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我们都在学习-私人婚-
私人婚

第924章 我们都在学习

    听着那臭小子的哭声,顾澈就觉得好笑极了。

    “妈妈,”小孩子怯生生又吸着鼻子问着。

    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全然没有平时在家里作威作福的小霸王模样了。

    顾澈清了清嗓子,用着教训员工的严肃态度,“下次敢不敢了?”

    “不敢了,”顾毅打着哆嗦回答着。

    可是很快,机灵的小孩的小孩就听出了这个声音很明显不是妈妈的温柔嗓音。

    顿时,哭泣的小孩就冲着电话嚷了起来,“爸爸你最没用,妈妈又跑了。呜呜我要妈妈”

    小孩哭着嘶吼的不仅让他身边的老人心疼不已,也让坐在顾澈身边的顾海峰和顾谦着急的不得了。

    “顾毅是怎么了,哭得这么厉害,”顾海峰急的就要去抢顾澈的电话,他大声对着电话喊着,“顾毅,你别哭了,爷爷马上就来找你了。”

    “大嫂,该不会真的又走了吧,”顾谦小心翼翼地说着这种可能,就又提议着,“大哥,现在去查,去追肯定,还来的及的。”

    上次乔依然那么一走了之之后,全世界都找不到她。

    这次,一定不能让她先离开了s市。

    “追什么追,不追,爱走不走,”顾澈鼻息间冷哼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臭爸爸,我不要你,我要妈妈,我的妈妈”电话声也把顾毅的哭声给切掉了。

    沉不住气的顾海峰就给云姨打了电话去,哄着越哭越撕心裂肺的顾毅说,“小宝贝,别哭了,爷爷已经让人去给你找妈妈了。你不哭她就回来了。”

    “呜呜爷爷妈”

    “你妈就是被你哭跑的,还哭,”顾澈直接把顾海峰的电话给夺了过去,冷冰冰地对着顾毅说着,“不许再哭了!”

    他这话一说,顾毅就更加恼火了。

    生气的小身子没站稳,就跌倒在地,继续哭得震耳欲聋的,“坏爸爸,全世界最讨厌的爸爸,我恨死你了”

    “吵死了,”顾澈顾海峰的手机直接拿着不还,直接就关机了握在了自己手上。

    “阿谦,把你手机给我,”顾海峰很想训训大儿子,但又觉得没有资格,也就只有把不满压在了心底。

    “大哥啊”

    顾谦试探性地囧了身边跟顾澈,就被他那如鹰凖的眼神吓的放低了音量。

    他小声嘀咕着,“任凭换了哪个女人看见,都会心情不好的,现在不去追,以后就追不上了。”

    就在这时,车子骤然停了下来,已经到了海边别墅。

    顾海峰欲言又止地瞪了眼顾澈,就慌张地跑了进去,隔着老远就听到了顾毅的哭声。

    “爷爷带你找妈妈去,别哭了,”顾海峰三步并作两步大跑着就消失在他们眼前了。

    至始至终,顾澈都没说乔依然的下落。

    顾谦正想抬步追随自己父亲跑进别墅的时候,就觉得很是奇怪了。

    按照自己大哥在大嫂不见了的这一年半里的颓废,他肯定不会就让她这么走掉的,“大哥,你知道大嫂的下落?”

    “你去哄哄那臭小子,”顾澈点燃了根烟,又揉了揉太阳穴指着别墅的方向,笑道,“吵死了。你嫂子游泳去了。”

    “没走?”顾谦安定了他的心,他就一溜烟跑掉了。

    游泳池里,池面上一点波澜也没有,乔依然正穿着泳衣披着毯子坐在泳池边,神情很是沮丧。

    家里的教练看到顾澈来了之后,就很识趣地离开了泳池馆。

    “老婆,”顾澈把她从池边抱起放在了休息椅上,又轻手轻脚地给她擦干着腿。

    乔依然感受到他指腹的温度在她腿上蔓延着,她按住了他的胳膊,“老公,我这么没用,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今天居然就扇了顾毅好几个巴掌。”

    打儿子的右手到现在还有些疼,也不知道他现在脸还肿不肿。

    “傻,”顾澈把她抱进怀里,薄唇贴着她头发轻声哄着,“小孩子皮而已,谁小时候没挨过打。你就没有其他的事情问我吗?”

    “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重要吗?你看你为了顾毅挨打的事情都跑回家了,还说不重要,”乔依然闷闷地低着头,又忍不住看他仔细凝视着自己的样子。

    “你想骂就骂吧,我不该跟外婆顶嘴的。她老人家说的对,我除了生过顾毅,压根就没有怎么照顾他,也就谈不上教他什么了,我没资格骂他更没资格打他。”

    说着说着,乔依然就哭了起来,“我怎么就打了他,他还那么小”

    “你打他肯定有你的原因,是为什么?”顾澈坚信他的小妻子才不会是个情绪失控就打人的女人。

    “如果是其他父母,肯定会跟宝宝好好说的,”乔依然始终原谅不了自己那愚蠢的举动,“我还学习了那么多年的儿童心理学,我明明就接触过那么多的小孩,我应该很会处理这种事情才对。可是我当时就大脑一片空白了,手不受大脑控制,就扇了他两个重重的大巴掌。

    “我们都是第一次当父母,我们慢慢学习,”他慢慢引导着她说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这种揍他的狠心事,你放着我来做,你狠不下这个心的。你看看你,打了他,你哭得比她还凶。”

    想起顾毅那冒险的行为,乔依然现在心里都忍不住颤抖,她害怕地抓着顾澈的衣服。

    另一只手装作剪刀的形状,抽噎着说,“宝宝他,拿着剪刀,剪电视机的线。电视机还正在工作啊,他就拿着剪刀剪电源线。我让他放下他不听,我好不容易把他手上剪刀给抢过来了,他又徒手去扯那线,那可是都冒起火花的线了。”

    那惊险的一幕,顾澈就算没有身临其境,也能感受到她有多害怕了。

    从他抱着她开始,她就一直都是在颤抖,现在更加是颤抖地都冒起了冷汗,“那臭小子就是欠打,等我待会再去收拾他。”

    “不许你去打他,”乔依然含着泪的眼光望着他,“你是没听看到他凄哭得惨兮兮说‘妈妈你不爱我了’,那比打我脸还难受,你再去打他,他会受不了的。”

    待顾澈等到乔依然情绪稳定之后,才带她回到别墅里面,顾毅哭累了在顾海峰的怀里睡着了。

    看着乔依然回来了,顾海峰朝她点了点头,又“嘘”了声,用着很小的声音说着,“他睡得不踏实,你们都小点声。”

    乔依然点点头,就坐在一旁,盯着那白皙小脸上的巴掌印,心里比刀割都难受。

    而顾澈则在门口吩咐着管家,“既然太太还不知道今天的新闻,你们谁也不许在她面前提起,这几天这里会没有网络与电视信号。”

    久违的一家人,他不会再让谁有机会伤害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