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不许欺负我妈妈-私人婚-
私人婚

第925章 不许欺负我妈妈

    “妈妈,”闭着眼睛睡觉的顾毅,梦里也还惦记着乔依然,“我会乖的。”

    顾澈看着那哭得满是泪痕的脸,心里也是心疼得不得了,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从顾海峰手里接过顾毅,“我抱他回房睡。”

    顾海峰当然是舍不得了,但又觉得孙子这样睡肯定不如在床上那么舒服,就抱着小小的顾毅朝着顾澈做着手势,让他带路就好。

    这爷俩一走,乔依然也就起身想跟他们一起走,去看着顾毅睡觉了。

    然而,乔依然才起身,就被宁老太太给拉住了,“依然,我有话跟你说。”

    这时候,顾澈已经上楼了,他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不等宁老太太说话,乔依然就低着头,不断地说着,“对不起,外婆,我今天不是要故意顶撞您的。”

    无论当时多么生气,她都不该指责外婆“就是您太溺爱顾毅,他才敢这么无法无天的,他迟早会被您给害死”。

    虽然不知道她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顾谦可以确定的是,这两人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不愉快。

    大哥不在这里,他这个当弟弟的,当然就要保证大哥的女人不受欺负了,“外婆,大嫂不对,我替您好好教育她。您老千万别动气,您给眼神给我,我来好好发挥。”

    言毕,顾谦就一脸严肃地把袖子给卷起来了,叉着腰正对着乔依然。

    “大嫂,外婆可是专业的医生,她懂得的知识可是你的无数倍,你又有什么立场”

    那样子十足的搞笑,倒是像个村头吵架的悍妇一样,本来严肃的宁老太太憋不住笑了起来,“阿谦,过来跟外婆坐。告诉外婆,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你大哥我是管不住他了,顾毅也大了,也不需要外婆了”

    聪明的顾谦哪里听不懂老太太的弦外之音呢,“谁说顾毅不需要您了。他每周跟我一起玩的时候,都总会跟我说曾祖母对他有多好呢。再说年芳也需要您啊。”

    “连你也嫌弃外婆了,”这个顾谦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外孙,但也是自己大女儿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

    自己的大女儿爱他,而她也早就把顾谦当做自己的亲外孙,只是碍于施艳在中间,这么多年她才跟顾谦没什么联系的。

    “不敢,”顾谦一副求饶的样子,抱住了宁老太太,又在背后伸着手对着乔依然晃了晃,让她赶紧离开,“外婆,人家还是小孩子啦。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孩子,只想当外婆的乖宝宝。”

    正提着脚尖偷跑的乔依然,咬着牙差点就笑出来了。

    喝着顾毅那爱撒娇耍赖皮的模样是跟这个顾谦学的啊。

    “你啊,还跟小时候一样鬼精灵,”宁老太太并不是没有看到他对着乔依然打着掩护,她便假装没有看见了。

    的却她现在也是在气头上,绝对说出来的话不会好听,“外婆当时把你拉扯大,可不是让你一辈子当我的乖宝宝的,我是希望你长大了多给外婆生几个乖宝宝。”

    顾谦用着可怜的语气说着,“哎,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外婆,让我在您怀里哭一会。”

    楼下现在的气氛轻松愉快了许多,但是楼上却不是。

    顾海峰在走廊上跟乔依然沟通了起来。

    与其说是沟通,倒不如说是教训了,“依然,外婆这个人是很明事理的。就算我当年犯了那么大的错,她也并没有记恨我一辈子,她都是想着让家里的子孙们怎么过的开心。”

    “我知道错了,爸爸,”乔依然本来就不是个脾气硬的人,尤其是道歉的时候,声音还带着颤音,也让顾海峰不忍心对她说句重话了。

    他不由得就把语气放缓了下来,“依然,你还年轻,难免会控制不住脾气。为人父母是一辈子的课题,我希望你好好学习一下,今天打孩子这种事,我不希望再发生了。”

    顾毅是整个顾家的心尖宠,看着那白皙的小脸蛋上那红肿的一块,那简直比打了顾海峰还让他难受的。

    “我保证绝对不会了,”乔依然赶紧保证了,就又开始说,“对不起,让您担心了。以后我一定好好跟外婆学习怎么教育孩子。”

    本来还想再说几句的顾海峰,顿时想起了他们今天一开始去找顾澈的目的了。

    于是,他话锋一转,“无论如何,发生了什么事,父母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在一个温暖有爱又健全的家庭长大。我不希望阿澈的悲剧再次发生在顾毅身上了。有什么事,阿澈都会解决的。你也可以随时找我,我先下去看看老太太了。”

    看着乔依然目送着自己下楼,顾海峰连忙跟她扬手,“去看看顾毅吧。”

    “恩恩,谢谢爸爸,”乔依然木然地转身回了房。

    房间里的顾毅已经被顾澈给弄醒了。

    小小的男孩,正揉着眼睛,闹着,“臭爸爸,我妈妈呢”

    “给我坐起来,还敢不敢再乱电线了,”顾澈把那圆乎乎的小胳膊握在手里问着,“是哪只手做的坏事。”

    “阿澈,你别打他,让他好好睡会,”乔依然现在是哪里舍得儿子再受一点苦了,“他还小。”

    迷迷瞪瞪的小孩,半梦半醒中似乎是听到了自己妈妈的声音,就赶紧瞪大了眼睛,就朝着乔依然伸着胳膊,“妈妈,妈妈!”

    那短小的身子压根就没办法从顾澈手里逃出来,他生气地拍着顾澈的手,“放开我。”

    “我再问你一遍,是哪只手做的坏事,”顾澈的语气已经濒临要发火的边缘了。

    那大手直接朝着那露在外边的两条小胳膊打了下去,还把顾毅给翻了个身,使得他趴在床上。

    他举着手对着顾毅小小的屁股,再次问着,“哑巴了吗?”

    乔依然是很怕他再体罚顾毅了,就抱住了顾澈的手,“你要打就打我,不要打孩子了。”

    她又连忙哄着顾毅说,“宝宝,你跟爸爸保证以后再也不剪电线了,他就不会打你了。”

    那小小的孩子,脸上的红肿还没有消,两条胳膊上就又被打红了,乔依然心疼地直落泪了。

    “呜呜妈妈”顾毅噙着满是眼泪的眼睛哽咽着,“两只手都做坏事了,我再也不敢了。”