到孩子了,”赵馨茹随之就捂住了乔年芳的耳朵,“我们年芳是不是快要当姐姐啦。”

    “呵呵,你个思想不健康的女人,我们年芳还小呢,你就给她灌输这种东西,别以为干妈不是妈?”

    脸颊烧得通红的乔依然,把脸给移到了赵馨茹看不见的地方了。

    昨晚,顾澈回来的比较早,她不小心听到他问赖柏海,“她的腰要恢复到什么程度才能过正常的夫妻生活。”

    是的,他是脸一点也不红,那声音平静地就像是在讨论今天吃什么一般随意与平仓。

    “你也知道年芳小啊,女孩子还是应该生活在家庭健全的家庭里,就算是为了我们年芳,你也要好好跟顾澈走下去,”赵馨茹顶住了喉咙里的酸涩,她不舍地在怀里的小女婴脸上亲了又亲。

    “你放心,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或是改变主意了,我都能够配合你的,”乔依然怕隔墙有耳,有些话就地拿到为止了。

    在她俩聊天的间隙里,就看到了顾澈的车里朝着别墅里驶进了。

    高大的男人在楼下的时候,对着二楼的方向吹了吹口哨,就惹得乔年芳不停地手舞舞蹈,开心地要他抱抱了。

    “哪里来的流氓,”乔依然对他这种行为很不齿,佯装着要朝他扔鞋子,那抹颀长的身影一溜烟的就消失在她们眼前了。

    见不到爸爸,乔年芳瘪了瘪嘴,就开始哼哼唧唧要哭了。

    “哎呦,你爸爸是个妻管严啊,”赵馨茹抖着怀里的小女孩,生怕她哭出了声,“年芳,你看看妈妈手里的小海马,是不是很可爱啊。”

    “呜……”乔年芳已经开始了呜咽,又东张西望了。

    那小嘴张张合合地想是要说些什么,很是着急,又很是可爱。

    当她看到那个高大的男人身影出现的时候,就踩着赵馨茹的腿,笑咯咯地朝顾澈伸开了双臂。

    “来,爸爸抱,”顾澈直接解开了西装外套,把小小的女孩塞进他温暖的怀里,又笑着亲着那乐呵呵的小女孩,“小公主,感受到爸爸对你的爱了没?感受到了,就亲爸爸一口。”

    “吧唧”一声,清脆的童音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小心肝最乖了。”

    乔依然已经对顾澈这种近乎于自恋的话语有了抵抗力,很显然赵馨茹一时半会有点接受不了。

    要知道在赵馨茹与他那么多的接触里,见他冷着脸吓人的次数绝对是比他笑得时候多。

    看着他对乔年芳这么好,她也是欣慰的不得了。

    待顾澈跟乔年芳玩了好一会,他这才注意到赵馨茹了,“馨茹,你也来了啊,上次的事情考虑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进入dl工作,无论是从事业,还是与方睿霖见面的次数上来说,足以让当时的她心动。

    然而,现在看来,只怕她从来都没有在方睿霖心里留下过痕迹。

    “我就跟依然一起打理蛋糕店就好了,等着我们做大做强吧,”赵馨茹说完,可她的心却还有一丝失落。

    今天的阳光很好,午饭后,大家便都在花园里玩。

    “干妈,我要荡秋千,你推我,好不好?”顾毅踮着脚跟扯着赵馨茹的手。

    这时,赵馨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她就无奈地摸着顾毅的小脑袋说,“找你爸爸去,我待会带你玩哈。”

    是面粉厂打来确认什么时候送什么货的电话。

    因为最近接了一些定制单,所以就比较要特别注意点。

    “我才不要跟爸爸玩,”顾毅生气地对着朝他走进的顾澈“略略略”吐着舌头,“我去找别人推我玩。”

    “脾气还真大,跟你一副德行,”乔依然幸灾乐祸地取笑着顾澈,在她怀里的乔依然也吐着粉嫩的舌头朝着爸爸妈妈憨笑着。

    阳光下的乔依然,白皮肤白皙都能看见毛细血孔了。

    顾澈深深地注视着她,看得乔依然脸颊都红扑扑的了,他才出声,“他无非就是仗着你给他撑腰。”

    “明明是你把他惹生气的,你还怪起我来了,”乔依然抓起女儿粉嫩的爪子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下子,“叫你不讲道理。”

    他的小妻子看起来是这么年轻,却已经给他生育了两个孩子,“你觉得我舍得吗?”

    “略略略,”乔年芳高兴地吐着舌头。

    “年芳这舌头得剪,你看看这舌苔这里,宽了点,”赖柏海是被顾毅给硬生生拖来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