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你的幸福他人的碍眼-私人婚-
私人婚

第922章 你的幸福他人的碍眼

    “顾毅,不许当着外公的面说爸爸一句坏话,那样你就会过着有爸爸就没有妈妈了,”乔依然白了眼顾澈,又无奈地哄着顾毅,“记住了吗?”

    “那好吧,”顾毅翻着白眼,踩着顾澈的脚就走了进去。

    在一个单独的小房间里,陆松仁和乔依然娘三见到面了。

    监狱里的日子并不好熬,陆松仁苍老了好几岁。

    那张毫无生气的脸,在看到两个小孩子的时候,露出了勃勃生机。

    “外公,我好想您啊,”顾毅站在他身边打量了好一会,才抱住了他的腿,“您想我吗?想我就抱抱我吧。”

    刚才跟老爸索抱被拒绝了,他心里还是很不愉快的呢。

    “小毅,”陆松仁搓了搓那粗糙的手,想去摸顾毅的脸,又怕弄疼了他。

    索性,他就一把抱住了他,把他放在怀里好好看着,陆松仁眼角的皱纹也深了许多。

    顾毅小胳膊展开,一把就牢牢实实地回抱着陆松仁,又朝他甜甜地笑着,“外公,我爸爸对我很好,您不要让爸爸妈妈分开,好不好?”

    明知道陆松仁是最反感听到顾澈名字的,乔依然立刻就转移着话题,“顾毅,快下来,让外公也抱抱妹妹。”

    那知道这个小鬼头却不听话了,直接趴在陆松仁的怀里,偷偷告状了起来,“外公,妹妹回来了,我就没有那么受欢迎了。”

    他那双肥肥的小手捂着嘴巴,鬼灵鬼怪地盯着乔依然,又往陆松仁的怀里缩着。

    对自己儿子这种举动,乔依然只觉得好笑,她抱着乔年芳坐在了陆松仁身边,“年芳跟外公握握手,我们年芳也是个乖宝宝。”

    看着这个人小女娃,陆松仁就惆怅地望着乔依然。

    “小毅,外公抱一下年芳,待会再跟你玩,好吗?”陆松仁温柔又打着商量的语气让乔依然很是诧异。

    自己的亲生父亲,何尝跟她说话有过这么温馨的时刻呢。

    “好吧,”顾毅噘嘴,但是答应了。

    抱着顾毅的时候,陆松仁是含蓄的,所有的喜欢和爱他都隐藏在心里和眼底。

    但抱着乔年芳的时候,他就不隐藏感情,而是直接朝着她小小的脸上亲吻着,“你是你妈妈的女儿,想必也跟你妈妈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吧。”

    小时候的乔依然,陆松仁就连相片也没见过。

    “爸爸,您不要再折腾了,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来好不好?”乔依然这几天跟阿黄通电话了,得知陆松仁又在申请着上诉。

    他并没有回答乔依然的问题,而是继续跟爱吐舌头的乔依然玩着,“年芳,外公带你去买好吃的,去游乐园玩,去送你上学”

    去把所有亏欠乔依然的童年,都回报给你。

    见他不肯搭理自己,乔依然也没有再提了,毕竟现在的局面谈这个话题并不适合。

    临走的时候,她把她以后的打算告诉了陆松仁,“爸爸,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在不健全的家庭里长大,我注定会让您失望了。”

    实则是,她压根就抗拒不了顾澈,跟他在一起待久了,就连恨意也削弱了。

    “没事,我理解,”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没有依靠,那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陆松仁并不是像以前那么激烈地不允许她和顾澈在一起。

    这反常的举动让乔依然走神了几秒,她忍不住问道,“您会祝福我和顾澈吗?”

    “除非我死,”陆松仁阴沉着脸盯着乔依然一眼。

    他的声音很小,小到乔依然要从他唇形去判断他说了什么话。

    孩子们跟陆松仁说完再见之后,乔依然让狱警帮忙看着孩子,她又单独跟陆松仁见面了。

    陆松仁只说了一句,“有空你就回去看看乔志远,他养大你也很不容易。”

    “我会的,”乔依然本想着安顿好了,在回去看他们的,没想到腰疾复发了。

    养大她的爸爸,心太过细了,她要是过得一丁点不好,他就会看出来。

    因此,她总想着一定要好好的风光地回去。

    一直依靠在车边抽着眼的顾澈,看着这三母子出来的身影,就赶紧把烟给掐灭

    他迈着长腿,很快就走到了乔依然身边,却在离她只有三步之遥的地方暂停了。

    身材高大的男人,踌躇了。

    “还傻子干嘛啊?你没听见女儿在哭吗?”乔依然直接用婴儿推车碾压了顾澈的脚。

    彼此深爱的两个人,有的时候只需要对方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爸爸,你好笨啦,难怪外公不喜欢你的,”顾毅趴在推车旁用洋娃娃逗着乔年芳,“妹妹,乖,不哭了。”

    木木的男人,机械地抱起小奶娃,又不像平常那样用花言巧语哄女儿了,而是视线一直盯着乔依然。

    陆松仁始终是横在他跟乔依然之间不可逾越的距离。

    曾经在他们感情最好的时候,她都可以为了陆松仁而与他分道扬镳。

    乔依然拍了拍他的手背,又踮起脚吻了他薄唇一口,“现在可以好好抱我的小宝贝了吗?”

    她细长的手指抚了抚这张堪比雕塑一样精致的俊朗面容,看着他由蹙着眉头逐渐变成了笑痕。

    此刻,她的内心是满满的满足。

    人生,总是有些遗憾的。

    “妈妈,我也要亲亲,”顾毅闹腾地扯着乔依然的裤脚。

    “这个粘人精,”顾澈用腿踢了踢顾毅,见到乔依然笑着横他,“把儿子也给我抱起来。”

    于是,顾澈就照做了,一手儿子,一手女儿。

    这么和谐的一家四口,定格在暗处的照相机里了。

    顾思恺看到的时候,直接烧掉了,他直接打了通电话到了报馆。

    翌日,报纸和网络上的都在传播着,“dl总裁的前妻之父,竟是杀人走私犯。陆松仁的案底都可以绕书桌十个圈了。”

    新闻的发酵速度远比预想中要快,破坏速度也更大一些。

    顾澈和dl集团都成了风口浪尖上的讨论对象了。

    “顾总,这负面新闻很影响我们在海边城的计划,已经有合作伙伴暂停投资要求退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