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不能共同面对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923章 不能共同面对吗

    “知道了,出去,”顾澈把手机给调静音后,就静静地把所有的信息看了一圈。

    无论事情多么大,站在他这个位置,都不能急,更加不能慌。

    半个小时后,那手机上满是各路慰问电话,却唯独没有家里那个小女人的。

    他按了内线。

    文菡就开始一骨碌地快速地说着,“顾总,现在公司楼下已经堆满了记者。市长办公室打来电话说,今年的企业领袖奖不能再给您了。还有许氏的许总,向我们发出了律师函,要求我们赔付负面影响所造成的损失”

    说到这里,她都听不到顾澈给一点反应,于是她就不敢说话了。

    “你的好朋友没打来电话问吗?”顾澈又不停刷新着手机。

    微信,短信,电话,就是没有她的踪影。

    “啊?他啊知道您不见客,就在会客室候着呢?”文菡很是诧异,顿了会电话就被挂了。

    望着那被挂掉的电话,她有些害羞地碎碎念说着,“顾总,我跟顾谦真的没在一起啊。”

    很快,他就看到了顾澈办公室的门内开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怎么可以让她等在会客室。”

    “呃这个啊”文菡转动着眼珠子,心里呐喊着,谁敢在您气头上惹您啊。

    秘书们见惯了他们大老板顾澈沉稳又从容的样子,又何曾见过他这样步履忡忡的样子。

    顾澈想着乔依然肯定是抱着孩子来的,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等这么久,该多着急。

    看着他匆忙的身影消失在会客室的门口,秘书们就开始交头接耳了。

    “老板的弟弟和爸爸都来了,这次的事情还真是闹得够大啊。”

    “你们说待会,会不会三父子共同开个新闻发布会,彻底撇清与前老板娘的关系。”

    “可是前段时间太子爷生日的时候,老板还和前老板娘在一起热舞呢。我同学的表姐可是偷拍了视频,两人完全就是热恋中的模样啊。”

    “男人向来都是爱江山,美人可以有千千万的。”

    文菡“嘘”了一声,又警告着,“至于美人会不会有千千万,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外面等着应聘你们职位的人有千千万。”

    “阿澈,”看到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顾海峰喊了一声,就站起来朝着儿子走了去,“你放心,多少人退出海边城都没事,爸爸会帮你完成心愿的。”

    见到不只是自己小妻子,顾澈心里着实有些失望。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又是老爷子在背后搞鬼吗?”顾澈把大部分的报道看了一遍。

    其中介绍陆松仁过去的诸多资料,是他以前都不曾调查出来的。

    这就足以说明一定是有人下过功夫去收集的。

    虽然这次事情是冲着陆松仁去的,但是所有的报道最后都把炮火指向了乔依然。

    这就足以说明幕后黑手的目的是乔依然,并非陆松仁了。

    顾海峰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着,“我刚听唐浩宇说,dl现在四面楚歌了,股市一开盘就跌停盘了。”

    听到这些顾澈,就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又指了指父亲和弟弟的休闲装,“你们该打高尔夫就去继续打,我回去工作了。”

    “大哥啊,你有事是直接吩咐我去做好了,我们是亲兄弟,”顾谦很诚恳地表明着他担忧的心思。

    只见顾澈扫了他一眼,又扶着他肩膀,凝着眉头。

    “是啊,阿澈,我们都是一家人,有需要就说出来,”顾海峰知道这次自己老父亲不是闹着玩了。

    那些跟dl暂停合作的企业,要不是有老爷子在幕后操控着,他们哪里舍得那么大的项目说退就退,说暂停就暂停。

    顾澈语重心长地望着顾谦,又叹着气看着自己的爸爸说,“你们先送我回一趟家。”

    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的顾海峰纳闷地望着自己儿子。

    他鼓励着儿子,“阿澈,遇上事,我们不要躲”

    “再不回去,您儿媳妇指不定就已经抱着您孙子和孙女指不定这辈子都见不上了,”顾澈说完,就拖着顾谦的胳膊走了,“自己开车来的,还是司机?”

    “司机。”

    “让他把车停到底下停车场的八号门去,那边是不可能有记者的。”

    瞅着顾澈一直打不通家里的电话,顾谦便催促着司机,“再开快点。”

    “是,少爷。”

    顾澈拨不通乔依然的电话,就给云姨打了电话去,“依然呢?”

    “哎”云姨叹着气,一副有话说不出来的样子。

    电话那边还有着顾毅扯着嗓门大声哭着,“妈妈,我要妈妈我的妈妈呢我会好乖的,妈妈”

    “小宝贝,你别哭了,再哭,曾祖母的心都要碎了,”宁老太太哄着,“我们不要她了。”

    “妈妈呜呜”顾毅发脾气摔东西的声音传到了电话里,“我就要她。”

    当下,顾澈就觉得握着电话的手很是无力,他很失望地闭了闭眼。

    “阿澈,怎么了?”

    顾海峰着急地就要去接他的电话,被顾澈挥手挡住了,他用着平静又死寂的声音问着,“她走了多久?”

    过了一会,云姨捂着电话小声说着,“依然在泳池游泳呢,年轻人脾气急了点,她自己心里也正难受。”

    听到她还在家里,顾澈那颗快要跳出来的心也重新回到了肚子里。

    那紧绷的身体也松弛了下来,他还拍了拍身边顾海峰的胳臂,“红灯了。”

    电话里,云姨压低着声音,说着,“顾毅今天一直插播客厅里的电视机的电源线。依然教育他,他不止不听还用手去扣插孔。那知道突然冒了一下火花,吓得依然一气之下扇了顾毅两巴掌。”

    “大哥,我们赶时间啊”

    顾谦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顾澈笑着说,“那是该揍,这臭小子是要好好管教了。”

    “可不是吗,这种事情不好好教育,以后会出大问题的。但是老太太心疼顾毅啊,她忍不住说了依然几句,依然就顶了几句嘴,两人吵了两句,然后依然就去游泳了。顾毅哭完了,就要妈妈,老太太不让他去找。”

    “云奶奶,是不是妈妈打电话来了,”顾毅泪眼汪汪地抱着云姨的腿,那小脑袋还在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